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错位 B2

木对:

*现在是Part B,十八岁年轻人的场合~


 


Part B


 


B2


先一步离开的森鸥外与尾崎红叶坐上一直等在外面的车子,边等着善后扫尾的二人组合,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这家赌场的门面装潢。


 


森鸥外看着窗外金碧辉煌的赌场大门,撑着下巴,语气里的疑惑十分真情实感:“太粗暴了……几根金灿灿的大柱子戳在门口,不怕把客人的眼睛晃瞎么?”


尾崎红叶正无所事事地翻看着自己新做的纯色指甲,闻言漫不经心回答:“不喜欢就换掉。等晚一些我叫人给你送去几个设计师的作品集,你挑个喜欢的找人去联系对方重新设计好了。”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一敲手掌心:“那趁这个机会,干脆把这里换个生意做吧。赌场嘛,我们自己也有很多家,这里的位置又算不上太好,还不如拿这块地皮开个酒店,就当拿来赚你们这些干部们每个月的奖金了,如何?”


“你是我们的首领啊。”尾崎红叶轻轻笑了一声,“要做什么、怎么做,都按照你喜欢的去做就是了。”


森鸥外略一挑眉。


“欸呀,听到这话我很高兴哦。不过很遗憾,红叶君不在我的攻略范围里呢。”


“闭嘴,你这萝莉控,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缝起来?”


 


这一片的清场已经完成,准备反抗都已经变成了尸体,识时务的还保留了一条小命;头顶的天空阴沉沉的,铅色的云块堆积在一起,寒风肆虐,一副随时都要下雪的样子。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与部下中唯一的女性干部坐在车里吹着温度适中的暖风,语气闲适地聊着这家过了今日就要改名换姓、连背后负责人都会一并更换掉的赌场,而他们要等的人也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多长时间,一刻钟的时间都还没过,便从赌场厚重大敞的门内一前一后走出两个黑色身影,脸上多少都挂了点彩。


赌场余下的工作人员大气不敢出地站在门内,战战兢兢地把这两只带来不详与血腥的黑色乌鸦送出大门。


看见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来到近前,森鸥外摇下一半车窗,看也没看两个人脸上的这一道破皮、那一条鼻血:“都处理好了?”


正撕开一块OK绷往脸颊上贴的中原中也到了森鸥外面前,立刻训练有素地收起刚才一脸的不爽,微微垂下头,声音简洁有力地汇报:“是的,首领。”


有人代劳,太宰治便惜字如金地没多说话。他接过旁边部下匆匆赶来递上的纸巾,擦了擦鼻端下细细的一条血迹——那是在他手里短刀削断了中也几根头发后,被中也顺势下腰两个后翻、紧接着脚尖用力挑起桌沿一角,于是整张桌板不留余力拍到了脸上造成的。


 


黑手党最凶恶的组合出手,鲜少会在敌人那边吃到什么亏,回来后满身满脸的细碎伤口往往都来自于彼此的互下绊子。


 


森鸥外目光微转,移到在旁边的这位最年轻干部身上:“那么,太宰君这边的情况如何?”


“最近七个月与他们有生意往来的名单、他们清扫道路打点上面的关系网、还有直到去年六月份的账目……都在这里了。”大约是因为奇迹一般能再见到中也十八岁时候的样子,所以外表是年轻十岁的样子、但内里灵魂却是实打实二十八岁的太宰治心情好了不少,也愿意多费点心去重温打工的日子了,“大致过了一遍,基本各方面情况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不过有几个细节倒是有点意思……后天或者下周一,我会把报告放到您的桌上。”


“哦……”森鸥外探究似的目光在太宰的脸上缓缓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端倪,便把先前冒出来的那点疑惑暂且压了下去,“那就拜托太宰君了,不愧是我们可靠的干部啊。”


 


“您又说笑了,把我提拔上来的不就是您吗?”太宰治略微弯一弯嘴角,从记忆深处把这一块儿的社交辞令又通通拣出来,未语先是一个看似浅淡温和的微笑,只可惜没什么情感,让人联想到吹到他们脸上的这些寒风,“您能给予我信任,这是我的荣幸。”


 


中原中也在旁边撇了下嘴,为太宰治这番装模作样到了极致的话牙疼似的呲了下牙。


不过这点不温不火的敌意反而消除了森鸥外心里最后那点疑惑,他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点了点头,笑眯眯地示意这两位可以走了:“那我和红叶君就先回去了,你们两位自便——对了,别忘记明天的例行体检。”


中原中也轻轻一压手中的帽子:“是。”


于是森鸥外满意地把车窗又摇上,汽车发动机启动,司机将车子平缓地滑进一旁主干道的车流当中。


 


“体检啊……”太宰治看着远去的黑车,收回视线后又笑了一下,“差点忘了还有这回事。”


 


作为横滨地下的另一异能者组织,港口黑手党内的异能者多以百记、各式各样,分门别类出来有治疗有辅助有DPS,放到游戏里就是标准的队伍配置——所以管理起来也颇为不容易,于是从森鸥外上任后便着力推行了异能者每年例行体检这件事,除了常规那些检查外,主要是对异能的控制进行一些简单的测验。


当然这些对于太宰治来说没什么关系。他能力特殊,是块天生的异能绝缘体,因此异能体检于他而言只会年年都出同样的报告,没有任何参考性;


但和他无关,不代表和他的搭档也毫无关联。作为近年来名声愈发凶残的“双黑”另外一人,中原中也每年的异能体检报告就显得重要许多了:抛开必须和太宰治捆绑使用的“污浊”全开状态,“操纵碰到东西的重力”同样备受期待——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中原中也已经坐上了干部候补的位置,也依旧抓紧一切机会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泡在训练室里,去一遍又一遍锤炼他那其实极难控制和精进的异能。


 


“中也准备得怎么样?”有部下开了另一辆车过来,太宰拉开车门坐上去,然后摇下玻璃,“体检前一天还这么折腾,当心明天体检的医生要冲过来拉着我的袖子惊恐说,‘中原先生对异能的控制居然退步了!!’……这样。”


“哈?!我看你才是又想被打吧??刚才是没打过瘾想要续场么?”中原中也眉尖一跳,指尖微微动了下,差点没控制住再次一拳揍上去。他接下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不和太宰坐同辆车,两个人抓紧这最后的时间也要吵上一架。


“中也才是,真是体力怪物啊………”不愧是十八岁,真是年轻得很。


而内里已经快三十岁的太宰治叹了口气,不大想动弹了:“行了,你快点去码头吧。把刚刚从我身上摸走的枪还回来,我不想用别的。”


“呿……你怎么事儿这么多?”中原中也嘴上这么抱怨,但手里还是把刚刚随手别在腰上的枪拿下来,走到车边弯下腰,上半身从车窗探进车内,直接替他把枪塞回储物柜,“都是谁惯得你这些破毛病?”


 


你呀。


太宰治在心里说。


 


他看着中也探进车窗内,漂亮的侧脸近在眼前;十八岁的中也还带着点年少的稚气,眉梢眼尾都透着一股子嚣张气焰,也只有在偶尔安静下来的片刻——比如现在——才会和未来他的那个成熟的大中也在感觉上发生微妙的重叠。


 


这边内心微妙,隔着不到十五厘米的那边却毫无所感。把枪按这个麻烦精的习惯塞回原位,中原中也撑住车窗打算抽身离开。然而在他转头的下一秒,感觉到一点熟悉而浅淡的烟草气味飞快靠过来,自己的嘴唇被一点柔软的陌生触感轻轻碰了一下。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凶名在外的“双黑”成员、黑手党如今最受期待的干部候补,中原中也先生保持着这个一手撑在车窗沿上的僵硬姿势——


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TBC.

热度 ( 1449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