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嘴

十四哥哥-:

  我是中原中也先生的眼睛。
  我被许多人称赞过,包括那个眼光高的出奇的太宰治。
  他不止一次的,在各种情况下说过。
  在执行完任务后,在我沾着鲜血的时候,他望着我,说:中也,你真该瞧瞧,你的眼睛有多好看。
  在床榻之上的时候,在我溢着泪的时候,他亲吻着我,湿润的嘴唇贴着我的眼皮,呼吸都打在我的睫毛上。
  在平日里,在每个平常的出奇的下午,他会看着我,说这真是世界上最美的眼睛。
  每当这个时候,中原先生总会说你不也总用这样的话来说与别的女人听吗?
  那时候的太宰治虽然不说话,但是我是知道的,他在说实话。
  他在看我的时候,跟看别的女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看向我的眼神,总是带着些极尽深处的缠绵和热忱。
 


 
  我是中原中也先生的手。
  说来不巧,我从未被接触过,被那位太宰先生。
  我一直是被中原先生包裹保护在那双黑色手套下,包裹在跟他身体相似的香味之下。
  在极少数的情况下那块黑色的布料才会被扯下,在这之后我便会沾上鲜血,泥土,或是别的什么肮脏的东西。
  而在这之后,我是说,在中原先生失去意识后,我才会被太宰治握着,用柔软的手帕替我擦拭干净,在我的身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我从未被接触过,被那位太宰先生,在中原先生清醒的情况下。
  但是我知道,我想中原先生也知道,我只不过是想被他握着,仅仅是轻轻握着。
 


  我是中原中也先生的鼻子。
  很多情况下,我是被中原先生憎恨着的。
  他恨我太过灵敏,能使他意识到太宰治昨晚是在哪个女人身边留宿,恨我太过机警,让他每次都能知道太宰治怀里的是不同的女人。
  他有喜爱过我的时候吗?
  好像是有的。
  在很久之前,在他还不是中原先生,还不是使人闻风丧胆的黑手党干部的时候。
  不过已经太久远了,久远的我有些忘记,我只记得在那时候,在太宰治用手指轻轻捏我的时候,中原先生会拍开他的手,然后摸摸我。
  可惜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应该是笑着的吧,我猜的。


 


   我是中原中也先生的头发。
   我与太宰治仅有的几次接触,便是在他每一次嘲笑中原先生的帽子时,不经意的掠过我。
   我对他没多少印象,我只知道,他掠过我的指尖温度刚好,力度也是。
   其实我知道,不止一次我都发觉,太宰治想拿下帽子,好好的触摸一下我,可惜他的动作不到一半,就会被中原先生打开。
   什么时候才能被他好好触摸一次呢,在这许多次失败之后,我也开始渴望了起来。



   我是中原中也的腿。
   对,是我。
   我踢过太宰治的肚子,也缠过他的腰。
   我是最了解太宰治温度的那一个。
   应该也是他触摸最多的那一个。
   我知道太宰治最喜欢我的地方的是大腿根,最爱触摸的是小腿肚,最爱说的话是中也你的腿真是太美了。
 



   我是中原中也先生的大脑。
   你说的是太宰治吗?
   是哪个一提起就让中原中也先生生气的太宰治吗?
   原来是他呀。
  


  


   我们是中原中也的眼睛,是他的鼻子,是他的手,是他的发,是他的腿,是他的大脑。
   再遇着太宰治之后,我们之中的每一个无不想跳出来大声的说一句我爱你。
   唯独嘴是例外。
   他永远也不肯说。
 

热度 ( 381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