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貳十四與十五歲的你

羽洛依(coku):

※遲來的情人節文+心血來潮的點文(附上星璃送的圖)。


※場次拿到 @日森星璃 送的圖(謝謝你的圖和信!!),看到求點文的小字就在想情人節應該很適合。雖然沒情調的我遲一天就是了(短篇苦手)......應該沒跑題太多,請笑納XP"


※時間設定在RED小說之後,伏見尚未離開吠舞羅之前。


※祝情人節快樂ヾ(*´∀`*)ノ另謝謝關注我的各位同好朋友們!







他肯定是頭殼壞掉才會選在這天出遊。


或者說——去他的真想掐了沒注意今天是什麼節日的自己!


 


站在自安娜事件圓滿落幕,睽違幾個月再度踏上的遊樂園土地。小小孩拿著的氣球正從眼前飄過,一顆、兩顆、三顆粉色氣球以愛心的形狀在空氣中彈跳淘氣的步調,除了部分攜帶孩童來玩的小家庭,最多的就是成雙成對的年輕情侶。


 


周遭彷彿被誰邪惡地染上羅曼蒂克的愛情色調,上看下看一望無際的藍白天空與來來去去的無數雙腳,就連只是望一眼、在售票處隔壁賣便當的小攤販看在八田眼裏全都粉紅得厲害。更別提路過身邊的情侶,在濾鏡作祟下夾帶了多少朦朧氣泡。


 


世界惡意。


情人節去死。


 


呿……少瞧不起單身漢啊,老子只是不想交而已。八田縮了縮身子,坐立不安地將雙手插進外套口袋,嘴巴嘀嘀咕咕自己才聽得見的埋怨,活像受到什麼不平等對待而委屈的小學生,站在一處路燈旁乖乖等待去排隊買票的友人回來。


 


和上次六人行的狀況不同,這回只有兩個人。


草䉜等人帶著安娜去其他地方拜訪合作的夥伴,順便替十束慶祝生日。


鎌本那個臭胖子則難得拒絕邀約沒跟來。理由不必問也清楚明白了。是男人才不想情人佳節和哥們在一起!


至於另一位——絕對是討厭戶外活動的伏見猿比古,倒是出乎意料地答應了邀請。現在回想起來,八田至今仍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


 


那傢伙應該不至於沒注意到吧?但要是真發現今天是情人節,又為何故意不說還答應啊?


 


八田絞盡腦汁想不透,事實上再怎麼想,答案也只有伏見本人心裡明白而已,要撬開那傢伙的嘴說出實情或許還比登天難。


 


「喂,在發什麼呆?要入場了美咲。」


就在八田不小心陷入神遊之際,伏見的聲音忽然從旁邊響起。頂著就他看來有些老土髮型的伏見,正皺著眉頭用擔憂自已的神情關切著。


 


八田隨即打哈哈說聲沒事,尷尬地就要抓起伏見的手腕往入口處奔跑,這時才發現對方正手裏拿著什麼。


 


——是對情侶專用的手腕套環。遊樂園入場專用的通行證。


手腕套環強烈的存在感頓時令八田的臉蛋刷紅一片。


 


「等、等等等等等猴子你買買情、情侶套票嗎……?!」八田語無倫次地錯愕質問,尾音近乎開高破音。


 


相較於對方誇張的反應,伏見的態度冷淡得和平常沒兩樣——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裝出來的,總之他冷靜地手指向售票處掛的票價表,以從容不迫的口吻開口。


 


「既然購買情侶套票比一般雙人入場票便宜,當然是買前者吧。反正都穿著外套,誰會看清楚你手上掛著什麼。」


 


這話說得合情合理,聽者八田都不知道該吐槽對方的神邏輯還是要掌聲誇獎這奇異的省錢妙計。一般人誰會這麼想呀?再說兩個男人買情侶套票真的不是他要說的——超奇怪!


 


當下八田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這句話:


「猿比古……你今天發燒了嗎?」他的搭檔不對勁!


 


「……鬼才跟你發燒!」


據說是他家搭檔,那位叛逆要死、自尊心又高的猿比古同學直接向他毫不留情地送了記白眼。


 


 


*****


 


 


「猿比古!下週二我們兩個去遊樂園玩吧!」


「嗯。」


 


——造就伏見出現在遊樂園的起始點便是這段對話。


 


他想自己是瘋了才會被八田無心強調的「我們兩個」搞得腦袋昏花,稀里糊塗地答應這樁事。


 


這裡沒一件他感興趣的。比起彰顯明亮與歡快的遊樂園,伏見更覺得充滿昏暗及沉悶色彩的網咖店適合自己。


 


然而邀約者八田似乎沒發覺這個事實,也或許擅自忽略了,逕自燃燒好似永遠燒不完的活力,一大清早便將賴在棉被裏睡回籠覺的伏見挖起來,就為了實踐自己的樂園夢。


 


——要不是約的人是你,煩人的傢伙也不在,我才不想來這種人擠人的鬼地方。


 


前一晚沒睡好的黑圈還掛在臉上沒消掉。伏見為了報復早上沒得睡覺的怨氣,故意買了情侶套票要讓童貞小個子花容失色——當然,裡面參雜了些個人私心,只是驕傲他是不會承認這件事的。


 


不出所料,成效結果相當好。個性單純的八田在見到情侶套票後反應甚大,滿面通紅、慌亂無措的蠢蛋模樣,不禁使伏見為自己做得決定沾沾自喜。


 


心情總算舒暢多了。


 


「走了。」面不改色地連哄帶騙將想逃回家的八田拎到入場口,接著把自己與八田被他強制套上紅色套環的那隻手展示給面露驚異的檢票人員。


 


「他男朋友。」


伏見氣定神閒地比了比早已羞赧到整個人龜縮在他背後不敢見人的八田,然後指著自己。


 


「歡、歡迎入場!」相當識相的檢票人員不多問廢話很乾脆地放人入場。


 


接下來,屏除剛入園被伏見蓄意惡整的插曲。一見遊樂設施人便精神振奮的八田,彷彿脫疆的野馬全程拉著伏見跑,很快地把他們使用情侶套票這檔事拋諸腦後。


 


體力本屬室內派自然比不上戶外派的伏見,在被八田強迫搭乘第三項設施後,臉色慘白地不願再搭乘任何一項,只肯待在設施下方等對方玩完。


 


「猴子,你就不考慮多玩一點嗎?」


遊玩期間,八田曾不滿地噘嘴詢問陪他排隊等雲霄飛車的伏見。結果得到的理由是:「願意陪你來已經是最大極限,我才不要把精神力耗費在對自己沒幫助的事情上。」——他是這麼說的。


 


既然同行人明擺得告訴自己就是不爽玩,再多說也只是惹惱對方的下場。八田失落地摸摸鼻子,尋找兩人能一起行動又不無聊的辦法。


 


要他獨自搭乘遊樂設施玩樂,伏見在下方休息椅等他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那傢伙看上去頗樂意。但對八田而言,遊樂園這地方就是該和夥伴一起笑鬧才有趣,要是只有自己一人盡興,那來的目的就沒意義了。


 


要是不想玩,改逛商店街總行了吧?


這個想法一迸出,八田旋即兩眼發亮地拉著伏見就要往遊樂園區的反方向跑。


 


被小個子突如其來的舉動惹得滿臉詫異的伏見發出「啊?」的困惑。不是嫌不夠時間玩嗎?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這傢伙……


 


儘管滿腹不解八田的小鳥迴路這回搭上什麼神秘線。不過他沒打算多說什麼,只是很認命地跟上對方的腳步。


 


琳瑯滿目的商品被整整齊齊成列在展示台上,伏見走馬看花地晃了一會,再度將視線默默轉移到正站在頭飾商品前,擺出苦惱模樣的八田身上。


 


那張糾結的臉活像是遇到空前絕後的大難題,看在伏見眼裏忍不住要歎起氣,心想這傢伙又再煩惱什麼無聊的蠢事。


 


「怎麼了嗎?」


 


基於關心的理由,伏見想了想還是湊近詢問。眼前的商品都是些非常高人氣的遊樂園吉祥物頭飾,好比說:唐○鴨的帽子頭飾、米○鼠的大耳朵又或者某個知名動畫公主的皇冠等。從八田糾結方向來看,大概是對人氣老鼠的耳朵感興趣,只是對該買哪種款式猶豫不決。


 


「啊……沒,只是想說該買什麼好。」


眨了眨眼睛,八田羞赧地搔搔臉頰再度陷入沉思。


 


「真是的,沒事做那麼多花樣是要買的人糾結死嗎?」


 


……不買不就好了。伏見傻眼得對八田脫口而出的抱怨感到無語,邊咋舌邊從架上挑了件綁有蝴蝶結配件的黑色大鼠耳套在對方頭上。


 


「那麼糾結的話,美咲就戴這個吧。剛好和另一個成對,使用情侶套票可以打折。」


伏見平淡地說。


 


大大的耳朵套在八田頭上莫名有股神奇的喜感,或許因為搭上害臊而通紅的臉龐,其實看久了不免產生這個人挺可愛的錯覺。


 


……好吧,或許也不算錯覺,這傢伙本來就算可愛。只是太聒噪,動不動擺出白痴的臉才沒讓人意識到。


 


「欸?!才不要!這頭飾分明是女孩子在戴的吧,老子我我我寧願不打折也不要戴這種,不然猴子你戴呀!」自然不想與女性化商品扯上邊,八田嚴正反對對方的提議。


 


說得時候不忘將頭飾摘下來,奮力地要往伏見頭上套。可惜身高有懸殊,小不點如八田不管怎麼套就是套不到,反而被壞心眼的伏見又將了一軍。


 


「啊啊啊——就說不要讓我戴這個啊臭猴子!」


 


「不然這樣好了,用老方法猜拳決勝負。輸的人戴一整天,不得有怨言。」


 


勾起笑,伏見露出挑釁的神色道出解決方案。有戰不接非男人,早想狠狠刷掉對方一打傲氣且不甘心被耍著玩的八田,理所當然地接下了戰帖。


 


三局兩勝一敗定勝負。


兩名幼稚的十五歲少年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剪刀石頭布。划了數回平局你爭我奪,最終在八田一聲媲美鬼泣的哀號中劃下句點。


 


「美咲你輸了。」


「唔……」


伏見以平淡的口吻、無恥的笑容,宛若RPG系列中才會出現的邪惡大魔王之姿替戰敗的勇者——八田同學,重新套上綁著蝴蝶結的大鼠耳。


 


垂著腦袋瓜,八田幾乎想跪在地上為自己挖個地洞。然而於此同此時,不由得為逗笑伏見這件事有些高興。


 


縱然逗笑的方式並非自己意願,但能見到對方的笑,總覺得和領到什麼功勳般得意。


 


多久沒看到這傢伙的笑容了呢?


仔細想來,自他們加入吠舞羅後,八田已經許久沒見過伏見的笑容了。


 


明明笑起來挺好看,卻總是不笑。


 


由於在吠舞羅的每一天都和大夥嘻嘻哈哈、打鬧成團,不知不覺和伏見一起行動的日子愈發減少,漸漸地有時都快搞不懂伏見在想什麼。


 


「吶,我說……猿比古今天出來還愉快嗎?」


 


驀地,八田板起認真的臉,抬頭直視明顯怔住的伏見。


 


說實話,邀伏見單獨出遊時,八田蠻擔心對方要是不答應怎麼辦,同時對其他人的婉拒默默鬆口氣。


 


為何不能和大家好好相處呢?八田有股直覺,要是今天變成大夥一同出遊,伏見很可能打死都不願意來了。對於伏見孤僻的性子雖然受不了,可不得不承認有時對這個人只肯跟自己要好這點偷偷自豪。


 


或許心裡深處或多或少不希望伏見被誰給搶走也不一定。總覺得要是對方關心的對象不再是自己……大概會很難過。


 


伏見看了看他,「嘛……還可以吧。」邊說,故意撇開臉看向其他地方。


 


呿,怎麼這麼彆扭啊這傢伙。


不過算了,要是猿比古覺得不差,至少這趟出遊也算值得了。


 


 


*****


 


 


這之後,兩人在食品店稍微買了點回去能分大夥吃的點心以及要送十束的生日禮物,一人拎一袋不算重的戰利品,隨便找了沒人的地方稍坐休息。


 


遠處玩驚險設施所傳來的尖叫聲依稀能聽見,抬頭凝望緩緩移動的白雲,八田忽然有股飄飄然的感覺,很想睡覺。


 


二月的氣候還算冷,即便兩人都穿戴了外套與長褲照舊抵擋不住調皮冷風的調戲,寒涼的空氣凍得臉頰冷冰冰。到後面,由於方才跑跑跳跳產生的熱能差不多消耗殆盡,八田忍不住縮起脖子像隻撒嬌的小狗往伏見身旁蹭。


 


「美咲,還有點時間不去玩嗎?」


伏見瞟一眼手機上的時間,略略粗估還能玩個兩三趟。好心詢問幾乎要把眼睛閉上的八田,思考方才買的暖暖包放在哪個袋子裏。


 


「不去。」


八田簡潔回答他的話,補了句:「你又不玩。」


 


「……那回去吧。」


「不要,還太早。」


 


「……」


嘖,這小鬼搞毛呀。


「那……繼續待在這裡看夕陽。」


「好。」


伏見自暴自棄地隨便問道,沒想到得來對方相當爽快的回應。


 


由於沒什麼事想幹,也不想去人多的地方,伏見只好投降陪鬧小鬼脾氣的八田待在這有些冷的偏僻小道路。


 


坐著坐著,連自己都有些睏意。稍稍想挪動被八田壓著的胳臂,才發現應該吵吵鬧鬧的傢伙居然睡著了,半是無奈半是沒輒地將自己的手臂小心翼翼抽出來,然後攬上對方的肩膀輕輕往自己方向帶。


 


隨著呼吸規律起伏的身體,軟軟地貼在他的胸膛上。真是毫無防備……


 


「美咲。」


伏見咕噥。


 


拿著手機的那隻手默默滑過自拍功能。不一會兒,畫面隨即顯現八田睡著正香的臉。


 


不由得憶起抵達遊樂園才發現今天是什麼節日而掩面尷尬的小個子。


嘴角悄悄往上翹了幾個幅度。


 


才不要告訴你今天是情人節。


這樣不就無法獨佔你了。


然後別管其他人了,持續看著我吧美咲。


 


「情人節快樂。」



热度 ( 49 )
  1. 你与共犯。羽洛依(coku) 转载了此文字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