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错位 B1

木对:

*现在是Part B,十八岁年轻人的场合~


 


Part B


 


B1


二十八岁的太宰治曾在没有工作的周末,舒舒服服地窝在家中沙发上,被一大堆柔软的靠枕簇拥在中间,要不是实在个高腿长、脸又英俊,否则一般人做出这种事,只会像是只钻进木屑堆里的仓鼠;沙发旁边伸手即可够到的矮架上放着杯鲜榨的柳橙汁,图方便所以拿透明的大号沙拉杯装了,里面插着根顶端咬得皱巴巴的吸管,而太宰手里拿着中原的iPad(三月份发布会上推出的新款,完全无边框的透明设计,关机或锁屏状态时看上去就只是一块普通的薄玻璃)看电影,把最近新上线的几部商业大片看了,又挑拣了两部经典怀旧,到最后终于没了选择,于是开始翻找起了过去几年热门的动画番剧。


等过了一个小时,在楼上健完身洗完澡的中原中也顶着条擦头发的毛巾下来去厨房翻找吃的,路过客厅的时候瞄了眼发现太宰治居然在看动画片,抽了抽嘴角,在他身后停下:“你看什么呢?”


正好看完一集的太宰退出全屏,把标题亮给身后的恋人。


中原眨了眨眼,见最顶端的标题是:《Re:ゼロから始める异世界生活》


 


中原中也:“……”


黑手党的干部有点茫然:“什么玩意?”


 


太宰治点进下一集,然后笑嘻嘻地招了招手让中也凑近一起看,边三言两语解释了下能让他看到第十集的动力点:“这个男主角有种‘无限回档’的异能哦,每安全活过一个阶段才能到下一个存档点,否则死亡的话就只能回档重来——听上去不是很有意思嘛!”


“是吗?”中原中也兴致缺缺。大家都是异能者,因此对其他人的异能便没多大好奇,他自己的异能就很方便很有意思。


“中也过来看这里,”太宰按下暂停,挪开了几个抱枕,要让人坐到自己怀里来,“这里——中也这种条件和现状下会怎么做?”


“哈?小孩子吗你是?别拉我,我要带着General去散步。”


 


拉拉扯扯三分钟,最后还是太宰治获得了胜利。中原中也顺手拿过矮架上的柳橙汁,嫌弃地没用被咬得不成样子的吸管,就着杯沿喝了小半杯。随后他不大耐烦地绕到沙发正面,拨拉开那堆能把一个大活人埋起来的靠枕堆(其中夹杂着必不可少的“回头你自己收拾不许叫钟点工”的抱怨),如某人所愿坐进那两条大长腿之间小块地方。在坐下时中原还没擦干的发丝滴了滴水到太宰的颈窝,后者叹了口气把平板让中也拿着,自己则拿下他头顶上的毛巾,开始一点点擦干那些柔软发丝上的水迹。


美好的周末,中原中也没有工作,不需要加班,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懒洋洋的状态。太宰给他擦头发的感觉舒服,曲起腿坐在这个男人怀里的感觉也很舒服,两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又是熟悉的同一种,所以没多大会儿他就彻底放松下来,往后偏头躺在太宰的肩膀上,两个都已经二十八岁、并且名号说出去都能噤声半个横滨的成年人就这样在周末看起了轻小说改编的动画番剧。


……还看得津津有味,不时针对动画中的某个剧情点产生类似“男主的选择与相同前提下自己的选择”这种的认真讨论。


 


但,看过就算看过了,第二天周一他们各自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纷纷把周末看的后宫轻改忘到了脑后。对于太宰治来说,现实里长腿细腰脸蛋漂亮的小姐姐都不一定能在他的记忆中停留超过三天,何况是隔着一层屏幕的二次元小姑娘,长得还通通没有他家中也好看。


太宰治当时是这么想的。


 


——然而,当眼下他遇到了疑似“灵魂和过去的自己发生交换”的事件,虽然源于对自己和对中也实力的自信所以不觉得自己是发生了动画里的“死亡回归”,但却还是在第一时间对那个男主所经历的“攻略差不多的时候突发事件无奈读档”的遭遇感同身受了。


想想看,一觉醒来,先前费了千辛万苦攻略成功的中也、成天吃喝玩乐在家养蘑菇的生活状态通通归零,而另一边,一个小鬼什么都没做就可以抱着他的恋人,睡着他的床,吃着他的零食……而他却要在这里,一边接受这个不知道持续时间多久的现实,一边替那小鬼处理堆积如山的工作!!!


 


太让人崩溃了,只是想一想,那种忍不住拿刀对着自己颈动脉一刀划下去、以便同过去的自己同归于尽的欲望就特别强烈。


至于为什么没有真的动手,那完全是因为……


 


二十八岁的太宰治重新用回了自己年轻十岁的壳子,他换了条手臂支在座椅的扶手上,托着下巴,轻轻叹了口气。


“您有什么问题吗,”在一旁安静站着的兔女郎弯下腰微笑,“太宰先生?”


“啊,没什么。”太宰治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微笑。他看向屋子中央那张球桌,眼神平淡,手里轻轻转动着黑色光滑的球杆,“下一个是轮到谁了?”


兔女郎脸上的笑容出现了一丝僵硬:“这个……”


 


下一个应该轮到她的老板,也就是这家赌场实际上的操控者小泉先生了。但眼下这桌面上的情况,在那位美艳的和服美人极为精准的一杆之后,胜负其实已经极为明显,她的老板还要不要打这最后一杆,对结果也没什么改变了。


而坐在这边正中间那张椅子上的森鸥外先生对自己手下干部在别人地盘上不给主人家留一丝面子的行为毫无反应,他只是在缓缓转动着自己都没出过几次手的球杆,倒了红茶的茶杯放在手边没碰过一下,表情看上去颇为悠闲。


就好像他真的只是带着干部们来这家赌场小赌怡情地赌上几笔,又恰好赢了添了个彩头似的。


 


兔女郎的心中却不由萌生了退意,很想找个借口赶快从这间贵宾室离开。


她因为长得漂亮,所以经常在赌场里为一些因公因私而到来的贵客服务,也由此看见了许多事情的发生,长久下来耳濡目染出了一点精准的嗅觉,知道什么情况和什么气氛下,接着肯定会有些不怎么友好的事情发生。


譬如现在。


自己的老板在自家地盘招待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及其手下两位干部,以一场斯诺克作为虚伪和平的外皮,来谈为什么先前本快促成合作的生意忽然泡了汤,黑手党最后居然还是选了他的竞争对手——那个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到中部这里的老男人作为合作伙伴。


谈得并不顺利,兔女郎看得出来。并且这群黑手党们也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用来缓和气氛的斯诺克被他们以大比分的差距定了输赢,简直如同当场一巴掌甩在了她老板的脸上,兔女郎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


以老板的性格,大概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可看黑手党的态度,似乎也没有要让今天这场谈判善了的意思啊……


 


发家于北海道的黑帮大佬小泉一郎皮笑肉不笑地将球杆放到一边,立刻有手下恭敬接过了那根价格高昂的球杆:“看来你们港口黑手党是铁了心要与我们做敌人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黑手党要做足傲慢的姿态,那么首领森先生是必定不会亲自回答对方头头这句话的,一般会由手下次一级的干部代劳;而在这点上,同为最高干部的红叶大姐的资历又是此时刚升职没多久的太宰所远远不及的,所以很显然,就算因为“突然又要朝九晚五地给森先生打工”这件事而再怎么不情愿,此时此刻太宰也不得不把十八岁自己的角色天衣无缝地扮下去。


于是他再度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将交叠的两条大长腿换了下位置,漫不经心地问坐在上首位置的森先生:“首领,他是这么说的哦?”


森鸥外很淡定:“啊,我听到了,太宰君。听上去还真有点害怕呢,恐怕现在小泉先生身后那些保镖怀中的PPK都已经打开了保险,这里我有一点小小的疑问——”


太宰治做出一个洗耳恭听的表情。


 


森鸥外有点意外这个平时很是不好惹的小年轻今天的配合:“——那就是,现在几点了?十一点到了的话,我就得离开去给爱丽丝取提前一个星期预定好的蛋糕了。”


尾崎红叶垂眼看了一眼腕上细金属表带的手表:“十点五十。现在走的话时间刚好,因为路上会堵车。”


“啊,是吗?那我们再拐弯买一点红茶吧,红叶君,我听小山君说最近入了一批品质相当上乘的茶叶。”


 


“——那么,就是这样。”太宰治转过头,看了看脸上惊怒交加的小泉一郎,蓦地眯起眼冲他笑了一下,“如果现在逃命的话,小泉先生。说不定还会死得体面一些哦。”


他身旁的兔女郎在这句话后默不作声地后退了几步,将自己藏在了立柱旁边的阴影里。


只是此刻场内的气氛一触即发,没人顾得上注意一个小姑娘。小泉一郎勃然大怒:“——”


他只是张开了口,第一个音节还没来及发出来,就被推开的房门打断了。


 


厚重的门板重重撞在墙上又反弹回来,巨大的声响使小泉一郎惊了一跳,可他还没回头看看是谁这么不要命,下一刻,浓重的血腥味随着打开的房门而倒灌进来,站在外面门口守卫的保镖依旧保持着那个站立的姿势一动不动,停顿了几秒后才带着一身血迹,无声无息地倒向了门内的房间里。


发出沉重肉体撞上地面的“砰”的闷响。


看见这一幕,太宰治终于感觉自己抑郁了一上午的心情有了那么一丝丝顺畅。


 


在一室寂静当中,门外再度响起了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中原中也一边擦着手套上沾到的血痕,一边毫不在意地踩着血泊,从走廊另一头一路走来。


他走进位于走廊尽头的贵宾室,无视了那群目瞪口呆的敌人,径直走到了首领面前,脱帽行礼:“外面已经清扫干净了,首领。”


然后又恪守上下级别,向两边的两位干部行礼。


 


抬起头的时候,太宰治看见中也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明显停顿了一下,随后又不带任何感情地滑开,移向了别的地方。


啊啊,这种明明很生气、但还是要故意无视我的感觉。二十八岁的太宰治在心里感慨。多怀念啊!


于是他无声地微笑起来,刚刚还无精打采的年轻干部瞬间充满了活力。太宰笑眯眯地看着这个时间里,属于自己的搭档,故意拖长了话语的尾音:“每次看见中也对我行礼,就觉得当初费那么大力气当上干部真是绝对值得——”


十八岁的中原中也扶在胸前扣着帽子的五指猛地一收缩,眉梢不受控制地一跳。


 


森鸥外和尾崎红叶见状起身,同样将敌人视为无物,带领身后一群人走出这里,体贴为这两位留出空间。


“那最后的这里就交给你们二人,我们先走了~”


门“啪嗒”一声再度合上了。


 


没了需要自己保持冷静自持形象的上司,中原中也看着那条青鲭脸上可恶的笑意,憋了憋,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扬自己披在肩上的外套,在敌人茫然的眼神当中咬牙切齿地冲了上去!!


“太!宰!治!”


被点名的干部先生看着拳头越来越近,笑着后退了几步:“这么生气?”


然而后退那几步的作用杯水车薪,中原中也飞快近了他身,就在所有人以为港口黑手的这两个人要开始一场莫名其妙的内讧时,拳头已经快挨上太宰治鼻梁的中原中也眼神陡然一利,与此同时太宰治猛地一个矮身,让中也一拳击出的手臂顺势下压,撑着自己的肩头翻了过去,两人的位置瞬间对调!!


将太宰身后那几个没反应过来的敌人通通砸进墙壁,中原中也踩着一个人的脸后翻落回原位,同太宰背靠背站在一起。


而这时,那件刚刚被他抛上空的外套才重新落下,年轻的干部候补伸手接住外套重新披回身上,暗暗磨牙,脸色很臭:“等会儿和你算这几天的账!!”


二十八岁的太宰刚好拔枪点掉两个敌人,从这话中再度感觉到属于中也十八岁时身上那种生机勃勃的年轻气盛,顿觉自己也一并回到了十八。


他笑眯眯地答应下来。


“好啊。算总账——一会儿说话不算话的人是小狗哦。”


 


TBC.

热度 ( 1529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