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双飞】Heroes-6

Panadaemonium:

Chapter6. 


这实在是件非常尴尬的事情,安吉拉已经是第二次从法芮尔的怀里醒来了,基地外明媚的阳光将病房照得一片透亮,她睁开眼的时候埃及人已经醒过来很久了,正看上去百无聊赖的仰头盯着天花板——因为安吉拉枕在她的肩头。


兴许是重新闭上眼时绝望的叹息惊动了那只法老之鹰,这位尼罗河之子敏锐的侧过脑袋,试探般的轻声问:“齐格勒博士?”


是的,是的,我醒了——就是一点也不想面对你。


齐格勒博士以面对世界末日般的心情睁开了眼睛,然后对她的病人展露了一个标准而完美的‘天使微笑’。


“早安,我的阿顿。”她若无其事的打着招呼从床上坐起来,随手将零散披落在肩头的金发拢在一起,四处那根着那根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的发圈。


蜜色的手掌适时将它奉上,法芮尔看着她抬手扎头发,落地窗外涌进来的光线将她微抬的下巴,纤长的脖子,挺拔舒展的胸部,被拉伸出娇媚线条的腰肢都勾勒出一条白亮的边。


“你还知道阿顿?”那是埃及的太阳神在早晨的名字。


博士想了想:“一定是你妈妈告诉我的。”她轻笑着耸了耸肩:“我对埃及的了解大部分都来自她。”


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有一种少女般的俏丽,像是花园里沾着露水,刚刚绽放的百合花,活泼迷人而不自知。


轻快的笑容极富有感染力,让观者的心也跟着一起飘飘然。


“总之……真的谢谢你,你又收留了我一晚。”她起身穿衣服,背对着法芮尔,语调匆忙:“昨晚的事,希望你不要太介意,就……忘了它就好。”


“但愿我没有惹你厌烦。”她回头明亮至极的一笑。


法芮尔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当然没有,博士。”


怎么会有人能够厌烦你呢?她在心里轻声解释,又不由得出说来:“我不会厌烦你的。”


“我是说,怎么样……也不会厌烦你的。”


安吉拉看着她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泄露出一丝丝紧张的表情,偏偏当事人还毫无自觉的板着一张正经得不行的脸,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谢谢。”她强忍着笑说道,然后不得不逃出了病房,钻进隔壁实验室里放声大笑。


昨晚那种被拥抱的温暖感觉像是悄悄留在了心里,随着埃及人的话语逐渐复苏,安吉拉边笑边捂着心口,连尴尬和不安都被冲淡了。


法芮尔康复得很快,没几天就获得了医生的许可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养了,她们的单人宿舍位于整个基地后方的生活区里,和位于前方工作区域中的医务室相距甚远。鉴于某位医生以医务室为家,法芮尔只有在去医务室换药的时候才能见到安吉拉。


天使还是老样子,任何时候看起来都温柔体贴,趋近完美。


她有时候会跟法芮尔开开玩笑,或者邀请对方一起喝杯咖啡,法芮尔不是很喜欢喝咖啡,尤其是安吉拉喝的那种特别苦的,她只是想知道对方有没有好好睡觉。


但是守望先锋人手紧缺,这样的日子她没能过上几天就又接到了新的任务,他们被请求护送一批珍贵的药物用于前线治疗,这个任务的难点在于需要穿越敌方的封锁线,法芮尔的空中支援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任务成员分批到达护送任务的起始点,当她到达的时候才发现医生竟然也在那里。


“齐格勒博士……”她很有些惊讶,随后又懊恼的皱起了眉:“我早上就不该去向你道别,是吗?”


当她急匆匆的跑到医务室里去告知对方自己要出任务离开几天的时候,那位天使可一点儿也没泄露她也是任务成员之一。


现在回想起对方叮嘱她‘注意安全’时的真诚表情,真是怎么想怎么嘲讽。


“哈哈哈哈……”天使一点也不给面子的大笑了出来,她已经换上了‘女武神’,比平日的闲适更多了些飒爽,笑得捂住嘴只露出一双水润明亮的蓝眼睛无辜的看着法芮尔:“谁叫你不问温斯顿行动名单呢?我的小鹰。”


法芮尔忿忿的扣上了头盔:“好了,那么我可以不注意安全了吧?反正有你在。”


“这可不行。”天使一秒严肃起来,用被手套包裹的指尖点着她的鼻子,又柔和的笑了笑:“听医生的话。”


她的笑容总是那么暧昧,法芮尔赶紧低下头,她大概含糊回应了句什么,却连自己也没注意。


护送行动总体来说算是顺利,除了突破封锁线的时候他们大干了一场。


地方武装力量发现了他们的车队,武装直升机飞到他们头顶上进行扫射,队友们四下散开,法芮尔下意识的一把将安吉拉推开就冲了出去。


她升上天空,两发炮弹干掉了武装直升机,一回头就看见安吉拉在地面上被几个士兵追着跑,天使一边回头射击,一边敏捷的越过障碍给自己找掩护,百忙之中不忘抽空用治疗杖援护一下队友。


法芮尔俯身冲下去一把将她抄进怀里,而后重新升空。


在她的轰炸之下地面很快被清空,车队重新开始移动。安吉拉勾着她的脖子,在她耳边发笑:“那么着急做什么?在你眼中医务工作者就那么弱吗?”


她的声音就在法芮尔的耳朵旁边,热气喷向耳垂,可是那声音打着旋儿搔得她头皮酥麻。安吉拉如同她看上去那么瘦,抱在手里轻飘飘的,高大的女战士怀疑自己可以抱着她跑完一个负重越野。


埃及人像是检视周围的安全情况一样扭头四顾,避开了医生戏谑的眼神,磕磕绊绊的回答:“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


我只是想保护你。


她飞快的看了天使一眼,又飞快的别开脸。


她们在一处野外,此时正是夜晚,月上中天,天使任由她将自己抱在手中,环着天空使者的脖子,欣赏着月色,幽幽叹了一口:“今晚的月色真美。”


法芮尔猛的低下了头,她的同事却还像是没有察觉一样自顾自的解说道:“你知道这句话吗?夏目漱石的,源氏曾经跟我说过……”


“我知道。”法芮尔匆匆打断她,如果要说的话,她十分想要就这样抱着安吉拉一直到目的地,但是她深觉如果放任这爱戏弄人的医生继续说下去,她很有可能会出飞行事故。


“我们下去吧。”她带着安吉拉下降:“你的‘女武神’不能飞吗?”


“噢……动力系统太重也太庞大了,不适合医生,我倒是能快速飞过短距离到我的救援对象身边去。”


法芮尔恋恋不舍的将她放在地上,想了想:“那以后……如果在地面上遇到危险,就向我飞过来吧,至少你在天上会是安全的。”


她脸上快要烧起来了:“就让……我来保护你。”


安吉拉狡黠的笑了笑,月光映进她的眼里,她用指尖拂过法芮尔的脸颊,拂过右眼下方的荷鲁斯之眼纹身:“……我的小鹰。”



热度 ( 82 )
  1. 最爱小鹰法芮尔Panadaemonium 转载了此文字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