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犬科动物

啾呀_叫我九爷:

*狼宰狐中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后续系列


02 发情期


PART A人形的场合


春日里暖香的阳光自带一种黏糊糊的甜蜜,淋在人身上像是浇了一层晶莹的蜜糖,又像是舔在人身上,带来黏腻香甜的睡意。


而今天的中原中也更是在床上懒成了一团打着呼噜晒太阳。他身上除了一件骚气又性感的黑色三角内裤之外什么都没穿,只披了一件薄薄的白色绒毯。蓬松柔软的火红色狐尾露了出来,不时懒散地摆动几下。


太宰治中午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中也还保持着早上他离开时的样子。用眼神将中原中也露出的两条细长笔直的腿、精瘦有力的小蛮腰、和整整齐齐码着的六块腹肌来来回回舔了个够,太宰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移到中也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上。


虽说春天容易犯懒,但中也睡得也太…多了点儿吧……?


太宰爬上床趴卧在中也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脸蛋——看似瘦削笑脸却十分有肉感,摸上去的手感又软又弹舒服极了,他忍不住又轻轻捏了几下:“中也?”浅眠的人听到这声柔柔的呼唤略微不满地蹙了蹙眉:“唔……”尾音从他齿缝之间滑出带着又腻又甜的轻颤。狐狸睁开了眼角上挑形状饱满的眼,本该一片冰寒的眸子此刻却像是燃了一把缠绵的火,熬着那抹冰凌般的蓝。


中原中也慵懒地挑起眼尾,里面骄傲又柔软的神色让他此刻看起来更像是…高贵骄矜的女王,妩媚勾人。


太宰治直勾勾地盯着他,将快要流出嘴角的口水重新吞咽回去。


中原中也扔保持着刚才侧卧的姿势,轻佻地摇着火红的大尾巴,尾巴卷过太宰那条漆黑紧实的狼尾,与之带点暧昧意味地纠缠在一起。他朝太宰勾出了一个满是挑衅味道的妩媚笑容,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流出一点亮晶晶的光。薄而色浅的唇嘟起,他伸出粉嫩的舌尖缓缓舔过下唇,留下透明津液沾染的色气:“过来,太、宰。”


鸢红的狼瞳瞬间迸出危险的狼光,洇出魅惑冷艳的色彩,太宰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但理智让他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丝不对,他放缓了朝中也靠近的速度:“…中也,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狐似乎对狼的这种小心翼翼的试探与靠近非常不耐烦,他干脆挺起身子一伸手勾过太宰的脖子,借着这股力道贴上他的身体:“哪儿那么多废话,你是鱼么?”紧贴着自己的柔软躯体有种绵密细嫩的灼烫感,太宰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家恋人全身上下都泛着撩人心弦的粉红,还轻轻颤栗着。


原来是到发情期了…啊。


这一罂粟一般危险又甜蜜的认识在太宰治脑中倏地炸开。中原中也还在不断黏糊糊地蹭着他,在他耳边发出细小而舒适的嘤咛。太宰不由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中也温软湿热的舌尖已经卷过了他不断滚动的喉结,生理上的刺激和过分舒适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下身的热浪一瞬间涌上他的大脑。


脑中紧绷的最后一根弦被烧断,太宰治觉得,自己的发情期也该到了。


他翻身将中也压在身下,一手钳住他的脚腕分开他合拢着的双腿。


“呐宝贝儿,”他俯身咬住中也柔嫩的脖颈,“我可要把你——操昏过去哟?”



PART B犬科的场合


据说雄性动物在发情期的时候一场好斗。


森鸥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他亲眼看到在自家小狐狸中原中也发情时,隔壁福泽谕吉家的大尾巴狼太宰治身上全是抓痕挠痕和咬痕——一看就是自家狐狸搞的,绷带换了一圈又一圈。


福泽谕吉也对此深信不疑,他亲眼看到在自家大尾巴狼太宰治发情时,凡是围着隔壁森鸥外家狐狸中原中也的各种动物不论公母,都被他家大尾巴狼追着咬了大半个横滨。


真是可怕的好斗本性呢,狼先生。


TBC.


什么听说你们想让我开车?
我这么禁欲怎么可能开车(划掉)下周考试开什么车:)

热度 ( 207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