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错位 A6

木对:

*现在是Part A 二十八岁成年人的场合~


 


Part A


 


A6


八点了,中原中也还没醒,由此可见昨晚着实累得不轻。太宰治做完了坏事,把手机一收,慢悠悠爬起来去了浴室,先冲了一个澡。这次没有一个在旁边咬着嘴唇清理后面的大人在旁边让他分心,因而年轻的黑手党恢复了一贯的习惯,从关上浴室门到拿毛巾擦干身上的水迹,统共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他站在镜子前,因为时间太短致使水雾尚未来及蒙上,所以镜面依旧锃亮。太宰治不带什么表情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和心里印象上的差异让他一瞬间产生了微妙的错位感,好像钻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壳子——不过这点不和谐的错觉很快消饵于尝试着弯了一下嘴角。那种能渗进人骨缝的凉意重新被得了上天厚爱的好长相覆住,风流暧昧的笑意严丝合缝地盖在上面,于是这个时候,十八岁和二十八岁之间的那点差异便被不动声色地抹平了,太宰治对着镜子研究了一下自己表情,感觉抛开心理上的变化不谈,未来的那个“太宰治”和自己之间除了过了十年成熟了点长高了点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其他的改变了。


哦,不对,还是有一点的。他垂眼把目光往下移了移,看向自己胯骨的位置。那里的肤色有点苍白,除此之外倒是难得光洁,没像身上其他地方那样留下什么陈年旧疤。内里年轻的黑手党伸手碰了下那块皮肤,发现自己纹在那的纹身不知道在这十年间的什么时候洗掉了。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到底当初会去纹身,也是因为中也兴致上头拖着他一起找了组织里刺青师,小矮子力气大得捏青了他的手腕,压根没法拒绝。


 


撇了下嘴,太宰治无所谓地把浴巾往腰间一围,迈开腿走了几步推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外面屋内的空气仍旧是暖融融恒定的二十五度,配合着窗外照进来的灿烂日光,十分以假乱真地营造出了一个让人能犯懒得骨头都酥掉的春天。年轻的黑手党出了浴室发现原本睡在那张让他度过美妙一夜的大床上的漂亮大人已经没了踪影,意外地挑了下眉,脚下方向一转,紧接着又走了出去。


他站在楼梯上往下探头望了一眼,还没看见什么,倒是先闻见了厨房里飘出的煮热牛奶的奶香味,还有煎蛋时油星乱跳的“呲呲”声响。浓醇的牛奶味道勾起了昨晚蚀骨销魂的香艳记忆,太宰治嘴角弯出一个懒洋洋的微笑,溜溜达达走下楼梯,拐进半开放式的厨房。


 


依然只穿了一条黑色T-back的成熟版中也(看来是火气旺盛,这就是他平时在家的打扮)在太宰进来的时候刚好单手握着锅柄轻轻一颠,把平底锅上的煎蛋掀上半空,转过头走了一步把沾满油的平底锅放进水池;转头的时候他另只手拿起旁边的空盘子,在煎蛋落下来、把平底锅泡在水里的同时漫不经心地伸长了胳膊,头都没回,精确无比地接住了那个散发着香嫩味道的煎蛋。


整套过程下来堪称行云流水,站在后面的太宰治围观了这一过程,啧啧称叹着鼓起了掌:“精彩!”


左手端着盘子右手握着杯牛奶的中原中也听见这句夸赞,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有点牙疼似的从鼻腔里哼出一个短促的音节。


 


大早上起来就疑似遭了嫌弃,太宰治表情十分无辜:“怎么了?”


那么大一个人堵在路中间,中原中倒也不急着出去,就干脆没去绕开他而是站在了原地。他抬高手中的杯子喝了口还冒着丝丝热气的牛奶,终于慢吞吞开了口:“滚开。我现在看见你就疼。”


嗓音比平时还哑了三分,低低的,因为喝着牛奶而有点含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还没睡醒的大猫趴在那里发出“呼呼呜呜”的低音。


 


年轻的黑手党反应敏捷而迅速,笑眯眯地挡着路,故意问年长的恋人:“哪里不舒服?头疼?腰疼?还是……嗯哼?”


 


中原中也握着杯子“呼噜呼噜”喝着牛奶,盯着眼前成熟外表的男人脸上明晃晃不怀好意的神情,心里面一不小心就走了个神,想到了昨天晚上的激烈运动……灵魂尚且才十八岁的太宰在这点上就和二十八岁的太宰有了十分显而易见的不同。二十八岁的那个做起来永远游刃有余,和他比赛着谁耐性好,喜欢更多稀奇古怪的花样、不停撩拨以来逼他不得不主动;


但眼前这个则显出了更多的少年心性:激烈又急躁,贪图更多,且不知餍足。实在是条还没长熟的小狼狗,一边和你撒娇扮可爱,一边又眯眼舔着尖锐的牙尖,琢磨着如何把人吞吃入腹。


 


说不上更喜欢哪种,中原中也只觉得现在这状况十分有趣,因为他没见过处在这个行事嚣张年龄的太宰治,和他有了这样亲密关系后的神情和反应。


 


“都疼都疼。”心里开了会儿小差,回过神来的中原中也端着盘快冷掉的煎蛋,不想再在这里和他耗下去,于是把喝空的牛奶杯随手放到一边,又敷衍了事地挥手把他赶开让出路,“三明治在冰箱里,想吃自己去拿出来热一下——不准直接吃冷的。”


“都疼么?那让我来帮你揉一下呀。”太宰治缀在他身后跟了出去,“不过等一下,中也,为什么昨天我的早餐是你亲手端出来的,今天就变成了‘我自己去热一下’?”


而且昨天是秋刀鱼和味增汤,今天就是便利店随手买来的三明治,这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中原中也把盘子放上餐桌,自己拉开椅子坐下来后抬眼给了他一个微妙的眼神,“因为你恰好赶上了。”


赶上什么?年轻黑手党在原地莫名其妙了三秒,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个现在正把一块煎蛋放进嘴里的漂亮黑手党昨天早就有了“图谋不轨”的心思,所以才准备了比往常丰盛的早饭,意思意思把人哄开心后面好办事……?


亏他还以为是中也变得贤妻良母了呢!中也这个骗子!虚伪的大人!


 


“废话,我又不养米虫。”中原中也戳着煎蛋,把番茄沙司挤了一点在上面,口吻淡定,“赚钱养家和做饭家务,你总得负责一个吧——我是找男朋友,又不是包养小白脸。”


太宰治张了张嘴,正想狡辩一句,就看见中也想了想,把煎蛋咽下去后又紧跟着补充道:“……唔,也不对。现在小白脸还知道积极主动点来讨我欢心呢。”


 


太宰治:“…………”


太宰治冷静地说:“录音了。我是不是为未来的我抓到了中也出轨的证据?”


 


“你尽管录。”中原中也吃完了早饭,端着空盘子站起来,冷笑一声,“上次半夜十二点给他打过来电话的那个女人的事情我还没找他算账。”


那又是什么?反正不管我的事,我是无辜的。于是年轻的十八岁未成年把手机又默默放下,用行动在两秒内分别上演了和未来自己的同盟结成与恩断义绝。


 


中原把盘子收回厨房,恰好门铃在这时响起。太宰瞄了眼厨房里的人似乎没空搭理、即使有空搭理身上那块把性感彰显得淋漓尽致的布料也不适合开门的现状,于是有点无奈地抓了抓还有点潮湿的头发,又瞄了眼围在自己腰间的宽大浴巾,在“回去披件衣服”和“就这么去开门”中权衡了一秒,果断选择了后者。


 


慢悠悠打开的金属门后站着一个一头白发、脸却很嫩的青年。


 


青年脸上带着腼腆温和的笑意,抬起头微微开口的样子看上去像是要礼貌地打招呼问好,却在看清门里太宰治清凉的打扮后嘴角一抽,有点懵地愣在了原地;


他不说话,太宰治就更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一副乖宝宝样子青年姓甚名谁,和他或者中也有什么样的关系,于是歪了下头也没率先开口……总归他骨子里也不是什么热情好客的好人。


所以一时之间两个人都相对无言地站在那没说话,停了片刻后落后白发青年后面几步的另外一个人走到近前,发现他不知道怎么了像个桩子一样杵在门口,便不大耐烦地把他推到一边,然后看见更里面的太宰治后倒是面色如常,依旧恭敬地微微躬身行礼:“早上好,太宰先生。”


 


“……”三秒钟的沉默。三秒后太宰治缓缓弯起嘴角,轻声说:“哦……是芥川啊。”


 


一身黑色常服的芥川原本正准备直起身,却听到这话后倏地一愣,细微电流经过脊柱一般的熟悉感飞快爬上后背,他猛地一抬眼,惊疑不定地盯住了眼前的眯眼微笑的男人。


“太宰……先生??”


 


这时披了件浴衣的中原中也走过来,单单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三人的表情就立刻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啧了一声:“你到底什么毛病?逗芥川这么好玩么?”


二十八岁的中原中也一边叹气一边往前走了两步,正打算继续数落几句,却忽然眼前一黑,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嗯~看起来是似乎成长了不少的样子啊。”被教训了一通的太宰眨了眨眼,刚才那股戏谑混合着冰冷的神情转瞬间又被淡定无比的笑脸取代,他扭过头,“才不是逗芥川呢,我只是——”


 


下一刻,他看见了身后眉头紧皱按着心脏位置靠在墙上的年长恋人,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之前,身体本能地先上前一步,在中也要撑不住滑下前把人一把扶住。


“等等……中也??”


因为这个突发状况,同样被吓了一跳的芥川和中岛敦也暂时忽视了刚才太宰治带给他们的危险感,纷纷围了过来。


 


看着额头已经冒出了丝丝冷汗、明显在忍受着来自心脏剧烈痛苦的搭档,也就是这一刻,十八岁的太宰治瞳仁紧缩,突然神使鬼差地意识到一件事。


 


“交换灵魂”并不是随随便便、开玩笑一般就发生了的寻常事件。


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在他无法察觉到的角落里发生了。


 


TBC.

热度 ( 1300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