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若你還愛 (二)

亞希平方。:

《若你還愛》


>名字暫定 , 也許之後會改
>太中ABO,都市背景無異能設定 , 調色師宰與調香師中
>非專業人士 , 若有錯誤還請輕拍TT
>BGM: ONE OK ROCK-Last Dance


上一章 : (一)




Ch.2




雖然尾崎紅葉要自己快點登門拜訪鄰居,中原中也還是在弄了頓簡單的晚餐吃完後才慢吞吞的思考起自己該帶什麼東西上門——兩手空空的去也不是不可以,但自己的習慣是只要答應了就會盡力做到好,既然答應了大姊就會好好去拜訪新鄰居。


 


……可眼下剛搬進來的家裡實在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當作拜訪禮啊!


他搔搔頭,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轉身進了主臥室隔壁的房間。


 


新家在離市中心不近也不遠的距離,交通便利佔地廣,近百坪的面積以一個人住來說算是非常奢侈外,原本的四房其中兩間更是被他打通,拿來做工作室。


中原中也在一片漆黑裡摸到電燈開關,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按下——


驟然亮起的室內左邊是木質大書櫃,上頭擺滿了關於香水研究和流行的書籍雜誌,甚至還有一些關於化學的磚頭書在下層排列整齊。與之相對的室內右邊也是木質櫃子,只是分隔的尺寸稍微不一樣,小了些,也多了玻璃門,裡面密密麻麻排滿了數不清的大小玻璃罐,罐子裡大多盛滿了淺色的精油,粉紅的黃的綠的,更多的是無顏色的透明,還有些罐子裡放著未提煉成精油的原物料,整齊排列在恆溫恆濕的櫃子裡有種壯觀的美感。


打通的房間中央是一張大書桌,上面擺著等待最後調整的香水樣本玻璃罐,紙張散亂的堆在旁邊,上面圈圈畫畫著圖案和配方,被一只馬克杯隨意的壓著遮蓋住塗鴉旁邊漂亮的英文草寫。


 


——馬克杯放在這麼近的地方,小心跟精油混一起喝下去了。


 


腦海裡突然浮現一句懶洋洋的話,中原中也伸出去準備拿起杯子收拾紙張的手頓了頓,指尖幾不可聞的抖了兩下。


他垂下眼,若無其事地繼續手上的動作默默將紙張疊好,抽出順序錯亂的幾張放到正確位置,又將紙張押回馬克杯下。


 


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因為失戀才會搬家的,事實上,早在分手前他就已經決定這件事並且開始找新房子了,分手不過是一段感情在走到盡頭、再也無法延續時兩人做下的和平決定罷了,跟自己搬家半點關係也沒有。


他搬家的原因很單純。存夠錢了,想換個更好的環境住,如此而已。


 


中原中也整理好桌子後拉過桌上的試管架,確認每個樣本都有好好的做上標籤。


 


若說療傷,倒不如說他沒有傷可以療——


結束了一年多的感情他以為他也許會難過一陣子,但事實是,在對方提出和平分手時他感覺到的不是悲傷而是理解——伴隨著一點點的感恩——,冷靜到甚至聽見對方接著說她已經有新歡並且準備結婚時他還可以笑著給予祝福。發自內心最真誠的那種。


這段感情兩人都很投入,一起約會,一起旅遊,在路邊忘情的擁吻也有過,但還是沒有走到最後一步。


最初是兩顆傷痕累累的心想尋求溫暖,最後停在其中一個找到真愛的岔路上道別,帶著曾經有過的回憶,他往前,她轉彎,這結局已經再好不過了不是嗎?


中原中也知道,對方也知道,他們不會是走到最後的人,默契的知道彼此心裡都有一塊無法碰觸的禁區,所以不約而同的避開了上囗床的事。無關保守與否,他們只是單純的想要享受愛人與被愛的感覺,在茫茫人海裡找一個能夠暫時給自己溫暖和一個毫無負擔的擁抱的人,所以哪怕在別人眼裡他們有多麼登對,他們還是在覺得差不多的時候結束了關係。


 


「中也你啊,去找個真正適合你的人吧。」他記得在分手那天,那個坐在咖啡廳小桌對面的女人這麼說道,「我知道我不會是那個最適合你的人,所以這是分手後我以朋友的名義給你的建議。」


十分鐘前他們才和平的談了分手,女人也提了她即將和另一個Omega結婚的消息,話鋒一轉,竟轉到他身上。


「……可我不知道哪個人——又或者哪種人,才是適合我的啊。」


他支著下巴,垂著眼緩緩的用小湯匙戳著杯底沉積的糖粒,沒有攪開。


也許是對方前女友的身分,也許是兩人相處了一年多有著較多的默契與熟悉,他下意識的喃喃出他平常不會說的示軟的話。


「如果有一天,你能看著那個Alpha,看著他的眼認真的要他標記你,從此一生都染上對方味道的話——那我想就是他了。」


女人笑了笑,拎起放在一邊的手提包起身告辭,準備離開座位的時候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平時強勢的眉眼難得溫柔。


「怎麼說呢,你有時雖然是看著我的,但你的眼神卻穿過我,試圖在我身上尋找著誰的蹤影……對吧?」


中原中也不置可否的沉默。


「所以我相信你是知道的,不要忽略自己的心告訴你的答案。」


說完女人就離開了咖啡廳,從推開的玻璃門吹進來的風帶著涼意,門外一個與他類型截然不同的可愛的Omega立刻上前與她擁抱。


 


意識到自己盯著整理好的試管架楞神了許久,中原中也眨眨眼,轉身打開房間角落、書櫃旁邊的櫃子。


 


確實他知道自己會在某些時候明明看著眼前的人,視線卻會穿過對方尋找著什麼、確認著什麼。


他在社會上摸爬打滾了幾年,因為出色的外表吸引過無數Alpha對他示好,他心裡清楚,也從不缺交往對象,可隨著年齡增長,一年年下來他對愛情的期待漸漸被磨滅殆盡,愈來愈理性堅強之下的結果反而將自己的心給綑綁了起來,更不會輕易將自己的下半生全賭到了交往對象身上,最後身邊的人來來去去,他留不住誰,也不想留誰。


 


——再等等吧,等那個『誰』的出現。他告訴自己。


 


中原中也閉上眼,強迫自己收回胡思亂想的思緒,將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事情上。


 


打開的櫃子裡擺滿了因為工作收集來的各式各樣香水,幾乎所有商業品牌香水都在裡面,男女香分開,再依香調種類漸變一一排列好,比起另一邊精油櫃的壯觀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調香師家裡最多的就是精油和香水了,挑一瓶送過去當見面禮應該不會太奇怪吧。他摸摸下巴,思考起送哪罐好。


……不對。中原中也拍了一下腦袋。


他連鄰居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不確定對方適合或喜歡哪種香,該從哪下手挑選啊?


該死的,別的事想著想著竟然連最基本的東西都忘了。


最後他只好拉開櫃子最下層的抽屜從裡面翻找可以拿來送的東西,抽屜裡大多是P.M.公司推出的與香水相關的周邊產品,雖然中原中也的工作是香水調配,但P.M.不單純只做香水,公司也有部門專門做其他需要調製香味的產品,偶爾會請他去做香味指導,再給他送來一份成品——不過他大多用不到所以通通堆在抽屜裡,搬家時也沒想要整理,直接打包就送進新房子了,他下午才把東西從箱子裡又塞回抽屜的。


隨手塞又不整理的情況下一抽屜的雜物什麼都有,比方現在他手上拿的香膏。


——不行,這跟香水一樣都是要看人送的。中原中也一秒把東西扔回抽屜,重新掏了一樣出來。


這次是放鬆用的線香。


——似乎是可以的。他思考了一下。但他拿到的是花香調線香,萬一鄰居是個不喜歡用香的肌肉大漢呢?


中原中也苦惱地搔搔頭,又將東西塞回抽屜。


應該不至於沒東西可送的啊……他把裡面的東西翻過來又翻過去,挑挑揀揀終於在抽屜底部找到一小盒手工香皂。


記得那是去年公司搭上手工製品流行推出的產品,彼時他因為趕著調下一季準備發表的香水而沒有參與研發製作的案子,製作小組還是給他送了一份成品當作禮物,說是感謝中間在研發瓶頸時他的提點。


 


——說提點真的是過分了,他只是在倒水時遇到苦惱得在茶水間做無意義喊叫的研發成員,聽到他們的情況後給了『香皂可以做多種能夠相容的香味搭配,以中性香味為主打』這句意見而已,沒想到小組像是突破了什麼似的,沒兩天就決定了香皂的香味樣本。


 


中原中也翻到包裝背後,看過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香料成分心裡大致上有了底。


比起香水和線香香膏,手工香水肥皂——又或者該說精油肥皂——原料比較單純,香料配方也簡單不容易踩雷,再說這款香皂的香味調配就是走中性風格,送給誰都不會太奇怪。


雖然這樣說,為了保險起見中原中也還是拎上了一盒蘋果禮盒——梶井基次郎送的喬遷禮,難得那個全公司都知道他喜歡檸檬的檸檬控送了挺正常的水果禮盒,看起來還紅豔豔的非常好吃。


他原本想留著自己享用,但大姊交代他要快點登門,他也懶得再出一趟門——只好先送出去、改天再自己去超市買來吃了。


 


真是便宜了鄰居。


我真的是敦親睦鄰的好新住戶。中原中也一邊想著,一邊打開鐵門。


 


他的新家是豪宅,地段好,又是以高收入為主要客群,因此一棟樓只有兩戶,出電梯後左右各一,兩戶格局也是對稱的。中原中也出了大門直直往對面走去,電梯出來的空間除了滅火器外沒有任何雜物,鄰居也沒有在門口擺鞋櫃——想來該是跟自己一樣把鞋櫃收到家裡的玄關了——中原中也瞟了一眼,伸手按下電鈴。


兩聲叮咚後他耐心的等著鄰居開門,卻等了足足五分鐘還不見任何人應門,連走近的腳步聲也沒有。


他狐疑的又按了兩下,依舊無人也無聲。


 


照理說這時間正好是飯後,應該是在家的啊……


要等嗎?萬一對方正好出遠門呢?


還是改天來呢?


 


他站在門口思考,最後還是折回家裡寫了張字條,壓在香水肥皂的包裝緞帶下,連著蘋果一起放到了對方家門口。


明天出門時再看對方收了沒吧。他想。


如果到晚上還是沒收,我就當你出遠門不在把禮物收回來了——中原中也滿意的點點頭,轉身準備回家。


就在他摸上自家門把準備打開之際電梯門突然開啟,眼角餘光捕捉到裡面走出一個人,在轉頭看清長相前自己靈敏的鼻子已經先捕捉到了對方的味道,中原中也輕輕嗅著空氣裡混入的不容錯認的絲絲信息素,覺得異常的熟悉。


 


這味道,不會是——


 


思及這味道的主人,他眼睛倏地瞪大,移過視線看清來人的臉——


 


Alpha氣味隨著對方移動出電梯的步伐悄悄地、緩緩地在狹小的梯廳裡渲染開,充斥在中原中也敏銳的鼻尖,溫柔的香氣有如致命的毒藥,令中原中也愣在了原地。


伴隨著溫柔香氣傳來的是對方帶著訝異語氣、卻比信息素更加溫柔似水的叫喚。


 


「……中也?」




TBC.




--------------------------------------------------------------------------

發現新鄰居是不想見的人怎麼辦?
在線等 , 挺急的。

热度 ( 100 )
  1. 你与共犯。亞希平方。 转载了此文字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