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11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 避雷注意




11.


接连工作、生理异变、突发意外、持续失眠……以及太宰治那个无时无刻都在给人添堵的混球,都让中原中也的耐心和精神阈值一降再降,以至于到目送了板着一张脸的后辈从家中离开之后,他嘴上说着要去工作,然而实际上整个人已经从内到外都处在一个精神十分暴躁、但身体却极度疲惫的矛盾点上——虽然十分隐晦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现任港黑最高干部的那位前搭档先生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会不由分说地推他去休息。


这种事在以往也常常发生。连续几天的高强度任务,强行让他回去睡觉的太宰治。


 


真令人不爽……


躺在床上的中原中也默默地想。


 


他刚睡醒,屋子里一片昏暗,窗帘严严实实地拉着,让人不知道外面天色如何,他这一觉睡了多长时间。


但睡眠质量却很高,充足的睡眠使他眼下神清气爽,除了太阳穴不再突突跳了之外,还一并安抚了原本对事情接踵而至现状的暴躁内心;让他在翻了个身,觉出胸前的沉甸甸也随着重力压向一边后,终于能平静对待眼下这具女人的身体——


而镇定反思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状况,也让中原中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觉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变成姑娘后,身材居然还是很不错的那款。


该细的细,该翘的翘,黑手党最高干部先生心平气和地扪心自问,如果这样子的姑娘走在大街上和自己擦肩而过,那自己也是会忍不住多看上一两眼的。


这么一想,某个人先前动手动脚的调戏行为也就不是不能理解……才怪,这家伙浑身上下就写了四个大字“惹是生非”,靠着那张脸骗吃骗喝,四处散开桃花的那种。中原中也撩起眼皮,懒洋洋地看了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张睡颜。


睡前说是一直会陪在他身边的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躺下来,钻进了被子里。


 


确实好看。他在心里琢磨。因为没有某个人在一边和他互嘲,所以他对老搭档的结论也就显得难得客观。不如说他一直清楚太宰治长相英俊这件事,而且知道这个人不止长得好,还尤其懂得如何哄下至八岁上至八十的女性开心,让那些或天真或成熟的女性们即使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在工作时心黑手狠、十分的不好惹,却也还是被他哄得心花怒放,甘心变作一朵在他手指尖盛放的娇花。


人渣。中原中也想到这,心里淡定而果断地往太宰治的脑门上贴了个标签。


 


明明喜欢他的人也不少,可在先前太宰治还没离开的时候,年年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还是要比他多上那么小半袋,他曾经一度甚至怀疑过这个混蛋是不是为了嘲笑自己所以专门找了人吩咐去刷巧克力的数量,直到后来实在没忍住去偷偷调查了一下,才不甘不愿地承认,太宰这家伙的人气的确高得吓人。


啧,一个混蛋而已,那些人都喜欢他什么呢?反正刚舒服睡了一觉、工作上也没什么急事,睡醒过来浑身都懒洋洋不愿动弹的最高干部先生搂着被子侧躺着,盯着同样面朝他侧躺着在熟睡的太宰的睡颜,干脆彻底放飞了思维,开始漫无边际地想了起来。


 


工作能力?不大可能吧,都是打打杀杀的工作,又脏又血腥,谁会喜欢这个;


性格?倒是有几分可信,虽然太宰对着自己的时候十分混蛋,但对待女性他一向耐心又体贴,谈笑挑眉间总是带着几分隐秘的暧昧,却又严格把握着分寸,时刻维持着那身衣冠楚楚的大尾巴狼形象——不过他的风评实在是糟糕。年纪轻轻登上干部的位置,极度的盛赞背后,紧随而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脏水,只中原从流言碎语中听过的那些,“心狠手辣”在里面都简直是一个夸人的褒义词。


这么说来,果然还是因为这张脸吧……中原中也默默盯着前搭档的脸,半晌后结论是太宰这家伙果然还是睡着了比醒着时候要讨人喜欢。


醒着的时候太宰治这个祸害就只会可劲作妖,中原看见他就无限头痛,而睡着之后的太宰就显得更具欺骗性了一点……或者说他的本性就是如此也可以:那双闭上的吸引了无数小姑娘的桃花眼、那两片轻描淡写就决定了某个敌对组织生死命运的薄唇上,奇异般地带着一点如同小孩子一样的天真。


和他那份属于大人的狡狯无缝衔接地糅合在一起,勾得人不由自主便随着他一同深陷泥潭。


 


“唉……中也要是喜欢一直这么看着我的话,”下一刻那两片薄唇就微微张合,被他想了半天的英俊男人还闭着眼睛,但含着笑意的熟悉嗓音却已经轻轻响了起来,带着点刚睡醒的沙哑,“那为什么不过来亲我一下呢?”


 


“你想得美。”中原中也十分淡定地回答他,对他“不知道从哪一刻醒的反正之后都是在装睡”这个行为见怪不怪,仿佛在预料之中。刚睡醒懒得大声吵架,所以中也只是从被子下面伸脚过去,准心精确地踢了太宰的膝盖一下:“我只不过是在想,你说‘人间失格’没有用,会不会是你自己的问题。”


“……啊?”刚刚那点旖旎的暧昧气息全被这不懂风情的小矮子一句话搅了个七零八落。冷不丁就惨遭能力质疑的太宰治掀起眼皮,用“你简直不可理喻”的嫌弃眼神看了中原中也一眼:“你想说什么?”


他们这么躺在一张床上,盖着被子心平气和纯聊天的场景真是不常见,其罕见程度和中了五百万大奖的低概率有得一拼。


 


现任最高干部先生的理由十分充分:“你看,芥川用异能之前都要先念一下绝招名字的,你是不是也要握着我的手腕之前喊一声‘人间失格——’才有用?”


而前任最高干部先生的眼神则愈发轻蔑:“中也,睡一觉是让你把脑子也睡傻了吗,究竟是什么才能让你冒出这么可怕的想法——糟糕,和掉智商的小矮人躺在一起会不会被传染变傻啊。”


“你才是想让我把你那个装满稻草的脑袋打出脑浆吧,你这白痴绷带。”中原中也停顿了一下,继续振振有词地给出新的例证,“但芥川可是被你捡回来,放进游击队,又亲手教出来的。”言外之意是所以他穿衣风格不用说,那些诸如什么“黑波涛”、“彼岸樱”、“狱门颚”之类的绝招名肯定也是跟着你学的。


太宰治简直冤枉坏了:“那些可不是我教他的!不如说我走之前芥川的战斗风格明明还不是这样的,怎么我走之后就养成了出招前要先把绝招名喊出来的习惯?肯定是中也你带坏的!”


“可笑,除了和你打,你什么时候见我打架喜欢啰嗦个不停?”中原中也保持着这轮斗嘴暂时领先一轮的胜利心情起床,“肯定是你的问题。”


 


当然是不是太宰治能力的问题其实他们两个心里都很清楚,只不过这两个比后辈成熟不到哪里的前辈单纯不想让对方愉快起床而已。


他们睡过了一整个白天,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绮丽的晚霞把天边染得通红一片,遥遥注视着这座城市里匆匆下班走在回家路上的人们。


 


“啊,对了。”太宰治率先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也不知道他一个脸上手上都缠着绷带打着固定的人是怎么行动这么快的),坐在沙发上等中也从洗手间出来,“芥川已经把敦君捞出来了哦。”


“这么快?”中原正在刷牙,嘴里叼着牙刷含混不清地说,“不过现在就把你们那个人虎救出来,不怕打草惊蛇么?”


“没关系哦,不如说如果我们这边什么都没做才会引来对方的警惕,”太宰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我想芥川虽然不喜欢遮遮掩掩地打架,但这种情况下,还不至于办出那种大张旗鼓叫人看出他是谁的蠢事来。这样一来……”


“对方就会以为是你们开始行动了,而我们这边一直没有动静,所以那个幕后黑手就只能一边防范着侦探社,一边继续警惕着黑手党的报复。”中原中也洗漱完毕,走出来慢悠悠地说,“你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吧?”


太宰治冲他眯眼一笑:“嗯~”


中原嗤笑一声:“真让人讨厌。”


 


他穿了一身日常的休闲装,板鞋短裤和连帽衫,宽大的兜帽扣下来能遮住小半张脸,底下黑色短裤则露出笔直有力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让人不得不感慨有些人虽然身高不占优势,但架不住身材比例好,怎么穿都是一个大写的好看。


太宰治围观了他这一身,挑了挑眉难得没说出什么叫人头顶冒火的话,只是懒洋洋拖长了嗓音让他拿钥匙关灯锁门,他陪着睡了一天,现在肚子饿了要去吃饭。


 


对此中原中也没什么异议,只不过让太宰给芥川发条短信,让他带着被打晕过去的人虎约定在某个信得过的常去餐厅碰头。


太宰的手被打成了那个样子,车子自然是由中也来开。这次不再是租来的灰扑扑的小皇冠,而是中也心爱的情人法拉利LaFerrari,张扬嚣张的橘红色,车身漆着毒蛇一般的花纹,引擎发动时,声音简直如同猛兽进攻前的咆哮般让人隐隐毛骨悚然——这次要是再遇上城市追击战,总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狼狈,开着辆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要散架的小破车东躲西藏。


车开上主干道,中也先绕道去了趟加油站把油加满,太宰治坐在副驾上仰着头看起来要饿晕一样没精打采地说:“中也顺便去便利店给我买个三明治——我要饿死了——”


“再坚持会儿啊你这白痴,否则一会吃饭你这家伙又要挑东挑西麻烦死了。”中原中也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在吩咐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加多少油后推开车门走向了便利店,打算去给自己买包烟。便利店的店员看起来是个勤学打工的大男孩,看到进来的是个这么漂亮帅气的姑娘,脖颈上的黑色皮项圈又酷又亮,当下眼睛发起了光,脸上笑容都真诚了不少——不过连“漂亮姑娘”的一个眼神都没得到。


中原中也拿了包自己平时抽的牌子的烟,想了想,还是撇着嘴转去了另个货架,没拿三明治,而是挑了盒带着黄桃果粒的酸奶。正当他准备拿着这两样东西去付款的时候,他听见推开门的风铃声以及店员的声音再度响起。


“欢迎光临。”


 


中原中也无意中瞥了眼进来的人,微微皱起了眉:进来的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带着个打扮精致的小女孩。那男人走进便利店之后推了推小女孩的后背,轻声笑道:“去拿喜欢吃的东西吧。”


中也觉得那个男人有几分眼熟,似乎是以前在哪个工作场合见过的样子。这种状况下他可不想碰上什么熟人或者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于是只能轻轻“啧”了一声,不动声色扣上了宽大柔软的兜帽,假装在挑选一边架子上的杂志。


那个小女孩抱着两盒薯片走过来,从他手边拿走了一本漫画,然后走回到男人身边,声音又轻又软:“我选好了。”


那个小女孩大约只有十二三岁,梳着可爱的公主头,有一双像小鹿一样漆黑水润的大眼睛,长睫毛,嘴唇是樱花一样的嫩嫩的粉色,看上去实在可爱乖巧。


带她进来的中年男人点点头,刷了卡之后就拉着她的手走了,没注意到架子这边的中原中也。


而对于中原中也来说,这也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插曲而已。


 


他回到已经加满油的车子上,把酸奶扔到饿得几乎已经奄奄一息的太宰怀里,随后启动车子开往餐厅。瘫倒在副驾上的太宰治在中途接了个电话,一系列“你们已经到了?”、“我们拐过这个路口就到了。”、“先随便点点吃的吧,你的上司中也他付钱。”之类的话后便又瘫了回去。中原中也在拐弯的间隙觑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疑惑神情,挑眉问道:“怎么?”


“唔……没什么,”太宰治用左手拿着塑料小勺,搅动酸奶杯中黄桃果粒的动作居然也毫不别扭,“感觉芥川的语气不大对劲。”


“不对劲?”中原中也十分淡定,“出岔子了?”


“倒不至于是出了差错这种程度……嗯,总之先过去再说吧。”太宰耸了耸肩,“反正马上就到了。”


 


正如太宰治所说,他们在十分钟后就到了那家常去的餐厅。这里的老板是认识的熟人,因此在这里边吃饭边谈论些事情也能放心一点。中原中也把车子停好,锁车走人,迎着夏季舒爽的夜风走进这家评价良好的餐厅,由服务员引着走向订好的包间。


太宰治已经提前过来解除人虎身上的异能控制了,中也拉开包间门,一抬眼就看见坐在对着门一侧的中岛敦。


但是……


中原中也眨眨眼,在脑子里再三回忆了从前看到的有关人虎的信息和照片之后,确认自己的确没记错,这才在芥川难以言喻的眼神、以及太宰治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神中缓缓开口:


 


“你……脑袋怎么了?”




TBC.

热度 ( 1446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