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9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09.


中原中也从小就是长相精致漂亮的那款。


 


他生来受命运眷顾,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又被红叶大姐带在身边照顾着长大,除了大量的异能和体能训练之外,礼仪与着装之类的熏陶也一样没落下,以至于在年龄稍长之后,他和某人并列成为了港黑部下内部评选的TOP1大众情人。


太宰治十分清楚自己前搭档的这一点,甚至知道这种状况在中也小时候更甚,因为小孩子自带一份让人难以抵抗的狡黠和可爱,没有少年或者成年人身上那种凛冽的锋芒。


但他从没把中也当成女孩子看待过。当然平时调侃里他会偶尔拿这点打趣(“中也穿女装去出任务的话绝对会一路畅通无阻地接近目标吧。”),不过在心里他还是很拎得清这点的。


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在某个瞬间表现出如同野兽般的凶悍。这和打架厉不厉害无关,纯粹是个人内在性格的关系——红叶大姐厉不厉害?金色夜叉威风凛凛得令人不敢造次,可红叶大姐即使动起手来,给人的感觉也依旧是冷艳的,会让认联想到荆棘丛中的玫瑰、或者寒冬里绽放的腊梅……和平时那份美丽也不过是有毒和无毒的区别而已。


 


——所以,当他看到“变成了女孩子的中也”真切站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虽然那张总是挂着温柔又有些暧昧笑意的脸上分毫没有显露,但他骤然活跃起来的内心活动其实一点也不比当事人的震惊要少。


他那个脾气不好的小矮子前搭档,变成了女孩子。


且,身材十分意外得有料。


 


难道还会有比这个更有趣的事情么?


 


当然是没有的。起码最近几年太宰治觉得都不会找到比这个更能引起他兴致的事情了。于是在这个双方都撕下外面那层蜜糖色谎言的深夜里,长相英俊的黑发男人终于不再遮掩,而是摸着下巴开始肆无忌惮打量起了面前的老搭档。


中原中也额角青筋欢快跳了跳。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压低声音不引起外面巡逻的部下的注意:“你看个鬼啊?白天不是见过了???”


“白天和现在不一样的嘛。”太宰治绕着他转了一圈,饶有兴致地回答,“白天我的身份不是‘哥哥的前搭档兼死对头’么,这样的话怎么好对‘第一次见面’的女性用这种露骨的目光打量上下呢。”


“哦。”中原中也面无表情,“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在扯谎的么?”


“怎么发现的?”


中原中也:“因为在家的时候,我感觉你就差用眼神把我身上的睡衣囫囵扒下来了——和你刚刚那个正义凛然的说法可不大一样啊。”


“有那么明显?”太宰治笑起来,“我还以为已经够收敛了呢。”


他看着站在阴影中的中原中也。他的前搭档显然不打算在莫名改变性别之后连喜好也一起变了,这次出门依旧穿的是西装马甲小皮鞋——今天买衣服的时候按现在的码数新买的,原先那些多少有些不合适——和先前的差别就是Cup可观的胸部,把白衬衣撑起了一个十分诱人的弧线。


 


“……”


太宰治默默揉了揉鼻尖。


 


中原中也对他的反应十分恼火,正琢磨要不要往他肚子上再来一下的时候,他们藏身处外面忽然传来点轻微的脚步声,像是巡逻的港黑成员巡逻到了附近。躲着的两人同时收敛了玩闹的表情,太宰治眼疾手快搂过中也的腰往怀里一拽,两个人同时往更深处的地方躲了躲。


几秒钟后,一个一身黑的部下的端着枪走过来,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异状,于是在停顿了片刻后又慢慢转身走了回去。


阴影中挤在一起的两人这才分开了一点。


被太宰整个人圈在怀里的中原中也眨了眨眼,忽然觉出哪里不对:“等等……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叛徒一起躲起来??还有你们侦探社那个人虎来砸场又是怎么回事??”


“你不躲起来,难道想让人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太宰治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专注于把手放在中也的大腿上,细致而缓慢地来回抚摸了几下,“不过看刚刚你那个部下的样子,看来我们这里还是暂且先撤退才好。”


“哈?”中也额角的青筋欢快蹦着,因为想先把眼前正事搞清楚所以忍耐着腿上传来的异样感,“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前任港黑最高干部的嘴角轻轻弯起一个微妙的弧度,轻声说,“你没有发现刚刚那个你的部下,脖颈后面有一根不知延展向何处的蜘蛛丝么……?”


中原中也一下子愣住了。


“……”


半晌,他才眯起眼缓缓重复:“……蜘蛛丝?”


“嗯,蜘蛛丝。作用大概和人偶关节上缠绕的细线差不多吧,并且一个被控制的‘人偶’可以在与他人接触的过程中,把另一根蜘蛛丝黏在对方身上。”太宰治说,“敦君就是一不小心着了道的例子,我正好看到他从屋里飞跃出去的一幕,才跟在后面一起赶过来的。”


中原中也皱起眉:“所以他才要闯进我们的地盘……你的意思是,我的那些部下现在都同样被控制了?”


“八九不离十吧。”太宰治耸了耸肩。


中原中也沉默片刻,随后抬眼:“这说不通。比如说为什么找上人虎,控制人虎的人又为什么要来招惹我们港口黑手党——你还有很多没告诉我的吧,太宰。”


“嗯~大概和我们最近调查的一个委托有关。”太宰治笑眯眯地说,“怎么样?现在最新的情报只有我才有哦,就算是红叶大姐手下的情报部队,想要完全搞清楚状况大概也要起码12小时……”


“所以现在我要是说想去你家的话,中也应该不会再把我赶出来了吧?”


 


放屁,你给我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不准再踏进我家门一步。


 


想是这么想,不过考虑到眼下的情况,中原中也在悄无声息跃到附近高处,俯视观察了自己的部下并确认每个人脖颈后都有那么一根只在月光下才能隐约看见的细丝后,再次回到他们藏身点的现任港黑最高干部沉默盯着眼前挑眉微笑的英俊男人,最终无可奈何地磨了磨牙。


“……跟我来吧。”


 


 


——于是傍晚时刚来过这里一次的太宰治,在天快黎明时再一次跟着主人回到了这里。


 


“……总之,幕后人大概就是侦探社最近委托任务的调查对象,对方应该是为了警告我们少管闲事,才控制了敦君。”太宰治说。


他们分别坐在客厅相对的两边沙发上,没别的喝的,中也又拒绝给太宰喝自己心爱的藏酒,就随便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冰啤。


“至于为什么去找你们的麻烦,或许是为了挑起黑手党和侦探社之间的纷争,又或者是他早就有找你们晦气的打算……这都有可能。”太宰治懒洋洋地说完,摊开手,“我的推测就是这样。”


太宰治的推测,基本上只有“推测到了哪一步”的考虑,而不会有“正确与否”的问题。中原中也深知这一点,知道自己这倒霉前搭档在这方面还是可信的。


但推测是有了,需要调查的地方还有很多,港口那边暂且没有打草惊蛇,具体情况也通过告诉过了红叶大姐。不过像这种凡是有可能涉及到“对黑手党权威的挑衅”之类的事情,之后要怎么处理就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了……大概要到天明之后组织起这些干部开个简短的会议。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去睡一觉,等着天亮后接踵而至的繁忙工作……吗。中原中也想到这一点,便忽然觉得之前失眠的症状一下子消失了。


墙上的时针指向了四,关于太宰要走还是留的问题他也懒得再去争执,干脆摆了摆手示意那个混蛋自己随意,要走还是客房二选一。中原中也走进卫生间简单洗漱,正洗脸的时候感觉另一个人十分自来熟地跟着走了进来。


他脸上还满是洗面奶的泡沫,闭着眼睛敷衍身后那个人:“干什么?”


太宰治显然是个典型的夜猫子,这个点了还没什么睡意:“唔,刚才光顾着说正事,我还没来及问问你——你怎么搞成这样的?”


提起这个中也就来气,连带着语气也一并恶劣起来:“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一直这样下去?!不如说你要是肯发动一下异能,我今天也就不用被红叶姐拽去买那一大堆衣服了!”


“中也怎么知道我没用过异能?”太宰从身后贴上去,揽着中也的腰腹,漫不经心把少女娇小的身躯圈进怀里,“我的人间失格是被动技能,中也忘记了?”


刚把脸上泡沫冲干净的中也听到这话浑身一僵,他慢慢抬起头,从镜子里和笑眯眯的太宰对视。


“你的意思是……”人间失格没用?


 


也就是说,这不是异能?!


 


看着中也顿时一脸震惊到空白的表情,太宰治竭力忍着不要一不小心笑出声:“当然,也有可能是出了点别的问题才导致‘人间失格’没有用。所以,中也你要不要……”


他凑近中也白而薄的耳垂旁边,嘴唇轻轻开合,对里面轻轻呵着暧昧的湿热气息。


“……要不要,让我从里到外,好好检查一次?”


 


TBC.

热度 ( 1703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