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7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以为七章就能写完的我真是天真极了(。)


07.

公寓里还带着点昨晚睡前开的那瓶葡萄酒所散发出的丝丝酒香。

太宰治对这里一点不陌生,十分自来熟地在玄关换了拖鞋脱了风衣然后走进客厅,拖着条被伤到的手臂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捞过一旁柔软的靠枕,而两条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就那么肆无忌惮地伸在那。

中原中也把医药箱翻出来拎过去——眼也不眨地迈过那两条碍事的长腿,把医药箱搁在他手边的用来摆一盆生机勃勃绿萝的木桌上:“自己上药。”

家里的温暖和安全感让刚刚经历过一连串心累事件的中原产生了一丝倦意,懒洋洋地,连“少女小心翼翼与‘哥哥的前搭档’保持一定距离”的口吻都不大想再装下去。

太宰治察觉到了这点微妙的变化,笑起来,看着转身拎起那堆衣服向家里步入式衣帽间走去的中也的背影,明知故问道:“我怎么觉得佑子妹妹现在对我的态度……好像和刚刚不大一样了?”

“共同的追杀经历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亲密。”声音经过衣帽间里诸多衣服的吸收,闷闷地传出来。中原中也表情很臭地腾出一块地方来放刚刚买的那些衣服,一边心不在焉地随口说道:“怎么,没听说过么?”

“哇,听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一下刚才那些蠢货。”太宰治语带感慨,“不然佑子妹妹还一直把我当陌生人对待呢——不过我发现佑子妹妹不止态度变了,连性格也更有趣了?”

中原中也顿了顿,然后冷静地把刚刚决定好的“中原佑子”的设定说出口:“……因为我并不是那种需要被人保护的小姑娘。虽然没和我哥哥一起长大,但我们两个成长的经历是相似的。”

 

太宰治眨眨眼。

唔……要扮演这个路数的姑娘么?

可以,这样也很有趣。

 

“是嘛?听起来可真令人放心,不愧是那个漆黑小矮人的妹妹。”年轻的前任黑手党干部笑嘻嘻地托了下巴,目光灼灼地看向衣帽间内部,“不过保护女性是我应该做的~何况还是佑子妹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坐在衣帽间正中绒面长凳上,正准备把半湿的短裤脱下来的中原中也听了他这句话,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下。几秒后他站起来,赤着脚走过去,然后面无表情地甩上了衣帽间的门。

 

十五分钟之后,中原中也才把那条白色睡裙——也是刚刚那堆衣服中唯一一条被红叶大姐成功塞进去的裙子——在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硬着头皮穿上。走出衣帽间的时候这位港口黑手党最高级干部的内心极其抑郁,发誓事情结束后一定要把让他有了这么一段痛苦经历的幕后黑手抓去,削成人柱后再填进东京湾。

心里正想着各种酷刑,然而一抬眼就看见另一个令人头痛的混蛋。太宰治正哼着歌坐在沙发上,还摸出了他的围棋盘,正在自己和自己下棋。

中原中也瞥了眼他轻轻搭在一旁的血淋淋的小臂,皱起眉:“你怎么还没弄好你那条胳膊?”

“因为我不擅长给自己单手包扎……?”太宰治睁眼说瞎话,走完一步棋之后抬起头,那双鸢色的桃花眼瞬间亮起来,“佑子妹妹穿这个真好看~不愧是红叶大姐的眼光。”

“是吗?”中原中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色睡裙,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普通的白裙子,样式简单,料子摸上去又滑又软,极其舒服。

而唯一有什么能吸引人注意力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条裙子在肋骨附近有一条将其松松收束的松紧带,将他变成姑娘后的好身材完美烘托——中也现在低下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背。

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这条裙子没什么可称赞的地方,大概太宰治所说的好看是指大家都懂的另一回事。于是中原中也把目光从裙子转回太宰治身上,沉默半晌后轻轻一挑眉。

“色狼。”

太宰治:“…………”

 

真是冤枉,这怎么就色狼了。

他还没来及做更会被他骂色狼的事情呢。

 

不过看来中也已经过了那段别扭的时期,开始飞快适应了新的角色。说的也是,一直心烦意乱又不能解决问题,要是一直被这种小事困于囹圄之中,那他就不是中原中也,也不会成为备受部下尊敬的最高干部了。

太宰治心念回转,面上却一点没有显露出来。他冲站在几步开外的少女抬了抬胳膊,托着下巴笑眯眯地说:“佑子妹妹帮我?”

知道这个人懒起来的劲头有多惹人烦,中也在心里叹口气,沉默片刻后还是迈开步子,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然后把那条受伤的小臂拽到眼前。

“老实点,别动。”声音不如一般小姑娘那般甜蜜,有些低沉,有点慵懒,很是让人心动。中原中也现在只想赶快把人打发走,然后就迅速钻回卧室,让厚实的被窝来温暖自己已经又惊又怒一天的内心。

太宰治乖乖伸出手臂,眼神微微暗沉地看着中也头顶小小的发旋。和他吵吵打打十多年的前搭档正在为他仔细清洗伤口,低着头,露出一段雪白的后颈。

很适合项圈。太宰治漫无边际地想。或者再搭上一根铁链。

 

他从来不是只动嘴说说就了事的性子,前天夜里,他送这个醉得一塌糊涂的小矮人回到这里,两个人浑身都是各类酒混合在一起后散发出的呛人酒气。那时候中也倒在沙发上嘟嘟囔囔地一边骂他(这点倒是什么时候都忘不了)一边要水喝,而他端着个装满水的玻璃杯站在旁边听中原独家的花式怒骂,听到最后简直要笑起来——骂得前后矛盾,一会儿说“太宰治下次再见绝对要杀掉你”,一会儿又说“你要是敢死在别人手上我就算鞭尸也要把打活回来”。

到底哪句是真心话,或者哪一句都没做假。

然后太宰看着中也躺在那,露出一段雪白的颈子和上面黑色的项圈,仰着头似乎有点难受。那时候他就冒出了“中也和铁链也很搭吧”的想法,并且趁人喝醉确实付诸了行动。

不过不是铁链,他没有随身携带那玩意儿的癖好,摸了半天,只从兜里摸出来一个金色的猫铃铛——他都忘了是怎么放进兜里的。

他把猫铃铛后面的小钩挂在中也的项圈上,铃铛随着中也的动作发出一串清脆的声响,听着挺好听,而且十分容易便让铃铛的主人生出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太宰像真正逗猫一样挠了挠中也的下巴,被挠的人有些痒,于是半睁半闭着一双略微发暗的蓝色眼睛,张嘴要水喝。

水杯就在手里,原本就是要拿来给他喝的。但太宰那时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他自己喝了小半杯,紧接着捏住中也的下巴,他用自己的嘴唇把眼前醉鬼嘟嘟囔囔的胡言乱语全部堵了回去。

温热的唇,湿软的舌,纵然里面还有浓重的酒气和一点中也常抽的烟草的苦,但把人压在沙发上好好亲了一回的太宰还是觉得这滋味不错,大概够他回味好久。

当然,因为这个吻而短暂清醒过来的中也怒起将他一脚踹下沙发、又因为骤然激烈运动而终于吐了出来的后续不能算在回味里。

 

太宰治正在沉思自己前天晚上的经历,另一边中原中却没能给他更多放飞思绪的时间,他们包扎起这种小伤来驾轻就熟,不出五分钟就能搞定。

面色冷淡的少女推开他的胳膊站起来,撇撇嘴:“好了,你走吧。”

刚回过神来的太宰治:“……”

他晃晃胳膊:“这就要赶我走啦?”声音挺上去还有点可怜。

中原中也“嗯”了一声:“不然呢,我还要留你在这住一晚?”

太宰治想了想,遗憾地发现自己现在的确没什么理由好继续留在这里,不如说再待下去反而会起到反作用——于是他只好站起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飞快摸了摸少女柔软的发顶,笑眯眯地说:“那我走了?佑子妹妹自己在家小心哦~”

中原中也不轻不重地点了下头,心里想刚才要是因为你在车上让我束手束脚,我也不至于被追得那么狼狈。

房门打开又关上,家中重新安静下来。

中也轻轻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一个大麻烦,他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走进卫生间洗漱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但这一天下来所发生的事还是反复在脑海中反复回放,有助于他事后回想起一些当时没发觉的小细节。

结果关于自己变成女孩子这点没发现,倒是另外一些东西令他慢慢皱起了眉。

 

太宰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太近了些?

虽说那个混蛋平时一向喜欢欣赏漂亮女性并邀请其殉情,但总体来说对待女士太宰还是很绅士的,这点他十分确认。

那么面对第一次见面的“前搭档的妹妹”,虽然只曾泄露出那么一瞬,但他会露出那种……似乎要用眼神把他的睡衣剥下来的神态么?

中也刷牙的动作慢了下来,忽然冒出一个不好的预感。

 

到底是太宰这人渣的下限又往下滑了好几公里,

还是……这家伙压根从一开始就已经发现他在说谎了?!

中原中也沉默良久,越想越觉得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那个混蛋!!!!

 

 

“~”

另一边,正在下楼的太宰治轻轻哼着谁也听不出来是什么的调子。

走到公寓大门,他回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某一扇亮着灯的窗户,又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刚刚摸过中也发顶的手指。

半晌他微微挑了下嘴角,把手插回兜里,走向他那辆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小车。

有意思。


TBC.

热度 ( 1692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