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权翻译】【太中】中也先生的葬礼会场在这边

木京:

这一篇简直有毒2333333


笑着笑着被吓哭了吧 


太可怜了 中也


固体氧:




  • id=14593167


  • 妖怪28号

    (总计1w+。肝!医生!我的肝在哪里!!)


  • 请注意


  • 低调吃粮


  • 请注意

    (↑↑↑发两次是想强调但是目前看来60人中只有一两个点开看了)



  • 评论大大大大大感谢( ゚∀゚) ノ♡





——————————


如果用中原的死来举行葬礼的话可以生擒出现的叛徒太宰吗?基于这种想法中原中也的葬礼,被举行了!


 


在愚人节前后发这篇是有应景的感觉,但是——


 


怀着看恐怖故事的心态来吃这篇的话会比较好。


————————


“对了,把中也先生杀了来举行葬礼吧。”


 


 


一切都是从这一句话开始的。


 


 


几秒后,嘭!!传出了非常沉重一击的炸裂声。剧烈的冲击使芥川以被吸入地面般的速度下落,面部似乎被钉在了地板里。


 


 


“找骂吗,你这家伙。”


 


 


面对表情抽搐着发问的中原,鼻子流着血的芥川还是泰然自若的站起来说,


 


 


“不,中也先生死了的话,即使是太宰先生也还是会来参加葬礼的吧。要想捉住他的话,这点程度牺牲也不算什么吧。”


 


“要将我杀了吗。若是那打算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非常抱歉,我的表达不当。中也先生的死——是伪装的,这样的打算。”


 


 


这是发生在平静晴天午后的事情。


 


 


为了寻找港口黑手党的叛徒太宰治,芥川和樋口一直在横滨的街道奔走,但是却没有任何收获。这样的事以前也多次发生。不只是芥川和樋口。任何港口黑手党的组织人员在搜寻太宰时,几乎都失败了。太宰脑袋的转速和逃跑的速度真的是不同寻常。


 


 


为了打破这种状况芥川提出了这个方案。


 


那就是,进行原搭档中原伪装的死的葬礼,引诱太宰出现的作战。


 


 


“那个啊,认真的?”


 


 


中原愣住了。滴着血的芥川,终于把餐巾纸塞进了鼻子里。看起来十分好笑。


 


 


“认真的。”


 


“为什么?”


 


“因为我认为这是最可靠的作战方案。躲在天岩户不出的天照神就是由于天鈿女的舞蹈诱惑而显身的。这叫温故知新。”


 


“我的葬礼是阿波舞吗?!不要参考以前的传说故事啊!”


 


芥川平时就很冷静,缺乏表情变化,看来意外地也不是那样。因为无表情所以到哪里为止是认真的真的不知道。对吐出奇怪的构思的后辈叹了口气,中原拨了下头发。


 


“好了,那个薄情的青鯖混蛋,根本不会在意原搭档的我变得怎样。是死是活,早已没什么关系了。原本也只是工作上的来往而已。而且,从脱离这里的时候开始那个家伙和我的缘分就断了。”


 


 


“中也先生醉了的时候不是时不时会呼唤太宰先生吗?”


 


“!没有!”


 


“呼唤着。录音数据要听吗?”


 


芥川操作着最新式的智能手机,放出了清晰的中原的声音。


 


 


 


[嗯……太宰…那里不要碰…]


 


[住手太宰…!蠢蛋…嘶!]


 


[太宰…适可而…唔…]


 


 


“喂快住手快住手!那种事情我没有说过!”


 


“说过。就是在你说的时候录下来的。醉了的中也先生嘟囔着太宰先生的名字,所以……”


 


中原的脸变得非常红,芥川从自己的寿命层面上考虑,暂且停止播放了中原的羞耻的音集。


 


“我认为有尝试的价值。如果中原先生死了的话,说不定太宰先生会来挖苦一番呢。”


 


“……”


 


太宰的性格,不是不可能。但是,那之前还有个问题。


 


 


“芥川,对于你来说,太宰是那样一个蠢蛋吗?”


 


真的想象不出那个几次将横滨染成血色的男人会上这种谎言的当。


 


他会这么轻易配合的话,那很久以前——


 


 


“好像在说很有趣的事啊。”


 


“!”


 


“?!”


 


一齐回过头。


 


“首领?!”


 


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为什么突然在中原的办公室里呢?首领的用意到底是什么?一下子紧张的空气开始扩散。


 


“讨厌,我只是在寻找爱丽丝酱而已,偶然啦。真的是,爱丽丝酱为什么不穿那件新做的连衣裙呢?那可是从这个春天开始从各地聚集编成的制作部队做出的。”


 


“大概是那个偏执,不,变态性态度的原因吧。”


 


“住口芥川。两个鼻子塞满了纸巾的你就别多嘴!”


 


“到底是谁的原因变成这样的呢。”


 


看着敲着芥川脑袋的中原,森先生笑了。


 


 


“爱丽丝酱也说了完全相同的话哟……明明是纯粹的爱情呐。”


 


“   ”


 


还想说什么多余的话的芥川这次被捂住了嘴。鼻子也被餐巾纸塞住了,所以无法呼吸。


 


 


“那,首领。从哪里开始听的……”


 


“‘把中也先生杀了来举行葬礼’这个地方吧。”


 


“不是从一开始就在了吗。”


 


 


羞耻的烂醉时的发言肯定也听到了。脸色发青的中原先生,不要介意啊!


 


 


“以我来说,是个好计划哦。”


 


“咦。当真吗?”


 


“比什么都要有意思啊。面对原搭档的死时太宰的反应……不好奇吗?”


 


“不、不不不不?!”


 


 


为什么都以那个家伙会上当为前提展开话题?不可能的。


 


 


“好了好了,太宰确实难对付……但就这样说他无法欺骗也没有道理。如果可以的话,去试试看就好了。是那样吧?”


 


 


“那,怎么办呢?”


 


“果然真的杀了中原先生的话就好了。”


 


“芥川……首先从你开始杀吧?”


 


紧紧地绞住芥川的脖子。这个组织里上司对下属的虐待十分严重啊。


 


 


“嗯——从社会层面上杀死中原君的方法也可以考虑但是”


 


“社会层面上杀死要怎么做?!”


 


“就在下次的作战中死去吧。与敌人组织拼杀,因这种形式负重伤搬送到我们旗下的医院。在那里伪装死亡的话就没有问题了。然后就可以举行葬礼。太宰君的话,港口黑手党的活动也应该马上能嗅到,这就足够了吧。”


 


作战简单明了。在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呢?


 


“参与这个作战的知情者会有几人呢?”


 


听到芥川的发问,森先生点点了头。


 


“只有我们三个的话爱丽丝酱会伤心的所以算上爱丽丝酱吧。尾崎君也要传达,中原君的部下……规模太大了很麻烦所以对他们保密吧。”


 


 


不,不是那样的问题吧。真的不是那样的问题啊。中原脑袋眩晕了起来。


 


什么。发生了什么啊这个空间。奇怪,绝对有什么很奇怪。


 


中原混乱着,但是那个计划已经诞生了。


 


 


 


三天之后,中原在任务中迅速死亡。


 


 


当然,也只是死亡伪装罢了。


 


总之两天之后——葬礼被举行了。


 


 


————


“敦君,现在我要去投河……不,去打柏青哥了。”


 


“工作的时候说什么啊,太宰先生?”


 


看着突然起身的太宰敦理所当然地吐槽了。接下来的瞬间,攻击向太宰袭击而来。


 


“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啊!!投河都禁止还想打柏青哥?!”


 


国木田的绞颈!太宰的动脉看起来绷紧到了极限。在这种状态下,还被激烈的前后摇动着,真是不得了。说点题外话,这是失神游戏中经常使用的危险技,所以不要模仿。在那样的危险行为之前,“比起投河还是柏青哥比较好!?”这样思考着的敦一副呆然的模样。


 


 


“真是,国木田君你真是粗鲁啊。柏青哥有什么不好吗?很伟大的啊,柏青哥。在日/本的产业的利益中,有34%是由柏青哥生产出来的哟?”


 


“谁知道!或者说你也适可而止不要撒那么明显的谎啊。我所认识的日/本没有沦落到那个地步!”


 


“你真是不知道啊。EVA的剧场版也是靠柏青哥赚来的钱来做的。”


 


“谁知道啊!”


 


 


如此怒火中烧的国木田,对于太宰来说也只是日常的风景而已。


 


“开玩笑的啦,关于柏青哥。但是稍微有个想去的地方啊。”


 


“酒馆?”“寿司店吧?”“请不要从白天就开始喝酒。”


 


从各处传来的声音。太宰对自己的信用度感到伤心的样子摇着头叹了口气。


 


 


“有想要调查的事情。”


 


“无法信任。”


 


“貝割公寓的居民事件。”


 


“那个失踪事件吗?”


 


“你看,那边的架子的上层左边第三个……在绿色的文件夹里的吧?居民的信息。失踪者的名字是直江兼续。”


 


“嗯。那又怎么了?”


 


在交叉着双臂的国木田前面,太宰用认真的表情开始讲着,


 


“他在高中时代被卷入了绑架事件。5年前吧。那个现场,确实是秋田的……哪里来着?我想,他在那里应该有个认识的女性。”


 


“你说什么?”


 


“那个女性……啊,国木田君。中间最左边的橙色的文件能拿给我吗?”


 


“真没办法。”


 


国木田风风火火地走开,马上拿着目的文件回来的时候。


 


哈?发出了惊疑的声音。


 


太宰他,消失了。


 


“喂,到哪里去了,太宰?”


 


看着青筋竖立的国木田,“真是非常抱歉,”敦那样说了,


 


“……太宰先生在刚才的一瞬间逃走了。”


 


“什!”


 


太——宰——!!!


 


国木田的怒吼声响起来的时候太宰已经成功逃出侦探社。那个逃跑速度,就算因陀罗的箭射过来,他也能躲过的吧。


 


 


————


 


“感觉有点恶心。”


 


看了一眼后,芥川就下了评价。中原使出了他的铁拳,逐渐习惯了他的暴/力的芥川勉勉强强的用异能档下了这一击。但是那是诱饵,作为第二击朝向腹部的的踢技轻松的得手了。


 


“你这家伙,每次都太失礼了!”


 


“对不起,因为过于精巧了。”


 


那个视线前方的液晶里,映照出了一个人偶。


 


跟中原中也一模一样的人偶。如同活着一般,但是没有温度。无限接近于有机的那个无机物横躺在那里。


 


 


“为了今天的葬礼而急忙制作的产品,不过,真的是非常相似啊。”


 


“啊,我看着自己的尸/体也觉得有点恶心。”


 


“和真正的尸/体是一模一样的感觉哦,我加工的时候摸了下。”


 


“那个评价是不必要的。”


 


 


今天进行的,是这个等身大中也君人偶的葬礼。黑手党的组织成员死人的镜头看得多了,一般是不会逐一举行葬礼仪式的,但是像中原这样的地位和那深受部下信赖的人望就另当别论了。


 


中原本人是觉得这样做能被容许吗,对参与人员感到有些歉意。但以生擒那个稀世大恶徒太宰治作战的大义名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中原与芥川坐在葬礼会场的各个地方设置的监视摄像头的放映室里。


 


 


“但是,那个青鯖特地来参加葬礼什么的,真是难以想象啊。”


 


“太宰先生跟中也先生一样对对方抱有好感的话就会来的。”


 


“不要用那个说法。把你全//裸的丢到海里去哦。”


 


话语中透出些许寒气。板着脸说这种话更加的可怕。


 


芥川起着鸡皮疙瘩思考着。


 


是说了会不会来葬礼不确定这话,但实际上,太宰会来祭拜中原的尸/体这程度的事我是确信着的。


 


 


那样想的时候,葬礼开始了。


 


 


“有太宰先生的身影吗?”


 


“去接待处看看就好了吧。”


 


显示器上放出了会场内的情况。找不到和太宰相似的人物。


 


“中也先生的单恋就这样结束了吗?”


 


“芥川,接下来再那样说的话,将你全/裸地紧缚起来最后丢弃在同/性/恋场所哦。做好觉悟啊。”


 


“从刚才开始就再三想我全/裸……难道您对我也怀有些粉色的心情吗?”


 


Dang!中原的鞋后跟跺出了炸裂声!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芥川晕倒在了地板上。港口黑手党,真是充满暴//力的职场啊。


 


把细豆芽菜放置在一边,中原再次看向显视器。


 


……部下们在哭泣。


 


中原先生!这样大哭的也有,平静地用手帕拭去眼泪的也有。


 


在这只有虚假的葬礼上,他们真正的感到悲伤。


 


“……”


 


胸口突然疼痛起来。


 


这样的葬礼赶紧结束吧。要来就快点来吧,太宰这混球。


 


咂了下嘴瞪视着液晶。


 


[那是妾身16岁的时候了……]


 


这是尾崎在进行对中原的回忆感言。


 


[那家伙很久以前就喜欢女人,妾身要洗澡的时候会跟我说·一起洗澡吧·这种话……]


 


“呜喂啊!!!!在说什么啊?!”


 


中原提高声音发问,但当然画面对面的尾崎是听不见的。


 


[大姐的胸部软软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脸埋在妾身的胸里。但是当时那个家伙也已经12了,真是熟练呢。]


 


“等一下等一下,在说什么啊真的在说什么啊,呐?!”


 


[但是年幼的比现在还要小的那个家伙简直像天使一样。无法冷淡地教训他。……因此,那样的过失我也原谅了。]


 


葬礼的会场。僵硬的中原。


 


(什么啊!?那样的过失是指什么啊?!)


 


到底指什么想不起来,但是公开出来的话只能是一些羞耻的事情了。


 


[第一次尝到酒的味道的那晚上,那个家伙完全喝醉了。发言支离破碎,可爱的眼睛也睁不开了…]


 


12岁的夜……第一次的酒……夏日的记忆消失了的夜晚。


 


中原的脸早已是苍白。拼命的想把麦克风的音量调为0,不过,那样的按钮并不在这里。


 


不想听不能问的事现在就要被公开了!!


 


[那家伙竟然……]


 


 


本能的恐惧驱使了中原———


 


Bang!


 


 


突然屏幕的画面消失了。不,监视室的电灯也关闭了。所有的用电器都断电了。


 


“在干什么啊,中也先生?因为是不能被听到的羞耻的事吗?”


 


芥川惊讶的声音传来,“哈……?”中原只是吐出了无力的声音。


 


“不是你吗?”


 


“你在说什么啊?”


 


“我什么都没做啊,那停掉电的…”


 


经历了一秒的沉默后,中原和芥川站起来了。


 


“太宰先生!”


 


“等一下,还有你是要去哪里啊。这样的时机,太宰可能进入葬礼会场里了吧?那个可恶的家伙,在摄像头不运作时侵入,估计想趁警备变弱的时候到我的尸/体旁吐口唾沫就走了。”


 


“首先是想办法把这个停电的问题…”


 


“请等一下,中也先生现在正在葬礼中,所以不能外出。”


 


死去的中原出现在众目之下的话全部就糟蹋了。


 


“像耶稣基督那样复活了。”


 


“会引起宗/教战/争的,请放弃吧。”


 


那个时候,传来呜…咚咚的声音,然后供电恢复了。


 


“不是因为供电线被切断了吗?”


 


“……”


 


显示器画面复活了。


 


[停电吗。妾身说的话不行所以中断了?那家伙…]


 


呵呵,尾崎微笑着。葬礼内的气氛也稍微变得平静起来。


 


[嗯,那么,这件事就不说。带到坟墓里去吧。]


 


……


 


中原是安心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芥川转向了这边,青年的无表情中稍稍含着好奇的颜色,但是无视。


 


 


“我在这里看监视器。你去找那个青鯖吧。可能还在这个建筑之中。”


 


“我知道了。话说回来,尾崎先生的话最后…”


 


“不要在意无聊的事情。”


 


“……哈。”


 


被中原的怒声轰走,芥川打算之后再回监视室询问。在那之前,用带着的无线机与部下取得了联系。


 


“这里是芥川。找找这建筑物内的可疑者。监视器室有人监视着,没有必要进入。”


 


如果是黑手党干部的葬礼,确实会有些大人物前来参加。考虑到以其为目标的人的存在,乍一看,像表面社会一样的葬礼,其实也很多警备人员巡逻着。芥川所持的无线机可以和那些人员进行联络。


 


发出指示后,芥川离开了走廊。


 


暂且先这样。


 


“南无阿弥佗佛”“南无阿弥陀佛”…念佛的声音回响在监视室。看着这样画面真的开心不起来。


 


尽管如此中原还是继续监视着,但是果然没有可疑人的身影。


 


不能跟外界联络,也没有从芥川那边收到什么联系,没有特别的收获。


 


打着哈欠的中原,困意满满地给自己滴了滴眼药水。


 


 


那一瞬间。


 


Bong——被压缩的空气一口气爆炸的轰鸣声回响。


 


 


“?!”


 


马上切换了显示器。那个时候,芥川的回应来了。


 


 


“是敌袭,中也先生。在我过去前请不要乱动。”


 


“喂,都这个时候还要继续这个伪装闹剧吗?”


 


“这也可能是太宰先生的诱导。也不清楚敌人的战力。还是不要过早暴露的好。”


 


这个葬礼上交织着许多金钱交易。虽然开始是半恶作剧的生擒作战。但现在已经不是玩笑了。


 


 


“……我了解了。我的部下要是出事的话,把你噗地打飞哦。”


 


“我知道了。”


 


 


通信中,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芥川移动的声音也有,周围的喧嚣声也有。轻微的悲鸣。子弹破空的声音。空了的弹壳零散地滚在地板的声音。被敌人包围了同组织的人面对对方的无尽的恶意,黑刃一闪。子弹与敌人全被撕裂。血液在墙上描绘出赤红。瞬间、无声。


 


 


“监视器怎么样了?”


 


“迎击进入了葬礼会场的战斗员。关上门,固守城池。这边的武器不够。给我努力避免无谓的战斗。啊,不好——先把在入口处的那些人赶走!”


 


“明白。”


 


这边的芥川。警告了葬礼会场内的成员。马上从入口处离开。芥川向会场内的人传令之后,不知被谁放置在入口处的可疑包裹,突然像炸弹一样爆炸了。


 


闪光,爆炸声都没有。只有浓烟。


 


“迷惑视线吗。切,玩真的啊……”


 


“难道…”


 


“会场的后面还有一个门。迂回过去。”


 


“我去接您。”


 


“你好歹继续观察下战况吧。”


 


“早已没有问题了。在监视器室里的新绿色包里有化装用的服装。请您穿上那个用最短的距离跟我汇合。”


 


根据芥川的指示,中原打开了被放在地板上的绿色的包。


 


里面有……


 


·秃头假发


·背带裤


·厚底长筒靴


·面具


 


以上。


 


中原的脸越发僵硬了。


 


“打飞你哦。”


 


“戴上面具就好了能快点过来吗?目标人物要逃跑了。”


 


“给我记住。”


 


中原咂了下嘴。戴上伪装用具的他,看起来可疑得不行。


 


 


匆匆忙忙地汇合了,芥川的无线接到了樋口的联络。


 


“芥川前辈不好了!中也先生的灵柩没有了……”


 


快要哭出来的声音。


 


“中也先生已经死了。被偷走的话也只是尸/体被毁坏的而已。什么问题都没有。冷静点。”


 


有问题啊!中原生气的沉默着。他的目光转向后面时,正好看到一辆可疑的车从殡仪馆开出离开了视线。


 


芥川切了无线电说道,


 


“等身大中也君人偶附有发信器所以追踪更加容易了。”


 


“哼,是吗。”


 


“在喉咙深处装上的。”


 


“可—怕—”


 


“我倒是觉得现在化了装的可疑中也先生更可怕。”


 


“这是你准备的吧。我要动粗了哦。”


 


两人坐上了车,无照驾驶的芥川使劲踩下了油门启动,车体咯噔咯噔的摇晃着。


 


“啊嘶。”


 


中原倒在了助手席旁的车门上,面具掉了下来。


 


“痛!好好驾驶啊!”


 


“通常的速度是追不上的。而且,如果没有速度我们驾车就没有意义了吧?”


 


“……”


 


发信器的追踪记录被发送到了芥川的智能手机上。


 


一个显示追迹对象的三角形正高速前进着。


 


“……中也先生,导航就拜托你了。”


 


“啊?…北,往北。”


 


话音刚落,车就猛地加速。这样被警察发现了可不得了!发挥了爆炸性推进力的汽车在公道上奔跑着。笔直地,如同流星一样向前。那笔直的样子不同寻常。直到尽头芥川也不转动方向盘。就这样,直直地冲下河谷。同时用异能创造了一条漆黑道路。然后,在到达河的对岸的时候,解除了异能,消除了这条道路。


 


 


 


“话说回来,那些袭击的家伙到底是谁啊?”


 


“最近进入横滨的流氓。不久前游击队还有击溃他们的预定。这次倒省了工夫。”


 


“……是这样啊。那么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想把我的尸/体一样的东西偷走?”


 


“连同袭击,可能都是由于太宰先生的诱导。”


 


“……”


 


“果然,那个人思念着中也先生。身为叛徒的他不能出席葬礼,但如此强硬的手段真是出人意料——你对那个人来说真的是特别的存在了吧。”


 


难以相信的推测。“不可能的”想这样一笑置之,但是不可思议的否定不了。


 


忽然,中原的智能手机响了。对方是森先生。


 


“您好。”


 


“中也君,现在的追踪已经不行了,发信器被敌人发觉扔到河里了。”


 


“!”


 


芥川也能听到这一通话。他一边将粗暴驾驶变得温和些,一边竖起了耳朵。


 


“装发信器的时候,顺便把窃听器也放进去了。实时发送给你们,去追那边吧。”


 


“明白了。”


 


“不好意思。有一个问题。”


 


芥川询问道,


 


“装在哪里了呢?”


 


 


怎样都好别在意了啦,中原呆然地想着。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吧。埋在了前·立·腺的位置上。”


 


“哈?!”


 


这地方怎么说呢?


 


“在眼球里和肋骨里面也装上了。”


 


“过于小心了吧。”


 


“没有的事。”


 


站在组织的立场上心思细腻是非常重要的——大概。


 


根据森先生的安排追踪成功的二人,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在离横滨很远的土地上了。


 


这里是充满鸟鸣的森林。有的只是鹿和猴子。


 


 


“找到了。”


 


偷走中原中也的遗骸,又或者说等身大中也君人偶的海外系组织已经灭亡了,好像发生在中途交货的时候,现在得到它的是另一个人。


 


用双筒望远镜观察着,中原和芥川视线的前方,出现了太宰的身影。


 


这样的深山里到底是怎么搬运尸//体的呢?


 


 


“是不是有和尸/体殉情的想法呢?”


 


电话另一端的森先生发表了评论。这,确实并非不可能。这座山有一个湖,投水自杀的话则是再好不过的位置。


 


“……”


 


用望远镜看到的太宰的表情非常的老实。一副思恋的神情。之后,他凝视着中原的尸/体(人偶)后,紧紧地抱住了它。


 


人偶身上窃听器得到的语音数据从智能手机中流淌出来。皲裂的音质。不管怎么说,它还是被装在了前·立·腺的位置。但是,太宰的声音清楚的传来了。


 


 


 


“……中也。喜欢你。”


 


 


喜欢。耳朵感受到了清澈的男声。他说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话语。但是,现实中,声音的确是这么传达的。


 


“哇…”


 


不会吧?芥川的面部神经工作停止了,中原僵硬了。


 


“只有你死了真的是残酷啊。”


 


把中也人偶当做真正的中原,完全被骗的太宰紧紧地抱着人偶,脸贴了上去。


 


鸟的声音。风摇动叶子的声音。流水的声音混杂在了一起。


 


“……”


 


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的芥川,在旁边嘎吱嘎吱凝固了的中原,完全的失去了语言能力。芥川将窃听器的终端关闭,悄悄地下了车接近目标——太宰。


 


 


“您是爱着中也先生的吗?”


 


 


簌啦,树叶摇曳了起来。青空从深绿色的缝隙窥视着,给抱着中原尸/体(假的)的腰的太宰和芥川投下了影子。


 


啊,果然被发现了吗?太宰笑了。一直在追踪着的吧,他询问道,芥川点了点头。然后太宰又回到了先前的问题上来。


 


 


“是啊,我确实是……喜欢中也。”


 


但是,也讨厌着。讨厌又喜欢着。


 


“你会笑吗。总是想要死的我,为他人的死而伤感什么的。”


 


“不。不会笑的。”


 


“呼,是么。笑也可以。我自身,也在自嘲着。”


 


垂着眼的太宰空虚无力地继续道,


 


“很奇怪吧,芥川君。我认为只要我还活着,中也那个家伙就会一直活着。什么根据也没有。结果最后,还是死了呢。这样的,真好笑啊……”


 


一度屏住呼吸的太宰,呼地吐了一口气。


 


“一直痛苦着,但是没有办法。”


 


 


“……”


 


芥川不是非常了解太宰。他为什么脱离了黑手党的那个理由也不清楚。但是,有一天听见了中原的自言自语。[那家伙的友人死了]——虽然不明白那个友人是多么特别的存在,但是,应该是重要的人。自认能推测一切的太宰也无法保护的人。对太宰来说,中原也变成了那样的存在。


 


 


“你是因为组织的命令而来的吧。但是,稍微能让我一个人待会吗?我不会逃跑也不会躲藏的。”


 


“……我明白了。在你平静之前,我会等着的。”


 


那之后,芥川也编织不出其他的言语了。


 


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车上的芥川,对中原描述了下情形,并说道,


 


“中也先生,果然还是请死吧。”


 


“为什么啊?!”


 


“事到如今中也先生还活着这事挑明的话我无法面对太宰先生。所以请死吧。”


 


“别开玩笑了!”


 


 


哔哔——两人吵闹的同时,森先生的电话来了。


 


 


“那个话题听到了。通过那个窃听器。中也君,你,已经是不得不死了啊。”


 


“等下首领你在说什么啊?!”


 


传来呜呜咽咽地啜泣声。森先生发言道,


 


“感动了。这就是所谓的纯洁爱情的美丽吗?”


 


“为了爱就要去死吗?!!”


 


“是的哟,中也君。”


 


“是的,中也先生。”


 


森先生和芥川的声音完美重合在一起。


 


 


中原,生命大危机!


 


如果森先生说出“自//裁吧中也君。”中原除了自//杀也别无他路。那是黑手党的法则。啊啊黑社会,不如说是病社会吧。


 


那个时候,“……嗯?啊”森先生好像注意到什么东西似的。


 


“哎呀,果然还是死了比较好哦,中也君。”


 


究竟在说什么啊?


 


森先生从安装在中也君人偶的窃听器里听见了些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


 


芥川驾着车飞驰而去。


 


“喂,等一下啊。”


 


中原在后面追赶着。


 


 


 


 


发生变故的地方。是比刚才太宰所在的地方更前面的一个湖畔。


 


在那里,在那里站着的是―――赤裸的太宰。


 


“……那个。”


 


等身大中也君人偶也是赤裸的。


 


说点题外话,屍//姦这个特殊play大家都知道吧?作为这个世上大多的没有价值的知识之一,还是被记录了下来。屍//姦是一种对尸//体的侵//犯/姦//淫行为。強//姦没有意识的肉体,被认为是损坏尸//体在社会认识上是十分罪孽深重的事情。


 


大概,现在这个场景跟那个概念有着些许相像。


 


“太宰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


 


芥川说话的瞬间,“噗哼哼哼,芥川君你真的是…”太宰笑了起来。


 


“芥川君。为什么中也的身体里装着这个机械啊。在前·立·腺的地方。这具身体也不是中也的味道。”


 


卡哩卡哩,将人偶的脑袋左右摇晃的太宰非常可怕。芥川凭着本能的恐惧想要拉开距离,接下来的瞬间。太宰的拳向芥川挥来。


 


“唔!”


 


疼出了声。之后的攻击也随之而来。捉住芥川的肋腹用脚狠狠踢到了湖畔。从那开始,就是单方面的压制了。


 


拳。


 


拳。


 


肘。


 


脚。


 


肘。


 


踵。


 


指。


 


拳。


 


精彩的连续攻击。


 


暴//力、暴//行,如雨般狂轰滥炸开来。


 


芥川浑身都染上了血。


 


“骗子。骗子。”


 


太宰情绪完全的失控了。大脑的限幅器偏离了吧。已经是超级赛亚人那样的状况了。


 


这一刻赶来了的中原震惊地身体僵硬了。不妙。中原想趁没被发现先躲藏起来,但太宰突然扭过了头看向了这个方向。


 


那个瞬间,中原终于注意到了太宰全裸的打算。


 


 


“呵呵,中也真是的啊,想知道我真正的心情就用装死之类的做法太过分了啊。”


 


 


太宰确信中原没有死的事实还不是现在这个瞬间。在那个地方发现窃听器的时候就发觉了。


 


 


“……!”


 


本能发出的恐怖感使中原的喉咙变得干燥。


 


太宰大步地接近着这里。


 


5米、4米、3米…


 


 


“呐,喜欢同性什么的你能想象吗?”


 


太宰歪着头问道。


 


端正的容貌,匀称的肉体。不过,那个瞳孔却黯淡无光,如同孕育黑暗的温床。咧开了嘴,在寂静的湖畔毫无停顿地倾诉着,


 


“像我这样的人,也非常非常的烦恼着啊。而且,你还是我的搭档。双黑是比谁都要强的组合,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感情而破坏。但是呢,我这样做不是为了战果,而是你哟?除了港口黑手党外没有别的去处的你离不开组织,因为他人对你的信赖,也不能让你背叛他们。其实啊,一直都想说的。喜欢你,一直一直一直——受不了的想要抱紧你啊。亲吻也忍得受不了了。那个,你啊,有魅力的让人讨厌啊。中也。没有自觉吧。战斗后你身上的汗水血液香味混杂在一起,真的是十分诱人啊。稍微闻香味就使人激动不已,如俗语说的,每次拿胯股之间的痛苦没有办法。勃//起了啊,总是呢。想要紧拥着你的脖子一直闻你的香味,想用舌头吻你的脖子,想感受你身上的味道。想用牙齿划破你的皮肤,满足地舔//舐你的血液。嘴里装满你血的味道和香气,总是幻想着这些唾液都要溢出来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你知道吗,最纯粹的爱啊,就是想要吃掉的食欲一样的情感哦。我的那些想法,毫无疑问的是爱啊。对你,只有对你,想要这么热切的拥抱。身体发热,内心无可奈何地被左右牵引着。但是呢,我一直在忍耐啊,中也。喜欢着,喜欢着,明明最喜欢了。困扰的你,悲伤的你。嘴上说着讨厌和我搭档其实还是珍惜着的你。和我在一起你就是无敌的。没有无法打倒的敌人,没有无法到达地方。谁也不能伤害到你,那样的事,我不会允许。如果你抓住我的手,什么事我都不会害怕。相信我将身体交给我的你,以使用污浊当做羁绊的证据,你那快要溢出眼泪是多么的美丽啊。我脱离黑手党和你组合破裂的时候,没有告诉你真正的心情抱歉啊。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所以我不断的惹怒你骚扰你嘲笑你希望你能看着我。生气的中也伤心的中也都可爱的不得了。变得又热又硬处理了好多次也完全不够。其实,希望你的笑容不要被任何人看见。想要抱紧你对你说喜欢。即使知道不行,但是,还是渴望着。因为喜欢啊,真的真的喜欢啊。嘲讽你的时候好多次说了讨厌你。但是最后,还是无法否定喜欢你的心情。很痛苦啊。如此痛苦的念想你能明白吗?肯定不明白吧。喜欢你哦,中也。我真的很喜欢你。不管是你击败敌人的手,奔走的脚,表情冷淡的脸…全部都喜欢。柔软的头发纤细的手臂还有细腰以及胸部…小小的身材也好,看起来十分漂亮好吃,喜欢,喜欢,喜欢。除我以外的人弄伤了你的身体的话根本无法忍受。你的血你的汗你的泪我全部都想要。无法对你吐露的真正的心情,一直都在用不同的形式表达着。中也完全不知道那些事啊。好多次好多次的和你的照片亲吻。拼命摁住想要碰触同车睡在自己身边的这样你的手。想那样隐秘的敷衍着躲藏着,一直忍耐着。”


 


 


看着一口气说完的太宰,中原呆住了。汗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然后呢。以为你死了的时候,这样的心情一直回荡着,这无法宣泄的感情大概会这样一直侵蚀着我的心吧。我想着。但是啊,中也。你实际上还活着。呐,已经无法掩饰,无法忍耐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笑嘻嘻地。这个男人,已经脱离了世间的理所约束的形状。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看穿平时的话应该注意到的愚蠢伪装葬礼谎言。脑袋完全被中原的死给支配了。


 


 


“住手……太宰。冷静点,好吗?”


 


“喜欢你,中也。”


 


后退的中原,前进的太宰。


 


步幅不同。速度不同。2米,1米。


 


“中也。”


 


中也,中也,中也。不知多少次,在湖畔回响着。


 


“因为我不在,所以做了这样的事吧。然后,如果没有我的话,你就会死啊。我明白了,中也。”


 


0。


 


被抓住了袖子,中原发出了悲鸣。


 


“所以啊,你已经逃不了了。”


 


太宰兴奋满足的笑了。因恐惧而颤抖不已的中原的视野就此中断——


 


之后,中原的踪迹消失了。


 


 


 


满是血的芥川被紧急送往医院的时候颤抖着说道,


 


“下次遇见中也先生的话,他的心恐怕会偏离了正轨,不能算是常人了吧。”


 


凝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与不合理的人在一起,也将偏离理的轨道。


 


 


——太宰和中原的去向,谁也不知道。


 


 


 


港口黑手党内的恐怖故事【End】




热度 ( 503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