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6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 避雷注意


*久等了,粗长更新来一发




16.


办公室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什、等……”现任港黑最高干部瞠目结舌,差点没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看着前任搭档那双鸢色狭长的眼睛,煦光与暖风涌在他们之间,也许是凭天生敏锐的直觉、也许是凭他们纠葛多年的孽缘,总之没有缘由的,中原中也下意识认为这句话不是在说谎。


或者说,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早有预谋,总之太宰治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态度的确是认真了那么一瞬的。


 


“你说,你喜欢……嗯?”


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中原突然感觉这对话似曾相识,仿佛近期也在哪儿叫他听见过这么一场叫人始料未及的告白。三秒钟后他记起来了,就在前天,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姑娘的那一天,在商场猝不及防遇上太宰时情急之下扯出了“我是中原中也的妹妹”这种拙劣的谎言,然后太宰在饭桌上也像此时这样轻飘飘丢下一颗炸弹,怎么说的来着?——


 


【其实啊,我从很早以前起,就喜欢上你哥哥了哦。】


 


——所以他那个时候说的是真心话吗?!


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难得有点纠结。


 


一方面,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总觉得虽然太宰治成日游走在风花雪月里,但着实不像是个能在某天交出真心的主,其他男女老少的真心倒是恐怕已经集邮了大半;另一方面,现在偶然发现当事人先前几次告白可能都藏着隐秘的真心,却通通叫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地囫囵塞进“肯定是骗人的你以为我会上当吗真是天真”的箱子里,所以他现在又有着十足的尴尬,仿佛闹了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


以至于那半句话之后,港口黑手党的最高干部先生就一时语塞地卡了壳,只感觉周遭气氛都凝固在了一起,尴尬地浑身寒毛都要精神抖擞地炸起来。


而以某人没事都能凭空制造出点事端的作妖性格看,遭遇眼下这状况,不抓住机会调侃奚落他半个月才怪啊。


中原中也几乎绝望地在心里抹了一把脸。


 


书架前的太宰治身形微微一动,将重心从左腿换到了右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中原中也眉梢不受控制地一跳,已经想好接下来先拿“秘密调查当中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的借口搪塞过去,等逃开了这个让人尴尬到窒息的氛围,再说其他。


 就在他以为太宰治接下来绝对要笑眯眯地说出什么诸如“怎么,现在终于发现一直在忽视人家真心的那个其实是中也,你自己这件事啦?”之类话的时候,他看见太宰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漫不经心地把视线移开了:“……我们来看看这件办公室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吧。”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太宰治似乎没看见他脸上的茫然。他只是若无其事地转过脸,回手轻轻敲了敲刚刚发现的木格,让那丝略有不同的闷响再度“咚咚”响了两下:“喏,判断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表里如一像外界风评那样的时候到了,打开这后面的密室,也许能发现一点你会感兴趣的东西……”


 


中原中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开始是在疑惑这家伙怎么会放过这么一个大肆嘲笑的好机会,慢慢地一个听起来令人有点不敢置信的想法逐渐冒出来,见风草一般飞快在心底生根、发芽。


难不成,现在尴尬的人不止他一个……吗?


中原中也在心底疑惑。皱紧的眉头在想到了什么之后又一点点松开。


仔细想想,这的确是有可能的。太宰治其人,心思多和难猜测这两条一样有目共睹,每个人都觉得他胸腔里大约除了脏器血管骨骼之外还得有一个超大号的俄罗斯套娃,他把他那颗真心一层层地套在最里面那个小巧的匣子里,除非自己愿意,否则外人轻易挪不开外面叠叠套加的盖子。


就连森鸥外都曾摇头叹气,想从太宰君的嘴巴里听到一句真心话,比让中也放弃他心爱的复古黑礼帽、让红叶放弃她那些华丽繁复的和服、或者再拓展一遍他们在海外的业务都还要艰难。


 


这样一个不习惯把自己的内心宣之于口的人,如果有一天吐出了一点真话,却发现对方脸上完全是一副震惊怀疑不敢相信等等掺杂在一起的表情的话……中原中也把自己代入到那个场景设身处地想了想,觉得恐怕只有发动“污浊”把当下全部清洗重来才能消除那种酸爽感了。


面容姣好的少女忽然笑起来。


 


怎么能在一瞬间消除自己的尴尬感?


那一定是看到对方也的尴尬不亚于自己的时候了。


 


“……当然,只是有这个可能。毕竟这种大集团的CEO,在办公室里开个把暗格来藏些私人秘密完全算不上什么,你不要一无所获后又闹脾气。”太宰治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慢吞吞地划过那些书脊,在碰到某本似乎固定地格外紧实的书之后他眼神微微一凝,试探性地晃了晃发现纹丝不动,他才确定自己的确找到了被设计成书本样子的开关。


那本书的书脊上写的是“洛丽塔”,太宰随意地瞥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你要不要过来看看这后面藏着什么?”


中原中也顿了顿,然后迈开步子走过去,在老搭档面前站定,似乎是在用行动沉默表明“要看”的意图。


太宰偏头看了一眼中也脸上的表情,顿时心生不妙;恰逢中原中也抬头看过来,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狭路相逢。


 


他们原本就有二十一公分的身高差,中也变成女孩子后,不幸又缩水三厘米(是的他在第一天就特地偷偷给自己量过了身高),导致这个本就让人气恼的身高差再度拉大,因此当他站在太宰面前要抬眼看他的时候,几乎要下巴抬起五十度角才能愤愤找到那双总是带着讨厌笑意的鸢色眼睛。


只是站在太宰治的角度看他这个前搭档,感觉便又大不一样了。中也抬起头看他的时候,紧窄的下巴扬起,露出下面一段线条优美的脖颈,狭长的眼尾略微上挑,似乎正正好挑在人的心尖上——如果这时候,比如现在,中也打定主意让自己在这场无言的战争中更有优势一点,就会狡猾地微微睁大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起来便是个颇显出几分天真懵懂的女高中生了。


 


于是太宰治看见这位“女高中生”在他那句“要不要来看这后面藏着什么”的话后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他那个故意露出来给自己看的好看表情,轻轻问道:“所以,你刚刚是在对我告白么?”


他歪过头,饶有兴趣地慢慢念老搭档的名字:“太--宰?”


太宰治:“…………”


 


他极少吃这种口头上的亏,或者说,那寥寥无几的几次跟头,都是绊在这同一个小矮子的西裤下,回想起来多少让人想无奈地抹一把脸。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一身黑色标准西装三件套的英俊男人沉默片刻,随后脸上没多少表情地微微出了口气,撇开眼不去看那个现在倒是知道运用自己长相优势的漂亮少女:“中也……没人告诉过你,当别人转移话题的时候,体贴配合别人才是礼貌的做法么?”


“没有。”中原中也理直气壮地一挑眉,“我的前搭档只给我演示过如何把对方转移的话题再转移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上来。”


太宰治暗暗磨了磨牙,颇为没好气地说:“你心虚不心虚?以前森先生让你好好学学我是怎么和敌人谈判的谈判技巧时候你怎么回答的都忘了?——你说,与其让你学成我这种奸猾狡诈的说话方式,不如让你去把所有敌人挨个揍趴下来得快些。”


“哦。”中原中也想了想似乎的确是有那么一回事。于是少女再度点点头,这次凑更近了点看他,“——所以,我说过的话你都记得?”


太宰治:“…………”


这是要造反了吗??!!


 


就在办公室内两个人压低了声音争论起了一个和他们原本目的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问题的时候,董事长办公室门外,一个穿着可爱裙子、梳着精致公主头发型的小女孩不急不缓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


她看上去大约只有十二三岁,小鹿一样漆黑水润的大眼睛里带着一股不符合外表的成熟和狡黠,弯弯的长睫毛,微微嘟起来的嘴唇是樱花一样嫩嫩的粉色。


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虎背熊腰的保镖一样的男人,毕恭毕敬,分毫不差地落在她身后两步,垂着眼,视线并不往两侧乱瞟。


“山崎他人呢?”小女孩冷淡地开口,没有用敬语,听上去也并不亲密,反倒像是在称呼自己随手能点来的仆人。


男人安静地低下头:“山崎董事陪着上面下来视察的人去各部门抽查了。”


“上面?”走到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前,小女孩把手放在办公室的门把上,闻言轻轻皱起眉,“港口黑手党么?他们怎么过来了?”


“听说是例行的视察,作为庇护与合作的条件。”


听上去似乎是没怀疑到头上的样子。小女孩蹙眉边想边推开门进去,一边冷笑:“哼,‘庇护与合作’……吗,听起来就窝囊得要命,没用的男人。”


白色的金属门被推开,小女孩和身后的男人一前一后走进董事办公室,然后回手关上门,熟稔地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


办公室里没有人,小女孩随意一瞥,看见旁边用来待客的沙发矮桌上还有几个没收起来的茶杯。她嫌弃地撇了撇嘴,随即走向摆放着山崎苍介个人电脑的办公桌。


 


在她不远处那面占满了整面墙的书架后,黑暗的房间里,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面对面站着,动作统一地把耳朵贴在墙上,听着墙壁另一边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响动。


他们听见一个格外幼嫩的声音响起:“来视察的是什么人?不会是中原中也吧?”


然后便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不是他。是那个芥川龙之介。”


“哦……”幼女接着说,“没关系,即使是中原中也本人来,他都已经变成女人了……哼。”


男人恭敬道:“是,葛丽尔大人英明。”


 


听到这里,太宰治不由得垂下眼,借着手机屏幕那点微光去看他的前搭档。果不其然,他看见中也双眼极亮地盯着自己,看上去像是瞬间把刚刚在书架外发生的那些事扔到了脑后,然后对自己无声地比着口型:


喂太宰,你听到没有?


是是,当然听到了。太宰也比口型。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亮起来的样子实在太好看,生机勃勃地像是跳动着小小的火苗,让他总忍不住多看一会儿。


不过看归看,他还是问了一句:你弄完那电脑后归回原位了吧?


这次没有口型了,中原中也直接挑着眼角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搞得太宰在沉默一瞬后终于不得不伸手盖在他那双眼睛上,然后凑到人耳边轻轻呵着气音:“我想你该知道的吧?现在出去不是好时候。”


没有线索,没有更多证据,外面那个一把幼嫩声音的人显然不是什么幕后黑手,现在出去只能打草惊蛇,放走更肥的大鱼。


被突然捂住眼睛的中原中也听着太宰在自己耳边轻轻说话,没有动弹,过了几秒才缓缓点了点头,从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中都能感觉到他的心不甘情不愿。


“乖。”太宰笑起来,收回手的时候顺手用手机屏幕的亮光照了一下这间暗室内的光景,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不过这一次显然不算一无所获……起码,你可以把这间屋子仔仔细细拍下来,然后回去交给森先生了。”


中原中也显然也早就看到了屋内那些摆设,以及贴满墙壁的照片,他厌恶地皱眉,缓缓道:“……我不喜欢那本书。”


“哪本?”太宰治明知故问,却还要故意逗他。显然只要中也不用让他不大能受得住的表情看他,他就还是那个全横滨女性的梦中情人。“要知道,中也你现在看起来,也就是一副危险介于少女和女孩之间样子呢。”他笑眯眯地说。


中原中也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哦,比如这样?”


说着他退后了两步,在微弱的亮光中轻巧一背手,右脚尖在地上轻轻点了点,然后歪过头,睁大眼睛做出一副狡黠又可爱的样子,掐着点嗓音软绵绵地问道:“那太宰哥哥喜不喜欢我这样呀?”


——如果不是那身成熟的正装看起来太出戏,不然太宰今天就真的要把柄一交交一筐,神使鬼差点头说“喜欢”了。


感谢正装。他在心里心有余悸默默说,脸上却摆出一副无奈极了的样子:“……看来你是真的不担心了。”


 


有了线索——虽然暂时不能动,但这显然也让中原中也“呼啦”一下心情晴朗起来,连变成女孩这件事都能无所谓地拿来调侃老搭档了。


反正早晚都是会找到解决办法变回来的,那现在用这幅样子玩一玩也就无伤大雅了。


所以中原中也十分平静:“不担心了。怎么,你不满啊?”


太宰治叹了口气,默默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大概是他脸上对于没有因为现状所以十分别扭的中也可以逗弄的怨念太强烈,以至于在他们与拖延时间的芥川中岛汇合后,两位小朋友也看出了这位心情的不愉快。


中岛敦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问:“太宰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是事情不顺利?可旁边中原先生的表情看起来蛮不错的呀……


中原中也轻轻哼了一声:“别管他。”然后把一块U盘交给芥川:“拿回去给首领。证据和其他一些文件资料的照片我打包发到你邮箱里了,既然首领有意拿这件事锻炼锻炼你,那你就拿着这些自己看着处理吧。”


芥川点点头,收下U盘妥帖放好。


回去的时候就换成了中也开车。他问坐在后面的两个小朋友:“接下来呢?你们打算去哪?”


两个年轻人都有点茫然,中岛敦疑惑地问:“咦?我们的打算……?”


躺尸在副驾驶上的太宰治终于气息微弱地开口:“当然是你们的打算。一开始不就说了吗,这次你们两个来打前锋。”


“那你们呢?”


太宰治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立刻又黑了一层。


 


“去陪他看牙医。”开车的中原中也淡定地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TBC.

热度 ( 1544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