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9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 避雷注意


*还有两章左右完结


19.


“您说您和太宰先生今天不和我们一同行动了。”芥川拿着手机,一板一眼、态度严谨又认真地问,“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嗯,”听见电话另一边的背景音里还隐约传来了中岛敦向路人问路的声音,头一次因为私人原因翘班——准确讲这也不算翘班,真的一直插手管才是正儿八经的自主加班行为——的中原中也下意识摸了摸鼻尖,含混回答,“算是吧。”


如果说“他和太宰治在一起了”这件事,也能算进去的话……


 


芥川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疑惑,但却很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得没有继续说下去(这点红叶大姐也称赞过,说芥川真是个难得能管制住自己好奇心的好孩子),而是话音一转,例行公事般汇报起了他和人虎从昨天与太中二人分开后进行了哪些调查,到目前为止又有了哪些收获——


中原中也听了这番临时的简报,自己在心里捋了一遍后惊讶发现这两个人调查出来的线索正经不少。从昨天下午到今天这短短半天时间便进展飞快,据芥川所说,如果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进行顺利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就此直接抓到一条比昨天那位山崎董事还要关键的大鱼。


而相对比之下,他和太宰治和半天里除了为红叶大姐取回了一套定制和服,就是在十分有闲情逸致地……呃,谈情说爱……


“…………”


港黑最高干部一阵无言的沉默,有那么几秒钟时间他被这个结果鲜明的对比和脑海里蹦出来的“谈情说爱”四个字给震住了,简直不敢想在职位比自己低的年轻人认真工作的时候,自己居然在做这么充满少女情怀的事——


想到这里他顿时愤怒地抬头瞪了太宰治一眼,坚持认为要不是这家伙先不对劲起来、把气氛搞得仿佛气息青涩的校园言情剧,他也不会一时脑热说出那样的话,还任由这个混蛋昨晚再次留宿自己家里。


 


太宰治十分无辜地回视。


中原中也暗暗磨了磨牙,正好听到话筒里传来芥川疑惑的问句:“请问怎么了吗?”


“……不,没事。”今天穿了一身休闲装出来的少女收回视线,习惯性地平淡嘱咐了对面,“行事小心些,看起来这次的敌人别的先不说,嗅觉倒是敏锐得很,小心再一次打草惊蛇。”


“明白。”芥川说,“目前为止没有出现阻碍,如果您放心不下,在您的事情办完后可以来七号街这里检查下进度。”


中也脸上的表情有些犹豫,靠在旁边车门上无所事事玩着绷带一角的太宰只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小矮子心里在想什么,顿时不耐烦地轻轻“啧”了一声,鼓起脸颊冲几步外的少女拼命摇头。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咳,那倒不用了,我相信这点办事水平芥川你肯定还是尚且富余的——那么就这样,等你的好消息。”


终于挂了电话,下一秒中也就被太宰整个圈在了怀里,紧窄的下巴压在他的发顶上,声音里多少带着点酸溜溜的不满:“说好了今天不工作出来约会,中也刚刚差点想反悔吧?——而且啊,这些事你也该让年轻人们多点表现的机会了,中也又不可能一辈子卡死这个位子不放手,就是因为你总是护着他们,才一个一个都是满满缺乏经验和锻炼的样子。”


这话开始还听上去有几分讲理,但越听越不对劲,到最后简直是胡搅蛮缠了。中原中也懒得搭理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前搭档现恋人,知道“偷换概念”和“颠倒黑白”一向是此人的拿手好戏,于是压根不接他的话茬,直接锁了车子就这么拖着太宰往不远处的建筑走去,边走边懒洋洋地警告:“差不多就可以了啊你。”


太宰撇着嘴,拖长了嗓音唉声叹气:“昨天还那么温柔地说喜欢我,今天就翻脸警告说‘差不多就收敛点’……看来善变的不止女人,根本就是还有中也嘛。”


他这番话是故意掐了点嗓音,好营造出一种浓浓幽怨的怨妇语气。中原中也本来打算晾这个人一会儿就好了,结果听了这话后还是没忍住,停下脚步偏了偏头,狭长漂亮的眼尾微微上挑:“听起来你还怪可怜的——好吧,你想怎么样?”


 


中原中也其人,除了是全港黑上下公认勤恳负责的好干部,在当年太宰治走后更是一并把“港黑第一颜值担当”的名头也揽了过来,组织内部成员私下投票,最后的半决赛结果是红叶大姐以十二票之差无奈低了她养大的男孩一筹——不过这件事只是组织成员闲暇插科打诨的自娱自乐而已,中也本人当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却足够用来说明他的精致长相。


现在太宰治怀搂这位“第一颜值担当”,近距离直面这张黑帮成员声称“看一眼心情能好上半个月”的漂亮面孔,即使从已经小到大各种角度看过了无数次,他还是脸上边不动声色边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这个小矮子是真的好看。


特别是他仰起头看自己的时候,本就紧窄的下巴更显小巧,现在变成女孩子的样子又柔化了脸颊的线条,冰蓝色的眼睛里蕴着一点极亮的光,而微微上挑的眼尾更是简直一下挑在了太宰治的心尖上。


 


“我想怎么样……唔,中也这样子看我,才是压根想被我做些什么吧……”太宰深深一声叹息,抬起一只手捧着少女的脸往自己这边压了压,另只手臂紧紧环在中也的腰间,随后便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突然就被含住嘴唇的中原中也一脸莫名其妙,不过好歹没再像以前那样把人直接过肩摔撂倒在地。突然之间就从和太宰从看不顺眼的状态变得如此亲密,这点还是多少让他有些不适应——不过看起来太宰治这个厚脸皮适应很好的样子(也有可能是早就在心里计划过无数次),所以他稍稍挣了挣之后也就放下了那点别扭感,眼一闭心一横任由太宰吮吻了。


 


不过说到“想被做什么”这件事就不得不提到昨晚太宰治的再次留宿。这个从提出这个要求时就没安什么好心的男人最后虽然爬上了中也家主卧的床,甚至挂着正直的表情狡猾设了个逻辑陷阱,用“既然中也总归之后是要变回来的那现在让我摸几下也没什么关系嘛”这种话把刚舒舒服服泡了个澡、浑身软绵绵热乎乎的少女中也哄上了床,接着又义正言辞地用“既然大家都是男人那被我揉一下胸又有什么关系”这种已经有些勉强的说辞让中也脱下了睡衣。


彼时他们已经交换了好几个甜蜜又让人心慌意乱的深吻,被亲得迷迷糊糊的中也被太宰那双爪子摸上胸前沉甸甸两颗柔软的时候虽然感觉有些怪却也没拒绝。说真的,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他用这具改了性别的身体被太宰直接上本垒也不是没可能。


但最后之所以没有成功,也完全是因为太宰治本人不争气。此人因为眼看着事情一步步按着计划发展,大灰狼的尾巴洋洋得意地翘着,一不小心就得意忘了形,在又一个深吻后终于把赤裸的中也搂进怀中压在身下,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


他搂着中也的腰,一低头把脸埋进了恋人胸口的软绵绵里,欢快的声音瓮声瓮气地传出来:“真是绝佳的感受——小姐姐的大胸!”


中原中也:“………………”


允许动手动脚已经是底线,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惨遭这种调戏,中原中也认为,这就是得寸进尺、贪心不足、蹬了鼻子又上脸的表现了。


所以太宰治就被恼羞成怒的“小姐姐”一脚踢下了床,并勒令其只准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功亏一篑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把人吃进嘴里的太宰治自知理亏地摸了摸鼻尖,眼看今晚的“美食”是要泡汤了却也没打算就此放弃。隔着房门的两个人瞬间撕碎了从下午彼此表白后就一直弥漫在他们周围的粉红泡泡,简直像回到了十六岁,吵架靠嗓门、争论靠气势地针对第二天的行程进行了一番不忍视听的据理力争,最后太宰软硬兼施、觉得去拷问一打俘虏的情报也没这么麻烦过的用上了各种手段,才让中也答应了“他可以去睡沙发,但白天不准去和芥川敦君一起去调查”的约会要求。


 


——所以他们现在站在了车程一个半小时的一家口碑极好的露天温泉门口,准备来泡温泉了。


 


在老板娘那里交了钱,中原中也瞥了眼太宰治翘着嘴角哼歌的样子,忽然怀疑起来会不会昨晚吵起来也是这家伙计划中的一环,目的就是为了拖着自己一起来泡温泉——因为如果直戳了当地提出来的话,自己肯定会以“事情还没解决去泡哪门子温泉”来一口回绝掉。


于是他没忍住,在走廊上把这个问题问了太宰。


太宰的回应是极其淡定的一句“听不懂中也在讲什么”。


而中原中也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奇怪,感觉会“一不小心”踩到自己怒点实在不像是这个能把整个黑暗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男人的风格……于是一挑眉梢快走了几步,磨了磨牙要去和太宰把话说清楚。


他那个用来装更换衣物的袋子因为异能幽幽地飘在他旁边,在拐弯的时候绳结挂到了墙体上的钉子,正准备专心和太宰治再吵一架的中也没留神,袋子“啪叽”一声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他眨了眨眼,没看见那枚突出来一点的钉子,下意识以为又是太宰在搞鬼,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太宰治!!!说了在我用异能搬东西的时候不准对我用‘人间失格’!”


“唉,给中也说过多少次了,我的异能就相当于一块绝缘体,从过去到未来都只会是一个样子:无法停止、只能无效化我接触的异能……”太宰已经走进了更衣室,声音摇摇传出来,“而你总以为隔段时间不见我的异能操控会更长进一点,比如能隔空无效化其他异能之类的……但要让中也失望啦,我还是只能无效化——”


哦,他那个麻烦的体质。中也想起来了。


但太宰突然停下的话音也有点奇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在中也捡起袋子有些疑惑的时候他看见太宰从皱着眉更衣室走出来,走到他面前停下,重新用目光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


“干什么?”中原中也莫名其妙。


太宰治看了他许久,半晌才缓缓开口道:“直接接触……我的‘人间失格’,只有在直接接触的时候才会起作用。”


“我知道啊,你现在说这个——”中也说了一半忽然噤声,显然也是反应了过来。


 


太宰治:“如果你身上的的确是异能……但其实没我们想象的那么厉害,只是我们自己高估了敌人的手段呢?”


“你是说,”中原中也眯起了眼睛,“假设使我变成女孩子的异能,其实并不能直接让人改变性别,很可能直接改变性别的只限于一些简单构造的生物,而人类这种,他只能借助一些……外部手段?”


太宰点点头:“假设这个猜想成立。那么能使人改变性别,那只能从身体内部、从基因中动手。”


“血液。”中也喃喃,“你只是触碰了我的皮肤,所以‘人间失格’不起作用这点也能成立。”


 


太宰治叹了口气,清楚今天的温泉之旅是注定要泡汤了:“但是以中也你的实力,我恐怕没人能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对你的血液做什么手脚……那么问题来了,有谁能在你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接近你,对你注射——我猜测如果有外部手段,那也应该是某种药剂——注射这么一种药剂还不引起你的怀疑?”


“…………”


港口黑手党最高干部缓缓皱起眉。


 


“你是说……医生?”


 


TBC.


 


 


 

热度 ( 1306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