【太中】十恶不赦

食指伯爵:

*大中小宰,温馨向杀手pa


01.


  太阳落去,黄昏交替,晚霞荡漾起层层涟漪。




  从工作楼里走出的人汇集在街道,车辆在十字路口川流不息,喧嚣映衬着灯红酒绿,在城市的各角落弥散开来。觥筹交错间,天空渐渐由红转暗,不一会儿便化为沉沉暮霭,零散的繁星攀上树梢,几分闷热的夜风将街道旁茂盛的树叶吹得沙沙作响,天地间隐隐有了下雨的征兆。




  不过街边露天汤池的生意并没有被这场将至未至的雨惊扰。偌大的后院里,硫的气味发散在汤池的雾气里,石头堆砌成的露天大澡堂里挤满了人,石灯或近或远地屹立在周围,从灯芯中透出的暖光氤氲在暗夜繁星之中,成了澡堂唯一的光源。




  正当人们浸泡在温泉放松时,石灯里的光亮却在同一时刻骤然熄灭,黑暗铺天盖地笼罩下来,本还在杂乱交谈着的澡堂里响起一声声哗然,在停顿几秒意识到只是无危险的跳闸后,紧接着就有胆大的青年男子起哄的叫了起来,孩童般溢于言表的兴奋几乎盖过了紧接而来的工作人员的安抚。




  就在这短暂混乱的时刻,一个黑影掀开门帘侧身钻了进来。一片黑暗之中,谁都无法留意身边的人是谁,闪身进了澡堂的中原中也抬了抬鼻梁上的夜视眼镜,在趁着镜片还未被澡堂雾气彻底遮挡,他即刻像一只矫健的猎豹般穿过人群,几步闪进了几道屏风隔出的温泉隔间中。




  而泡在温泉里的大佬还没意识到危险正在迫近。踩在湿淋淋的地板上,中原中也脚步轻缓没有人声,目标人物正背对着他将双臂搭在石岩边缘闭目养神,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抽出短刀,向着目标悄悄靠近。




  “嗯?”就在还差三步远的距离时,泡温泉的男人嗯了一声,揭开盖在眼睛上的布。眼前的一片黑暗让他有些不适应,男人茫然地眨了眨双眼,不悦地自言自语道,“怎么了?”




  而就在这三个字的功夫里,中原中也已经在男人身后单膝跪地。听见目标人物自言自语的问话,中原中也扬起眉毛,在这紧张时刻揶揄开口:“跳闸了。”




  “?!”完全没料到会得到回应的男人立即毛骨悚然地扭头。中原中也并没等他条件反射地做出动作,空出的那只手已经迅雷不及掩耳地掐住了目标的后颈。就在男人惊得几乎要从水中跳起时,中原中也绕道他跟前的另一只手已经在他脖子上一抹,薄如蝉翼的小刀瞬间便在他的喉结上方切出了一条血淋淋的大口子——




  男人拽着毛巾的手臂刚在水面上砸出一道水花同时,鲜血便好似喷泉般从脖子上喷了出来。中原中也收手得十分及时,身上没有溅上一丝半点的血花。他立即向后退了几步,注视着捂紧脖子的男人不停地在水中挣扎。




  雾气氤氲了中原中也的眼镜,他的身后是一片嘈杂的环境,黑暗之中只有中原中也能听见男人如漏气风箱的喉咙里发出的“嗬嗬”低吟,他看着目标疯狂地想要爬出水面又摔回水里,挣扎之中扑腾而出的水浪冲刷过中原中也的脚背,十几秒后才渐渐回归平静。




  一道惊雷闪过夜空,沉入温泉的男人在彻底翻白眼之前,映在他瞳孔里的是一片夜色之下,杵在温泉边的青年正眯着荧绿眼镜下的一双眼,神情淡漠地折起了手中滴血的刀。




  *




  在温泉经理终于找到消失的钥匙打开供电室的门拉起电闸时,中原中也早就换好了衣服,闪身从后门溜进了小巷。




  汽车沿着无监控的巷道向着临时驻点驶去,中原中也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工作进程,这时第二声闷雷炸响于天际。他挂断电话阖上手机,雷电不停地在黑压压的云层后闪来闪去,中原中也摇上车窗,没一会儿就下起了漂泊大雨。




  雨滴霹雳哐啷地击打在薄薄的车顶,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声响。水流漫过不断摇晃的雨刷在挡风玻璃上蜿蜒流走,车窗外的灯光显得模糊不清,汩汩车流汇集在一起缓慢行进,一时之间,整个城市都陷寂在暴雨的声音里。




  托这场暴雨的福,中原中也回程的时间被拖到了三十分钟。临时驻点是个大城市边沿的筒子楼,原本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给老教师修的楼房,几年前学校搬迁,教师们搬到了更大的住宅里,只剩下零星几户还住在这里。中原中也将车子停在空地上,将外套盖着脑袋冒着暴雨跑进了楼道。




  楼道间清清冷冷,中原中也脱了湿淋淋的外衣,甩甩头发后往楼上走,明明灭灭的昏黄灯光将他的影子缩短了又拖长。二楼尽头的隔间是他的住所,中原中也走出楼梯,低着头摸兜里的钥匙,一抬头时却看见一个小男孩正站在那里。




  黑发小孩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年纪,正背着书包湿淋淋地站在楼道里,听见楼道的声响,转头往中原中也这边看去。中原中也愣了一下,想起报告中提到过隔壁住户有个名叫太宰治的十三岁男孩。




  虽然意识到这是个无关紧要的小孩,但中原中也仍下意识地将包成一团的作案工具往自己身后遮掩,快步从太宰治的身边走了过去。啪嗒一声开门的声音之后,中原中也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小孩,进了屋后干脆地将门关了起来。




  直到隔壁家的房门关紧,一直注视着中原中也的太宰治才收回视线。雨夜的温度着实有些低,他搓着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在原地蹦跳了两下,又转身坐回自家的门口,抱着膝盖等待着家主回来。




  只是太宰治坐下还没几分钟的功夫,隔壁的门又突然打了开来。太宰治又抬起头,只见方才那个青年将捆成一叠的旧杂志放在门口后,撇着嘴巴向自己招了招手。




  “喂,小鬼,”换了身居家衬衫的中原中也擦着湿淋淋的头发靠在门口,叼着烟臭着脸,努努嘴向惊讶的黑发小孩开口,“进来坐会儿?”




TBC


最后中也说的这句话真像拐卖(烟


最近作业太多嗷,更新超缓慢、慢、慢……_(:зゝ∠)_

热度 ( 493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