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错位 序章

木对:

*深夜悄咪咪开个新文


*一个好玩的paro


 


错位


 


序章


樱木町,皇家花园酒店70楼,Sirius Lounge酒廊。


 


这栋可以享受全横滨或者横滨海湾大桥景致的白楼几乎可以说是这里地标性的建筑了,并且周遭都是景点——红砖仓库与Cosmo World离这里都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车程。因此每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都在这里来来往往,也有很多人会在路过取景合适的地方时远远比个剪刀手,把自己、自己身后那栋标志性白楼以及Cosmo World一起放进取景框里,与那栋住一晚两千软起跳的豪华酒店遥遥合个影。


但住得起这栋酒店的人仍然非常多。甚至还有些很是有一点权势的人,会为了一些个人或工作上的目的对这栋酒店里的某些设施进行包场,屏蔽无关人等,在保密的同时顺便以这个“包场”的行为,在谈判桌上无形向对方施加压力。


比如现在——


70楼的Sirius Lounge酒廊内的服务人员,包括地位重要的调酒师在内都已经被礼貌地请了出去。但仍不会显得人少,因为在正中间那张长条桌两头分别坐了一个大腹便便、发际线还很叫人替他着急的中年人以及一个右眼上包着白色绷带、黑色发丝鸢色眼瞳的年轻人,而他们两人都带了十来个西装墨镜保镖,整齐划一地背着手站在他们各自二人的身后,因此让这间被清空的酒廊看上去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反正平时也没有这么多的客人。


而在这个一看就知道双方身份地位都不简单的背景下,那个让人替他担心发际线的中年人先不提,坐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倒是着实看起来年纪很小了。他长得一副很受雌性生物欢迎的好样貌,嘴角似乎天生便微微上扬,使他轻轻一牵扯便是一个好看的笑模样;而他的脸庞甚至还带着一点点没褪干净的青涩,像是处在少年和青年那个微妙的界限上,坐在这样一个压抑严肃的场合中便多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因为这样一个好看的年轻人,又是正在这个好年纪,似乎只适合待在高中教室里,看着窗外夏天柔软的繁花一朵朵盛开,身上的校服染着太阳和肥皂的清香,然后懒洋洋记两笔黑板上的笔记,心中还有着一个心爱的女孩;


而不是像眼前这个英俊好看的年轻人这样,在工作日的下午坐在本市最豪华酒店的酒吧里,身穿没有一丝褶皱的黑西装,被诸多胳膊大概有他大腿粗的壮汉簇拥在中间,漫不经心地与对手谈一场涉及到几百万美金流动的生意,而靠近他的时候会闻到一股淡淡的白麝香——大概是哪款古龙水的尾调。


不该出现的场面,你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驾驭得驾轻就熟,面孔青涩,坐在谈判桌旁的谈判技巧却一点不青涩。


显然对面那个中年人也不认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俗语适用于这个年轻人。实际上,这场下午四点开始谈判进行到现在,他真的是没从这个棘手的年轻人身上占到什么便宜,还差点被反咬一口,从他苦心经营多年的组织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酒廊里一时间安静得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


 


“……谈了这么久也没什么进展。”最终还是中年人率先开口,他向后靠到宽大柔软的椅背上,放在桌上的双手十指交叉,“港口黑手党到底想开什么条件,不如直说吧。”


而黑发的年轻人神色不变,仍旧是那副懒洋洋没什么干劲的样子。他歪了下头,左手臂支在扶手上、托着下巴看上去像是微笑了一下:“我想中村先生恐怕是搞错了一点。那就是我们的交欢条件从一开始就清楚明白地摆出来了——你们手中的太平洋上三条指定航线,同意这一点,港口黑手党会立下与你们的盟约,从此只要符合盟约条款,你们在这座城市里的生意都将畅通无阻。”


“呵呵呵……”中年人暗暗咬着牙在心中大骂,面上却仍然不得不把这场虚假的和平维持下去,“三条航线……换来所有生意都畅通无阻。”


“很划算对吧?”年轻人笑眯眯地说。


“说得倒轻巧!”中年人不由得提高了一点声音,带上了点怒气,“三条航线的使用权,那是我们每年将近一半的收入来源!现在你们说要就要,转头又假惺惺地提出允许我们生意畅通无阻——还得是合约范围内,这不是吮血嚼骨、叫我们从此成为港口黑手党的附属品么?!”


中年人最后狠狠一拳砸在桌面上,等着看接下来那个年轻人要如何面对自己发怒、生意有可能谈不成的这个局面。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年轻人居然十分痛快地点了头,全盘接受了这番指控:“您说得对,我们的确是这么想的,方才那番话不过是美化过后的说辞罢了。”


饶是中年人见多识广也没见到过在谈判桌上这么肆无忌惮的——不,或者说,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在谈判桌上敢对自己以及自己身后的庞大利益体进行如此挑衅的人了。


 


港口黑手党……他咬着牙,细小的眼缝中极快地划过一丝阴霾。


 


但没等他下一轮怒气爆发,那年轻人又弯了下嘴角,声音轻快地补充:“——但最起码,这样听上去很好听不是吗?港口黑手党的合作伙伴……即使只是面子上的,但也总比逃到中部来的丧家之犬要来得好听,对不对?”


在中年人骤然变了的脸色当中,年轻人向前倾身,小臂放松地放在桌面上十指交叉,似乎很感兴趣地压低了声音开口,笑眯眯地对这位发家于北海道的黑帮大佬抛下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村先生……您现在在北方,真的还有控制力么?”


 


如果说刚刚的发怒只是佯装,目的是为了试探这个年轻人的反应的话,那么现在这句话无疑彻底激怒了坐在长桌这一头的中年人。他眼神阴狠,嘴唇微动一句“给我动手”的话已经到了牙齿边——但在看到对面从年轻人到他身后一众部下都神色自然、似乎完全没把眼下这一触即发的状况放在眼中的表现,如同一桶凉水从头顶泼下,中村顿时清醒过来,用力咬了下舌尖把那句冲动的发言堵了回去。


他想起在谈判前看到的有关这年轻人的资料,以及在来中部之前,打听到的在整个本州岛范围内流传的一句话——


 


对于太宰治的敌人来说,其最大的不幸就是敌人是太宰。*


 


这是一个虽然年轻、但却在这个年轻的年纪,便为原本走到末路的港口黑手党带来无数利益的可怕男人。


 


“怎么,要动手吗?”年仅十八岁、并在生日后刚刚获得地位晋升成为五大干部的太宰治眼睛一亮,看上去居然要比刚刚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精神了一百八十倍,“很好,拿出你们的勇气来我的朋友们!不要屈服于地头蛇的势力!快快——你们想想看,只要在这里把我弄死,黑手党虽然不一定会大乱但也一定会出现纰漏,这时候你们的机会就来了!”


太宰治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敢保证他绝对怀了一百二十分的真心,只可惜对面没一个人肯信他,倒是通通以为他这几句话是在真心实意地嘲讽,反而让发热的头脑降温,一下子冷静下来;反而是这边站在太宰身后以广津为首的一众部下默默移开了目光,因为他们刚刚直面了自己家干部对敌人进行“来弄死我然后就能搞垮黑手党”友好喊话的场面,并且知道这位绝对是认真的,所以此刻纷纷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是一块块黑漆漆的背景板。


镇定下来的中村在深呼吸后,重新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开口说道:“还不到那个份上,我们此行是怀着诚意而来。虽然我们的确被小人陷害而失去了一些势力,但,我们的邻居有一句古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想港口黑手党也不会拒绝来自我们带着诚意的合作邀请吧?毕竟我听说,你们在海外的势力开拓……好像并不顺利的样子?”


他自认为反将一军,内心多少比刚刚更镇静了一线,等着对面的年轻人如何接下这一招。


 


太宰治沉默几秒,随后轻轻叹了口气,把刚刚那点精神头收了起来,又变回了原先懒洋洋的那副样子。


他百无聊赖地往后一仰,抬起下巴又重重叹了口气,似乎在抱怨这次又是同样的结局。然后他平静地开口:“广津先生。”


戴着一副单片镜片的老爷子微微欠了欠身。


太宰继续说:“去安排下时间吧。告诉那位同样来自北海道的小泉先生,他所开出的条件、所愿意付出的代价我很满意,希望日后合作愉快。”


广津柳浪目光自然下垂:“是,太宰先生。”


 


“等、请等一下!”对面的中村猛地站起来。


已经准备起身的太宰看见他这样,轻松地摆了摆手:“啊,不用送了中村先生。我接下来还有些事,就先走一步了,祝您在横滨——”


太宰的笑意加深:“旅游,愉快啊~”


 


什么旅游,见鬼的旅游!中村表情惊悚,刚刚太宰治话中提到的那个小泉,正是让他落到现在如此狼狈境地的混蛋东西!他本来就是来这里寻求合作以便未来回去重振旗鼓的,但若是此行失败,又让那个小泉搭上港口黑手党这条大船的话——


 


另一边,太宰的部下已经自动分开,让他们的干部大人一边披上外套,一边从他们中间穿过,向外走去。


“请您留步!”中村自动换了敬称,一改先前不肯放下面子的高傲,“我们还可以详谈!我们还有可以合作的余地,我刚刚也并没有说,要拒绝黑手党的出示的条款——”


港口黑手党史上最年轻的最高干部停下脚步,半晌,才将头偏了一个微小的弧度,露出那只充满戏谑的左眼。


“那么……你是决定要在这几份合同上签字了?”


 


中村缓缓闭上了眼。


“……是。”


“请港口黑手党接受我们的加入,并给予我们庇护……”


“……太宰先生。”


 


太宰用那只漂亮的左眼审视了这个中年人一眼,确认他是真的被打击得暂时没了什么翻身的信心,于是兴致缺缺地转回头。


“嗯,很好。”


 


 


……


再一次成功谈妥了一桩生意,给自家组织带来每年最少七百万美金的进账,首领森先生坐在办公桌后双手托着下巴笑得像条大尾巴狼,听完太宰治的报告后十分痛快地给他这个月的奖金又翻了两番。


而太宰对自己工资卡里存款是几位数并不大在意,他从森鸥外的办公室出来后就打了个哈欠,目不斜视地从守卫在走廊上的一串部下间走过,打算回去补个眠。


回到家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他下车去买了两盒泡面,权当补觉前的晚餐、以及睡醒后的夜宵或者早餐——当上干部后和以前最大的不方便就是他搬出了原先的宿舍,有了专门分给干部的高级公寓,这意味着虽然他终于不用再天天面对那条讨厌的蛞蝓,但也失去了每天只要搭档在家就有热乎饭菜吃的机会。


中也很讨厌,但这不妨碍他一边飞快往嘴里放着中也做的饭,还一边嬉皮笑脸地把中也气得跳脚。


 


这就是所谓的有福必有祸吗……十八岁的太宰治脸上没什么表情地打开公寓门,进去后反手把门关上。


换衣服、吃饭、泡澡……这些都和他以前的十几年没什么不同,有那么一点的差别也就是在与当时他住的是拥挤的成员宿舍,而现在一个人住进了装修精致的高级公寓房。


好无聊啊……难道没什么有趣的事情么?太宰泡在浴缸里无聊地想。他从一边的置物架上拿起手机想给中也打个电话,随口逗一逗那条蛞蝓,但是电话拨出去却显示对面关机,这意味着中也现在在任务中——太宰撇了下嘴,不甘不愿地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真是好无聊啊……


他从浴缸爬出来,随手把身上水珠擦了擦就躺进被窝里的时候心想。


然后十八岁的太宰治闭上了眼睛。


 


 


清早的时候太宰治是被窗户外面的鸟叫声吵醒的,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活像是窗外树上进驻了一整个鸟丁兴旺的大家族。沉睡被吵醒的太宰治有些不爽,闭着眼不愿意清醒——却在几秒后于混沌之中忽然意识到,他的公寓位于32层,哪里来的“窗外的大树”!!


太宰治猛地睁开眼。


房间昏暗,深色的厚重窗帘紧紧拉着,只能从缝隙中露出的一丝日光判断现在已经是早上;而这一点光线也足够太宰在猛地睁眼所导致的那阵朦胧过去后看清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摆设,陌生的窗帘花色,陌生的床铺触感——


还有现在搂着他的腰,把额头抵在他胸前沉睡的这个……陌生人。


 


什么情况???


 


饶是组织史上最年轻的干部遇到眼下这种状况也不免恍神一秒。柔软的鹅绒被拉得很高,把抱着他的人完全埋在了温暖的被子里,让太宰看不见这个不知道怎么悄无声息爬到他床上的陌生人的正脸。但这点疑惑却一点没耽搁他动动手指,把怀里人的脖颈缓缓收在手心的行动。


对,说到这点,他也是动了动手指才发现,自己现在也是一个将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完完全全锁在怀里的动作。


太宰治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等他确定自己一收紧手指就能把怀里人的喉管捏断后,他这才抬起另条手臂,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慢慢掀开——


结果一个无比熟悉的橘色发顶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进眼里。


 


太宰治:“…………………………”


十八岁的太宰治盯着那个熟悉的脑袋顶看了三秒,然后猛地把被子又拉回了原来的位置。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年轻的干部面无表情地心想。


然而他这番动作却弄醒了怀里的人,察觉到对方逐渐转醒的趋势,太宰下意识要收紧手指,却在对方掀开被子、抬起头睁着一双朦胧带着点水汽的蓝色眼睛看向他的时候愣了那么一秒,手上的动作停下来。


太宰看见他的发小、搭档、对头,看见中原中也恍惚地盯着他醒了几秒神,才打了个哈欠,从嗓子里咕哝了一声:“早。”


“……早。”太宰治的心里波澜壮阔,表面上却勉强平静地接了一句。


 


他可以确定这个人是中原中也,他那认识了十年的发小、搭档、以及死对头。


这无关证据不证据,单纯只是太过熟悉而刻在骨子上的那种直觉——即使这个中也的眉眼似乎和平时有着那里微妙的不同,但他仍然能确定,这是中原中也。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睡前还在自己的公寓,睡醒后就到了一间陌生的卧室,中也还在他的床上,和他无比亲密地相拥而眠?


这难道是什么今年提前彩排的万圣节惊悚节目吗?!


还是说中也完成任务回家后发现自己先前偷偷溜去他宿舍把他珍藏的一瓶红酒喝光了,所以现在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来报复?


但是这种报复方法能是中也那个简单的脑回路想出来的吗???


 


没有答案的问题层出不穷,一个接着一个从脑海里冒出来。表现出来的就是太宰治眼也不眨地盯着怀里正仰头看他的中也,面无表情地沉默。


中也和他的眼神对视几秒,显然此时他也在还没完全清醒的状态中,因此完全没发现此时的太宰和平时有哪里不对,只当是这人又耍赖,没有一个早安亲亲就不起床。


但中原中也是想起床的,他今天还有工作,太宰也是。所以他只是轻微啧了一声以示嫌弃的态度,但手臂却无比娴熟地伸出去捧住太宰的脸,在太宰治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把他的脸压下来一点,自己则更扬起头,凑上去——


 


太宰治感觉到自己搭档的那双唇贴到了自己的嘴唇上,紧接着是湿热的舌尖细腻而色情地顺着唇缝舔过来,每一次停顿、每一处细腻对待都刚好在让太宰治最舒服的点上。


太宰没控制住地眉梢一跳,被这疯狂展开的现实彻底搞懵了。


 


只是一个简短的早安吻,中也感觉到太宰在开始无动于衷几秒后似乎控制不住要回吻过来的下一刻冷静推开了他,同样没想太多,只当是这个人又一次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他翻身下床,一边从地上一堆衣物里翻出自己的内裤(太宰这才发现自己搭档居然还是裸睡)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快滚去洗漱然后过来吃饭,别忘了你今天还有工作。”


被那个吻搞得真是极舒服、以至于理智还没回笼,身体就先一步顺着本能行动吻回去的太宰沉默坐起来,看着中也只穿了条黑色T-back、披了件白衬衣就走出卧室的背影,看着搭档那绝对和自己印象中不符的身高,心里终于隐隐约约有了猜测。


 


三分钟后他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再度陷入沉默,水龙头开着,水流源源不断流进池子又从底部的下水口流出,发出哗哗的声响。


太宰治难以言喻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片刻后他才表情略纠结地开口,镜子里,那个身高最起码也得有一米八、眉眼间也完全不再有少年人的青涩,完全是一个英俊的成熟男性的男人顿时也皱了皱鼻子。


 


“这是什么情况……”


 


他想起刚刚中也那大概比印象中高了十公分左右的身高,又想到搭档那副比印象中要更精致好看了一点的长相。


在种种迹象表明之下,港黑最年轻的干部终于吐出了自己心中那个无比荒诞的猜测。


 


“这是……未来?”


 


TBC.


 


*摘自《文豪野犬2 太宰治与黑暗时代》

热度 ( 1927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