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若你還愛 (七)

亞希平方。:

隔一日的更新~覺得私設好像越來越多了(´・ω・`)


這章有一點點肉渣 , 就一點點而已(比劃)


ps.分手約定會寫到的 , 但不是現在: )


----------------------------------------------------------------------------


《若你還愛》


>名字暫定 , 也許之後會改
>太中ABO,都市背景無異能設定 , 調色師宰與調香師中


>非專業人士 , 若有錯誤還請輕拍TT
>BGM: ONE OK ROCK-Bedroom Warfare


前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Ch.7




「太宰,不要午休時間還沒到就攤在桌上啊!你的工作呢?」國木田獨步敲敲那張前幾天被助理擦得光可鑑人、如今卻堆滿各式雜物和顏料的辦公桌,不小的力道在桌面上撞擊出哐哐的聲音。


「啊,大概被丟到日本海被鯨魚給吃掉了吧。」辦公桌後的人堪堪避開桌面各式物品,在雜物堆中的空位伸出手臂、臉頰貼在桌面上呈一灘爛泥狀,一副不管你怎麼摳怎麼挖我就是堅決不起來的架式。


「那種東西就算扔進海裡也不會有魚會吃的吧……快點起來把文件簽一簽,真是,還要我特地跑一趟。」


「嗯……總經理也是要多多運動的嘛。」因為臉頰貼著桌面導致發出的聲音含糊不清,太宰治緩慢的伸出手,連抬眼看的動作都懶得做的在桌面上摸索著,差點打翻一罐開著的顏料瓶。


「都是你害我運動量增加的啊!給我好好坐起來簽文件!」看不下去的國木田替他找到了筆塞到他手邊。


「啊啊,真麻煩。」終於肯動了的太宰治從桌面上拔起自己的頭——就一顆頭——迅速接過文件翻閱,閱畢後撈過筆唰唰兩下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又攤回桌面當回大型廢棄物。


「……」


在第101次督促公司裡的調色師起來工作無果後金髮Alpha也懶得再要求眼前這位散漫的同事工作,拿起文件確定對方該簽的位置都有簽到名、沒有其他地方需要這位調色師過目的地方後他轉身,準備回自己辦公室繼續因為跑這趟簽名而推遲了一分鐘又三十二秒的行程。


「對了,國木田。」


「幹嘛?」


「我想問你一件事。」


「……」


國木田獨步纂著文件,站在原地猶豫該不該轉過頭。


根據他對這位同事的理解,對方通常與麻煩、散漫、拖延等等形容詞畫上等號。


「就一件事就好。」


「……」


「有話快說吧。」他最後還是轉過身,摸著手錶看時間,「我已經浪費一分三十二……不,一分三十七秒的時間在你身上了。」


「Omega抑制劑有哪些種類啊?」


「抑制劑?」


「對,抑制劑。」


「這你直接去問Omega比較好吧……」國木田獨步有些意外的眨眨眼,摸著下巴思索了下開口:


「我也是聽谷崎偶然提起他慣用的抑制劑才知道這些知識——畢竟Alpha不太會特別關注這種事情。」


太宰治貼在桌面上嗯了聲表示有在聽。


「總之,抑制劑有分幾種種類,大多是市面上常見的口服式抑制劑,最簡單有效率的辦法,少量按時吃就可以免於Omega發情期找不到人解決的痛苦,不過最近市場上也有其他抑制劑類型出現。」


「其他類型?」


「總會有人因為各種原因,比方說藥物過敏什麼的,對口服藥會排斥,或是單純不喜歡吃藥吧?這種情況會使用外用式抑制劑,長得跟精油或香水很像的東西——聽說裡面的液體成分是仿Alpha腺體那樣的藥物,具有安撫Omega發情反應的效用,跟口服藥裡調劑賀爾蒙的成分稍微不一樣——但阻止Omega因為發情而失控的結果是一樣的。」


國木田獨步轉轉視線,一邊思索一邊語氣不確定的再度開口:


「不過這種方式有個缺點,正好是它的特性所衍生的。」


「缺點?」


「嗯。外用式抑制劑畢竟是外用,經過皮膚傳遞進身體,不是藥物直接從體內調節,所以需要在發情期前幾天開始使用,而口服式的藥物在Omega達到完全發情狀態前服用都還來得及,因此出於方便性通常會選擇藥物而不是外用式的抑制劑,因為不需要持續使用。」


「除此之外,外用式抑制劑是溫和改善,所以用久了大多會有逐漸壓不住發情反應的狀況……你可以理解為類似抗藥性的身體反應。外用藥是有極限的——口服藥的劑量能加重但總不能多擦一點外用藥吧?皮膚吸收速度和分量是有極限在的,不能吸收或吸收成效不好就只能選擇拉長使用時間壓住發情反應。」


「嗯……抗藥性嗎……?」太宰治換了一邊臉頰貼到桌面,若有所思。


「話說回來,你問這個做什麼?」


「沒事,覺得好奇而已——如果沒有特別的原因,會特別去用這種抑制劑嗎?」


「他特別喜歡那個味道吧。」


「味道?」


「對,味道。口服藥物吃起來就跟一般藥片一樣,總不會有草莓口味的藥片吧?但外用式的就可以做些花樣,這也是前陣子聽人說的。」


「因為是外用所以可以加點香料什麼的做點吸引人的花樣來行銷,擦上去後會讓人有錯覺用了香,一方面可以短暫代替香水,一方面也可以抑制Omega發情,這種一舉兩得的做法也是部分Omega會選擇用這種抑制劑的原因。」


「不過缺點還是那樣,需要持續性的使用,短期還沒產生抗藥性的話大概五天到一周前天天使用,因為抗藥性必須延長使用期間、在發情期半個月前就開始使用以時間換取效果的例子也有。」


「目前市面上有名的外用式抑制劑……聽公司裡的幾位Omega都推薦之前與我們簽約的P.M.——不得不說這家香水公司周邊產品做很廣,連這塊市場也沒放過。」國木田獨步晃了晃手上的文件,語氣微妙的稱讚。


「也是呢,平時用香水,有需要時用抑制劑,可以隨時保持身上帶著香,換做我是他們的行銷部經理也會這麼做的……因為幾乎設想並且壟斷了所有用香的時機嘛。」


「行了你光是自己的工作都做得拖拖拉拉的了,哪有多餘的精力去做行銷呢。」


金髮Alpha揮揮手,再度轉過身準備離開調色師的小辦公室,太宰治在他後面笑咪咪的抬起一隻手揮揮:


「這你不用擔心,我的作品都帶著行銷成分唷!」


「是是是,你先把你的聯名款做出來如何?」


再後面的話被掩在門後,國木田獨步站在關起的辦公室門邊拿起手中的文件翻開,文件上面是彩妝宣傳文案的定稿。


確實太宰治的作品一向都帶有行銷的成分在,又或者該說,他賦予作品的東西不只是色彩,而是更為貼近生活、讓人不自覺打從心底認同的『靈魂』。


一隻指彩,除了英數編號外太宰治會替顏色起名字,一個一眼看到就能理解顏色想要傳遞的情境的名字——但也只是一幅畫面,太宰治起名字給了故事的開頭,將後續發揮空間留給了使用人。


這種做法並非他的本意——雖然意外的行銷效果不錯,不過最初他只是想要紀錄創作理念而替指甲油命名而已。


用顏色說故事與做白日夢,讓自己的作品都是紀錄時間與心情的結晶。


這就是他散漫卻又細膩的生活方式。


 


啊啊,不過作為督促的人,即使知道對方的作品一向都很出色,天天追在人屁股後面討債集團似的要求工作進度也是很累人的啊。


金髮Alpha嘆了口氣,推推眼鏡回到自己工作崗位上。


 


***


 


當中原中也醒來時窗外已經一片黑,他摸索著將床頭燈打開,伸了個懶腰拿過手機點開,趴在枕頭上戳著螢幕回訊息,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在喃喃自語的同時一邊揉著太陽穴。


「好不舒服啊……果然前天不該鐵齒不用抑制劑的嗎。」


他下午剛把專欄傳上去給負責編寫雜誌的部門,累得倒頭沾床就睡,一路睡到了晚餐時間。


只剩下聯名款的工作了,但他需要一點什麼來激發他的創作靈感。比方一瓶美酒,一段愉快的回憶,或者一個悸動的想要記錄下來的瞬間。


享受生活,再轉化成創作靈感,這就是調香師的生活。


——不過話雖如此,他還要隨時跟著太宰治保持聯繫啊。Omega調香師頭痛地把臉埋進柔軟的枕頭裡蹭著,伸出手在手機螢幕上戳戳滑滑,叫出聯絡人裡名叫『青花魚』的資料,按下解除黑名單的按鈕,又在彈出的確認解除黑名單的對話框上點了取消,再叫出,再取消,無意識的發著呆一遍又一遍重複動作。


睡意又開始襲上,他眨眨打了無數個哈欠後泛淚的眼,指尖微動,在再次墮入夢境時苦著臉點下了確認解除。


啊啊,真想睡到天荒地老。


 


 


 


『嘟——』


有誰伏在自己身上。


好熱。


拂過臉頰的,黑乎乎毛茸茸的東西,是什麼。


肩上是誰的喘息,熱得幾乎要融化鎖骨一帶的皮膚。


熱,好熱。


『嘟——』


誰在一遍遍撫摸著後頸。


血液裡沸騰的溫度與流竄的慾望。


玫瑰味,好濃。


還有什麼。還有誰的味道。


老舊床板的嘎吱聲,夏天躁動的蟬鳴混合著情動。


『嘟——』


誰的嘆息,誰的呻吟,腿上遊走的那隻手又是誰的。


誰摸上了他揪著布料的手。


手指被一根根掰開,失去布料支撐的手被打著圈揉開。


不由分說的掌心相貼。


 


——明明十指緊扣,為什麼掌心還是空落落的?


 


『嘟————』


震動聲突地放大,中原中也動了動手指從夢境醒轉。


視野裡可以看見自己放到枕邊的手機正在震動著,上面是來電畫面,可因為角度關係他看不到來電人的名字。


啊,要接起來才行。他想著。但收到指令的手動作卻異常緩慢,從骨子裡透出虛軟的感覺,連伸手的動作都不怎麼受控制。


在意識到發生什麼前他先察覺了自己身上不正常的熱度,還有縈繞在房間裡過分濃烈的玫瑰味。


 


好熱。


好不舒服。


 


——好想要。


 


他喘了兩口氣,覺得皮膚像是在燃燒的熱,下身也隱隱浮起慾望。


該死的,來了。


手機還在兀自震動著,中原中也費盡力氣顫抖著爬出被窩,伸手滑開擴音鍵,太宰治的聲音在話筒裡響起,帶著輕柔的涼意。


「喂?」


「……」聽到這聲音中原中也清醒了幾分,反射性的想要掛掉電話,但轉念一想,太宰治或許有什麼工作上的事情要找他,準備點下結束通話的指尖在最後一秒煞車,猶豫的懸在半空中。


 


「中也?」


話筒裡又傳出聲音,中原中也攤回躺著的姿勢,捏著手機用手背蓋住眼睛,喘了兩下,還是沒能好好地發出聲音。


該死的,快掛電話啊。


 


「……小矮人?」


聽到這久違的稱呼中原中也胸口劇烈起伏了一下,咬著牙打算飆罵,沒想到話沒說出口,一聲呻吟倒先逸出了唇角。


「……嗚。」


 


「……」


電話那頭的太宰治沒漏掉這聲極細的呻吟,他收起懶散的坐姿,拿著手機仔細凝神聽著電話。


答話聲沒有,倒是有細細的似有若無的喘息聲。


太宰治眨眨眼,臉上是少見的認真,他瞟了眼房間裡的時鐘,時針差一些指向九,他又喊了聲中原中也的名字,話筒裡過了幾秒才有聲音傳過來,語氣是壓抑的,但遮不住語尾上揚那點不自覺的勾人。


「……嗯。」


「……」


太宰治握著手機,垂下眼簾思索了幾秒,掛斷電話推開桌子站起身,拿起外套和隨身物品向外走去。


 


 


 


I cut you off but you're still here.


You're like a whisper in my ear.


 


You start soft but you're getting louder.

Every hour I feel the power.



TBC.

热度 ( 112 )
  1. 你与共犯。亞希平方。 转载了此文字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