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5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05.


然而再撕心裂肺的“不”也没有用。


不过尾崎红叶这方面当然是讲道理的,她心平静和地递给自家小孩一个询问的眼神,问他决定好跟谁走没有。毕竟她手下出了乱子是真的,赶时间,否则谁乐意冒着这么大的风雨赶去工作。


中原中也从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好的自控力,分明心里郁卒得简直能再手撕十个上次组合战遇到的怪物,但面上居然也堪堪端住了那份镇定。他低下头,一面慢吞吞搅着面前漆红色碗里的粉丝汤,滑下的橘色发丝松松散散地遮了遮最容易泄露人内心的一双冰蓝色眼睛。


 


半晌,倒霉变成了姑娘的现任港黑干部缓缓开口,用佯装少女害羞的含混语调藏住声音里想把人立时暴揍一顿的咬牙切齿:“……麻烦初次见面的太宰先生,这样不太好吧。”


 


红叶想了想也觉出自己疏忽来——哪有让一个小姑娘跟着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走的,就算这个男人是所谓的“哥哥的好友”也不行啊,更何况先前还说了,“你哥哥和眼前这个男人势同水火,关系可算不上好”。


这样想着,尾崎红叶从精巧的手袋里摸出手机,正准备说“那我找个司机来接你”,太宰像是看出她心中所想似的,托着下巴笑眯眯率先开口,接上刚刚中也不着痕迹拒绝的话头:“我倒是没关系,反正我接下来都没什么事~”


随后他又露出一副十足遗憾的样子,在中也说出“真的不用麻烦你了”之前紧接着补充道:“虽然我倒是想看看中也听到我单独送他妹妹回家这件事时候的样子,但是佑子妹妹害羞的话就算了,对待小姑娘我一向脾气很好的。”


对面两人均是一愣。中原中也犹疑不定地看了太宰治一眼,觉得这么简单就放弃实在不是他的性格。


难道这混蛋在侦探社这几年真的磨掉了点他那早就刻在骨子里的劣根性?他惊奇地在心里想。


然而太宰下句话就打消了他这种天真的想法,只听太宰一转话音,笑盈盈又很乖巧地对站在一旁挑了眉的尾崎红叶说道:“不如这样,大姐头,我把佑子妹妹送到中也家附近,你让芥川手下那个叫樋口的小姐姐开车在那里等好了——有个漂亮姑娘陪着,佑子妹妹大约也会自在一点——现在雨这么大,司机也不好立刻赶过来。”


 


还是一如既往地滴水不漏啊,这个男人……真是什么话都叫他说了。


尾崎红叶轻轻叹了口气。


 


她偏头看向自家脸色乌漆麻黑的小孩,温声问道:“佑子觉得呢?”别的不说,红叶大姐看上去倒是真的对“突然有了个(大部分时间还算乖巧的)闺女”这个状况乐在其中,扮演慈母角色扮演得十分有真情实感。


中原中也脸色不善地安静了几秒,最后才缓缓开口道:“那就……麻烦太宰先生了。”


 


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就显得不好看了。事已至此,看来太宰是铁了心想要掺合一脚,不如就让他跟在身边好好看着他,也省得这混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又动什么歪脑筋。


面容姣好的少女站起身,对为他绅士挪开椅子的英俊男人微微一弯嘴角,同时在心里极其轻蔑地冷笑一声。


不就是和太宰治死杠么。


他中原中也什么时候怕过?


 


出了餐厅,尾崎红叶走在后头,看着前面两个明显都各怀不知什么鬼胎的小孩肩并肩走在一处,偶尔还因为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起笑出声,表面看上去一派和谐——说他们是对甜蜜期的小情侣都有人信——虽说现在中也的身份是“佑子妹妹”,但这幅场景还是让人十分怀疑自己眼睛。


说来,太宰他是真的相信“中原佑子”这个说法么?她犹豫地想。


从他的表现看,应该是信了的,也看不出什么“不信”或者是“已经猜到真相”的端倪。但是大概是太宰以往还在组织时给人留下的“智多如妖”的印象太过深刻,看他信了反而令人产生怀疑;


而中也现在这幅样子,明显是被缠得烦了,于是一怒之下打算好好陪太宰玩这一把,连对自己变成姑娘这码事的满心别扭都暂且抛到脑后去了。


想到这里,尾崎红叶又抬眼看了看前面,发现这时他们一起凑到了旁边橱窗,正在看一款手表。太宰笑嘻嘻说了句什么,而少女模样的中也微微皱眉,嫌弃地摇了摇头。


所以这是阴差阳错之下,又暗中较上劲了么……


黑手党资历老道的美艳大姐头十分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太宰的车子是辆租来的CROWN皇冠,灰扑扑的,停的位置倒是比红叶那辆迈凯伦P1近些。红叶看他们两个上车坐好后摇下车窗与她道别,于是微微弯下身子,看着坐在副驾上正在系安全带的中也嘱咐:“……乖一点,不要惹麻烦。”意思是让他收敛点,别搞事。


太宰治启动车子,闻言笑道:“放心吧大姐头~佑子妹妹这么可爱,才不会惹麻烦呢。”


中原中也暗中翻了个白眼,但嘴上却很老实:“我会的,红叶大姐。”


车窗慢慢摇上,红叶看着车子逐渐开远,拐了个弯后消失在地下停车场的路途尽头,这才无奈地一摇头,转身去开车处理自己的工作去了。


 


 


灰扑扑的皇冠一开出去就接受到了倾盆大雨的洗礼。太宰治把雨刮器调到高速刮水那一档,咋舌:“我怎么感觉雨下得比刚才还大了几分?”


中也看了一眼窗外,肯定了他的说法:“是比刚才大了点。”


太宰治踩了刹车,等了旁边一辆要拐弯的车先开过去,随后才慢慢把车开上被雨水冲刷干干净净的道路上。闻言他偏头看了眼副驾上面色平静的少女,笑笑,转回头看前面路况的同时把话题又扯回到最开始的那个上面:“所以佑子妹妹要不要帮我?”


中原中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帮你什么?”


太宰治开着车一本正经:“当然是帮我追你哥哥这件事。”


中原中也:“…………”


 


他是真的很想字正腔圆地回答这个混蛋一句“直到下辈子都不可能答应你”。


 


但现在回答这个无疑是自曝身份,中原中也用指尖无意识轻轻敲着膝盖,过了会儿才说道:“这种事,我……”


太宰治轻轻笑了一声:“你想说‘你帮不上忙’,是吗?”


被看穿了。中原中也撇了撇嘴:“不,我是想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喜欢上我哥哥的。”


虽然他不觉得太宰是真心的,但还是怀着满满恶意,想看看他能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嘛……”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方向盘,突然笑起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中原中也做出洗耳恭听的表情。


于是太宰斟酌了措辞,片刻后开口:“那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七年前。中原中也心想。还真是挺久。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成天吵架,吵累了就动手打,打进了医院,住在一间病房里相邻两张病床,我和中也便接着吵。”太宰笑眯眯地,似乎觉得偶尔追忆一次过去也蛮有趣,“和现在我是觉得逗他好玩儿才吵一吵不一样,那时候我是发自真心讨厌中也。”


“为什么?”听到这里的话题主角下意识脱口而出,顿了顿,他补充道,“我是说……你为什么讨厌我哥哥?”虽然他同样讨厌太宰治吧,但这不妨碍他好奇对方为什么讨厌自己。


恰逢一个红灯,太宰把车停在线后,然后转头,似笑非笑看了坐在身旁的少女一眼:“因为那时候我觉得他伪善得要命,令人看着很不爽。”


中原中也:“………………”


 


等一下。


这位朋友你等一下。


………………


太宰治,你他妈居然好意思说别人伪善???????


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沉尸东京湾啊????


 


大概是他眼中的难以置信太过明显,配在那张稍显柔和的少女的脸庞上格外可爱,太宰治忍不住翘了下嘴角,又赶在他发现什么不对之前悄悄抹平:“我说的是真的。不过现在想想那时候我的想法也很幼稚——我当时觉得既然是黑手党,就冷血得彻底一点儿嘛,不要假惺惺得搞什么兄弟情深、或者把组织当成家把同伴当成亲人这种……偏偏中也他最喜欢这一套,谁敢动他的部下,那他是要和对方拼命的。”


中原中也想了想,觉得这套说辞说不通。因为从以前的状况看,谁要是动了太宰的部下,那这家伙也是肯定要替人报仇的,和自己的做法没什么差别。


于是他用少女略微发软的嗓音问出这个问题:“那你不会这么做么?”


“我么?我当然也会的,不过意义不一样。”太宰治耸了耸肩,“有人打了我的部下,那是对我的挑衅——我会报复回去完全是为了找回场子,立下规矩。这和情感完全没关系,单纯只是应该做的一件工作而已。”


哦,这样。于是中原中也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他倒是没有生气,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何况太宰治更可恶更离经叛道的想法还多着呢,这点完全算不了什么。


 


话题说远了点,太宰治接回刚才讲述的事情:“基于以上想法,所以我总是挑衅他,或者制造出点什么事端,想戳破他那种近乎天真的伪善……然后有一次,机会来了。”


“那是一间居酒屋,在我们当时住的地方的楼下。当时横滨不如现在和平,各方势力交错复杂,里面水很深。那家居酒屋的老板娘是组织插在那附近的暗桩,一个年过半百但风韵犹存的漂亮女人,从我们住进那里开始就很照顾我们,除了红叶大姐和广津老爷子,就数她对我们好了。”


中原中也默不作声地听着,心里已经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事了。


 


“结果后来组织里出了内鬼,我负责查明这件事——其他人,包括你哥哥都不知道内情,当时知道的只有森先生和我。”太宰治悠悠地说,“查到最后,我发现那个内鬼就是照顾了我们很久的老板娘。”


“然后我就想,这下机会来了,中也平时和老板娘的关系那么好,要是他知道老板娘是组织的内鬼,偷偷传了很多消息给敌人,那他的表情一定很令人期待。”


“所以我稍微动了点手段,故意让老板娘发现我已经在怀疑她了。她给我的酒里准备了安眠药,打算趁我睡着后用菜刀割断我的喉咙——当然我没睡着,只不过装装样子给她看而已。因为那时候我知道——”


 


——知道我已经在门外了,是吗。


中原中也默默想。时隔这么多年听到有关这个的坦白,他一点也不意外,不如说反而有一种 “果然如此啊”的轻松。因为那时候他一直在怀疑太宰其实早就知道那个老板娘是叛徒的事情。


当时他提早结束了任务去找太宰的时候,推开门就发现太宰趴在桌上,而老板娘手中的刀尖已经对准了他的后心。再加上那段时间他心中隐隐约约有着点“有内鬼”的猜测,电光石火间他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接下来夺刀反杀,一系列动作下来都没浪费半秒。


不过这有什么好说的?他疑惑地想。不就是杀了个叛徒,值得太宰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他杀了老板娘之后过来看我的情况,我佯装刚刚被惊醒,实际上在幸灾乐祸地观察他的表情。”太宰说,“结果什么都没有——没有失望,没有难过,甚至没有多看那尸体一眼,还有心情嘲笑我说‘怎么没直接毒死你’……”


太宰治微微笑起来。


“事情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我有点懵,于是问中也‘你怎么不难过呢’,结果他理所当然地回答说‘我没兴趣为一个叛徒难过’。”


漫长的红灯读秒终于结束,绿灯亮起,太宰重新启动车子缓缓向前开去,一边带着点低沉的笑意说:“然后我就明白了,中也那不是伪善,而是真的适合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一方面他可以为自己人流血受伤,重情重义,但另一方面他又凉薄得可怕,完全没有寻常人那种多余的、优柔寡断的情感。听上去可能有点矛盾?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却在他身上糅合在一起,让我觉得很有趣。”


“而我呢,则是在明白这点之后,开始想占有这样的中也心中最浓烈的那部分情感了。”太宰治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身侧,随后一扫刚才不知不觉中凝聚起来的压抑,笑嘻嘻地说,“当然一开始还只是因为有趣而已,后面还发生了很多其他的事情让我这种想法一步步拓深……不过这就是事情的开头了。”


而车里很安静,长相漂亮的少女兀自沉默,只能听见窗外暴雨倾盆的声音。


 


听了这桩很久以前的往事,中原中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他觉得在太宰的形容里自己似乎是个冷血的变态,但仔细想想说的关于自己性格的那些剖析,也挑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承认自己确实是这样的人,所以这部分倒也没什么。


唯一让他纠结的地方在于,太宰治居然是因为这种原因喜欢上了自己、或者说是冒出了喜欢的苗头,这让他觉得这个家伙的心思果然与大多数人都不一样,是个高智商的……疯子。


那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他抬头扫了眼后视镜。


太宰治“啊”了一声,随后弯起眉眼说道:“佑子妹妹也发现了?”后面那几辆远远缀着的车子跟了他们很久了。


“总不能给我哥哥丢脸,让人跟到屁股后面才发现吧。”中原中也借机岔开话题,因为他觉得关于太宰这件事,自己可能需要点时间消化考虑一下……


等等。他又纠结起来。我为什么需要时间消化考虑?我压根就不喜欢这条青花鱼才对啊???


 


就在他纠结的这段时间里,太宰治突然踩下油门,骤然提速左拐驶入一条单行道。后面那几辆车发现他们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追踪,于是也纷纷不再掩饰自己,猛踩油门追了上来。


太宰治轻轻挑了挑眉。


 


TBC.

热度 ( 1788 )

© 你与共犯。 | Powered by LOFTER