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2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12.


脑袋怎么了?


这是个好问题。


 


中岛敦先前在组合战从白鲸逃出来的时候,在从天而降的途中曾凭借白虎绝佳的视力远远瞥见过中原中也一眼,看见他一身硝烟掺杂着刀锋般的冷冽,神色冰冷,站在一堆废墟乱石之上指挥着部下抵抗诅咒人偶引起的大骚乱。


当然他也从与谢野医生的口中,听说过他们与这个小个子的黑手党干部对上时的惊心动魄。听到与谢野医生说中原中也个子矮长得好(这是重点),虽然不爽但还是得承认一句确实难对付,如果当时没有社长和乱步在后,只凭她和贤治两个人的话,能扛住他进攻的可能性很低。


不过大抵是人人内心深处的那杆天平都更倾向于自己的所看所感。因此一开始便对港口黑手党没有什么概念、也不晓得能成为这样一个庞大黑暗组织中的最高干部的人究竟可以厉害到一种什么地步的中岛敦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听到中原中也的名字便先心生戒备,“这个人也在努力保护着横滨”的第一印象和眼下少女娇小漂亮的第二印象交相作祟,让刚刚被解除控制的人虎面对陌生人的拘谨一下子少了大半。


 


“我的脑袋嘛……这个……”


他挠了挠脸颊,干巴巴地动了动嘴角,露出一个不算太成功的微笑:“如果你是说我眼眶周围的乌青,那是芥川为了制服我的时候一拳打的……”


 


从他尽量控制住好奇往自己身上瞟的眼神的行为看,不难猜到这又是一个被太宰提前嘱咐过诸如“如果太注意他为什么变成了女孩子这个问题是会被狠狠打一顿的哦”之类话的家伙。中原中也轻轻哼了一声,走到芥川那一侧留下的空位坐下:“这个傻子也能看出来吧。我指的是你的头发——”


这时服务员走进来,带着经过训练的标准微笑为他们每个人的茶杯里添茶。大麦茶的香气幽幽升起、弥漫,中原把自己那杯接过来,然后才略微一挑眉,接上刚才的话:“——怎么染黑了?”


“啊哈哈……”中岛敦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个是因为我在被控制的时候,控制我的那个人似乎不喜欢手下人里有白头发,所以就被……”


 


“难看死了。”芥川在这时十分冷硬地打断他的话,“真是愚蠢至极——”


太宰治懒洋洋地插话:“短时间内连续染发对发质很不好哦敦君,建议你不要去尝试这个。”


听到太宰治的话,芥川默默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吃完饭就染回去”又原路咽回去,转而表情很不好看地开口道:“……那就去把头发剃光吧。”


原本还只是尴尬听着的中岛敦听到这个,终于没再忍住一直隐隐抖动的眉梢。他和芥川打过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架(对的即使在组合战之后他们也曾私下里因为各种原因碰上、又因为各种原因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坐在一块吃完饭不掀桌子就算很克制了,哪还会让一方这么挤兑自己还心如止水。


他一瞪眼,小老虎那双原本就透亮的猫眼更大了几分:“芥川你怎么好意思说我的?!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的黑头发!太宰先生也是黑头发!”


“可笑!居然把你自己和太宰先生相提并论,”表情阴郁的年轻黑手党现发出一声响亮的冷笑,“你是自我意识过剩了吧人虎!”


“好,那不说太宰先生,就说说你自己如何?你不仅是黑头发前面还染了两撮白毛——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就想说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你说什么?!可恶的人虎,不要以为别人都有和你一样愚蠢的审美!”


“可恶,芥川!!”


“人虎!!”


 


“芥川。”被这两个人的幼稚吵架烦到头疼,中原中也翻着菜单,头也不抬地点名。


芥川龙之介愣了一下,随即老实地闭上了嘴。


“敦君也是,你们两个不要一见面就这么火药味十足的嘛。”太宰治把玩着手里小小的茶杯,笑眯眯地拍了拍中岛敦的肩膀示意他冷静。看上去也就是随便说了一句的样子,因为接下来他就开始专注于前任搭档对服务员报的菜名上,一会儿说把海鲜砂锅里的龙虾换成新鲜的帝王蟹,一会儿又说青菜咸骨粥要做的重口一点多放小葱不要姜丝——总之要多麻烦有多麻烦,看起来不像是要点菜,反而像是专门来踢馆子的。


拿着笔的服务员听着这一长串要求面不改色,但职业化弯起标准弧度的嘴角却已经略微僵硬了。而真正在点菜的漂亮少女点了几个菜之后把菜单一合,对他示意不用理会对面坐着的那个绷带怪人:“给你们的厨师长说是中原先生点的菜,他知道该怎么做。”


 


太宰治鼓起脸颊,做出一副气哼哼的样子宣布:“我不吃龙虾,我要吃螃蟹。”


中原中也睫毛都没动一下,解锁了手机屏幕开始查看邮箱中的信件:“哦。其实我只点了三只,你想吃也没有。”


太宰治:“…………”


被勒令“安静点”的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这次学乖了,没有打扰两位前辈,而是纷纷各自训练有素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水,顺便用眼神和对面厮杀。


 


看完邮箱里的未读邮件,中原中也收起手机,抬头的时候看见对面顶着一头黑发的两个脑袋,暗暗评估了一番后下了“好像还是黑色发梢带点卷的那颗脑袋略顺眼一点”的定论,然后想起了旁边两个小朋友十分幼稚争吵。


反正没有别的什么事,气氛轻松,他便挑起一边精致的眉梢仔细打量了一下中岛敦的新造型,片刻后十分公允地说:“我觉得……是叫敦这个这个名字吧?……我觉得敦君黑色头发看上去也蛮不错的样子,起码坐在那不动不说话时候的样子很能唬人。”


他先前没和中岛敦打过交道,叫“人虎”又感觉有些棱角锋利的敌意,他自觉自己和中岛敦本人没什么复杂纠葛、深仇大恨,便只好随着太宰含混地叫了他一声“敦君”。


芥川龙之介默然一会儿,微微掀了掀抿成一线的嘴唇:“……您别被他的外表骗了。”


被中原中也盯着原本有些紧张的中岛敦闻言再度用力瞪了芥川一眼,芥川毫不留情瞪了回去,餐桌上空立刻又是一阵电光石火的眼神厮杀。


中原中也看见这样子,一边在心里疑惑这两个人怎么关系差成这样一边耸耸肩没再说话,另一边太宰倒是很乐意看这种热闹似的,迷倒众多少年少女的脸上,左边写着四个大字“有趣有趣”,右脸端端正正书着“快打起来”,就差把他们两个撵到窗外的空地上,再挥手叫来一盘瓜子磕着开心。


 


不过黑头发的敦君……怎么说呢,这点上他和那个小矮子的看法倒是难得一致,觉得黑发的敦坐在那不动也不说话的时候,的确是能唬唬人的。不知道是因为在被控制的时候用这幅样子去毫无内心情感波动地大打过一场还是怎样,总之他坐在那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猫眼眉梢极偶尔地会掠过一丝陌生的凉意——当然帅不过三秒,他一转眼珠就把这种“冷血杀手”的感觉破坏了,接下来紧接着就是一个极富中岛敦标志意味的、略腼腆的笑。


心地善良且干净,在这个城市里可不是一个多常见的事。


 


“好了,闹一会而就可以了你们两个。”津津有味地看了会小朋友眼神打架,恰巧服务员端上来了第一个菜。打成砂质的土豆泥被挤成冰激凌的形状堆在盘子上,蓝紫色的蓝莓酱淋淋地洒在上面,用来摆盘的装饰则是一朵新鲜的铃兰花,斜斜地放在盘子一角。太宰治右手不便,就用左手拿着勺子,毫无障碍地伸过去舀起一大勺,边吃边教育:“今天把你们两个叫出来吃饭,可不是为了单单看你们两个表演喜剧的。”


中岛和芥川没说话,另一边中原对这种甜食没兴趣,他喝着刚刚续好的茶水,听了太宰的话也漫不经心地接道:“虽然太宰这个家伙一向比较混蛋,但这种事上的意见你们还是要听的。对于你们现在面对的敌人我们两个都不方便出手,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事情都要你们打先锋了。”


“喔!难得和中也意见统一一次,”太宰治极为讨打地挑了挑眉,“感觉可真不怎么样。”


“你不饿了是吧?”中原中也撩起眼皮威胁似的看他一眼,警告,“老实点吃你的甜食。”


 


“太宰先生怎么也不方便……?”中岛敦有些茫然地歪了歪头,中原中也这幅样子不方便他是能懂的,但怎么太宰先生也不方便出面?还有——


“没什么我要和芥川一起行动啊?”


芥川脸上露出一点被冒犯了的神情,冷冰冰地开口:“放心。我也不想带着个这么轻易就能被敌人控制的累赘去行动。”


中岛敦这个好少年,好就好在他即使和谁有什么矛盾,但自己说错的话该承认还是一点不犹豫地就承认了。他挠了挠脸颊:“虽然感觉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我确实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芥川。”


年轻的黑手党并不领情,垂下眼拒绝和他对视。


 


然而两位前辈却没打算理会他们两个之间那些无足轻重的流动暗涌,太宰治在对待该做的事情上面,除了乱步的建议和社长的命令,他一向没有给他人留下反驳余地的习惯,从前就是如此,现在也是一样:“唔,为了之后的交流沟通,我给芥川你说明一下我和敦君先前的委托。”


“实际上最开始,只是有一对父母找到了侦探社,说他们十二岁的女儿丢失了,他们报了警但无用,小姑娘就这么人间蒸发一般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失去了踪影,那对夫妻走投无路之下才找上了侦探社。”


“起初我们原本以为只是一起单纯的离家出走,最多也就是个追踪狂之类的萝莉控变态,然而在我和敦君调查了几天之后发现,在近一年多的时间来,以这种方式丢失的女孩多达十五个。”


黑手党不沾拐卖这块的生意,但芥川对这个数字还是有点概念的。他皱着眉提出疑问:“十五个……?别说本国,就只是横滨一年走丢儿童的数字,十五个都没那个的零头多。”


“当然是排除了那些这个年龄段之外的、自己离家出走的、发生意外的被确认的、以及单独个人作案等等条件之后的结果,”太宰治似笑非笑地一弯嘴角,“基本可以确定还有一个团伙作案,把目标放在了十到十五岁的少女身上。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港口黑手党,自从首领上任之后就定了规矩,不再允许势力范围内的组织把生意内容打到这类女孩子身上。”中也幽幽叹了口气,“又是个不知死活找茬上门的白痴啊……”


 


太宰治一摊手,示意事情正如中也所说:“目标确认,但对方实在狡猾,大概也是知道自己是在做要命的生意,所以格外谨慎,我们调查好几天也没能找到个接近核心的门路,反而敦君一不小心让对方察觉到我们这边有要行动的迹象。”


所以才会有昨天那一幕,铺天盖地的暴雨之下,无数辆飙车的暴徒缀在他们身后,足足追了半个横滨。


“我这幅样子不好行动,中也他嫌麻烦不想插手,所以打前锋的任务,就只有本来就负责这件事的敦君,和被森先生默许行动的芥川你们两个了。”


 


小小的包间里一时陷入寂静,中岛敦在消化太宰所说的话,芥川默不作声,一时间也就只有太宰治慢悠悠动筷子的动作最明显。


不过两个小朋友这幅样子可以理解,但中也又是怎么回事?


太宰抬起眼皮,看了对面从刚才开始就在沉思什么事情的前任搭档一眼。暖色的灯光下为灯下少女姣好的面庞上柔柔打上了一层暖光,长而密的睫毛在眼下打了一圈小扇子一样的阴影,薄而好看的嘴唇因为思索轻轻抿起,因为喝了茶,所以上面带着一点润润的水光。


 


小矮子真好看。


他心里冷不丁地再次冒出这个早就知道的想法。


 


服务员掀起包间的隔帘走进来上菜,一个看上去才七八岁的小女孩懵懂地跟在她身后,似乎是走错了房间。那小女孩身后的大人笑着急忙把她拉出来:“乖孩子,走错房间了,我们的屋子在这边。”


那小女孩被拉了一下,手中的皮球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咕噜咕噜滚到了中原中也的脚边。现任港黑最高干部盯着那个花花绿绿的小皮球看了三秒,随后才弯腰捡起来,递给了赶紧跟过来道谢的大人。


太宰治:“中也?”


“太宰。”看着上菜的服务员和走错房间的大人孩子都走出去之后,中原又沉默几秒才忽然出声。他微微皱起眉,对坐在对面的前任搭档说道:“我记起来了。那个小姑娘……刚刚在便利店的时候,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TBC.


 



热度 ( 1401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